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话皮子  

2010-08-22 23:54:38|  分类: 我的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皮子

王博生

    传说话皮子能讲人话。这只是个传说,却有很多人相信。如果你问他,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话皮子吗?他会告诉你,肯定有,是听某某人说的。再问他,你亲眼看到过话皮子吗?他马上会摇摇头,说某某人亲眼看见过。原来是道听途说。这就好比有关妖魔鬼怪的故事,世界上本来没有妖魔鬼怪,但就有人偏偏要造出一些妖魔鬼怪来吓唬人,同时也吓唬自己,话皮子和妖魔鬼怪的存在是一个道理。
    话皮子和妖魔鬼怪不同的是,他只会学人说话,或者会和人对话,进行语言交流。有些地区流传着不同的有关话皮子的版本,有的说话皮子能附人身体,被附者神魂颠倒,又哭又笑,神志不清,道是给话皮子长了不少能耐。
    我的故乡,有这样一个传说,也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听来的。在通往五连地区的一条小路上,有人赶集回来,独自走着,听见有人在身边说话,以为是熟人或亲戚朋友,就回头去寻找,结果被话皮子的长舌头舔了脸。据说,严重的会把脸皮舔破,有的眼睛被舔瞎了,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并没有人亲见过,只是听说而已。那些被舔的往往是些年轻人,有经验的猎人或老年人是不会上话皮子的当的。
    有一位老猎人,经常到附近的野地里打野兔,每次都走这条路。一天打猎回来,一个人走在路上,嘴里叼着烟袋,吸着一锅刚放入的老烟叶,肩上扛着那把心爱的猎枪,枪管上挂着两只被打死的野兔。正走着,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唉,朋友,借个火。”老猎人心头一炸,心想,我刚才走路的时候,这条路上并没有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有人跟我借火?他忽然想起了有人被话皮子舔了脸的事,知道自己今天遇上话皮子,就装作镇定,并不回头,把一尺长的烟袋伸到了脑后,说,“对着烟袋锅点吧。”过了一会,并不见动静,猎人问:“点着火了吗?”话皮子说:“我还没有带烟呢。”老猎人心里奇怪,你没有带烟为什么问我借火呢?断定是话皮子无疑。就说:“我这里没纸,给你包不了烟,如果你不怕呛的话,就吸我肩上这根有劲的烟袋吧。”话皮子答应了,老人一边走着,一边很快地往枪管里下了火药,在枪机的地方加了引药,重新把枪扛在肩上,说,“烟装好了,你把管子的那头放在嘴里,我给你点上。”话皮子当真听了猎人的话,把枪管放进了嘴里。猎人问它准备好了没有,话皮子说好了。猎人扣动班机,只听见一声枪响,紧接着是一声惨叫,猎人回头看时,只见一团白烟,在不远处慢慢散开,并不见人和其它什么,地上只留下了一行血迹。沿着血迹的路线找去,发现一只黄鼠狼,趴在草丛里死了。故事说到这里,读者已经明白了,话皮子只不过是一只会说人话黄鼠狼。这也正应了那句话,再狡猾的猎物,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更何况它遇到的是一位老猎手。
    其实,话皮子是出来觅食的,只不过选错了对像,撞在了枪口上。这让我想起了平日里那些精于心计拍人马屁的马屁精们,和话皮子并没无两样,转捡你爱听的说,以达到他的目的。高明的马屁精说出来的话,最能说到点子上,说到你的心眼里去,让你飘飘然之后,对他产生好感,产生信任,这也正是马屁精所需要的。当然,也有拍马屁没有拍好,拍到了马腿上的,这只能怨那些马屁精们技艺不高,猜不透对方的心思。我这里提醒的是,不要上了马屁精的当,被话皮子舔了脸,要像老猎人一样,明辨是非,不要让对方迷惑了。更重要的是,不学话皮子,不做马屁精。


2008-11-1于超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