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红叶  

2010-08-06 12:10:27|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叶

 

    她的家住在香山脚下,每年秋季,都能看到满山的红叶和观赏红叶的人。她从小便看惯了这山上山下的景色,却从来也没有发现这红叶的可爱之处。

 她的性格同蓝天中的白云一样幽静,无人的时候,总爱望着天空幻想,想自己像这白云一样 ,海阔天空,无拘无束。像这雨天,画店里除了她和她的妈妈外,就没有别 的人。她的妈妈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正为她织着入秋的毛衣。

 她好像无事可做了,便伫立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世界,看到这秋雨沙沙地下着,所有树的叶了,都在雨中轻轻地颤栗,她的心好像被这秋雨淋湿了一样,孤独、寂寞、空旷的感觉袭上 心头。

 她是不是喜欢上了某一棵树,某一段风景,或是某一块草地?不,对于这一切看惯了的景物 ,即使一场小雨把眼前这个世界变得有声有色,也决没有一点留恋的心情;要不就是回忆过 去的时光,童年、少年、上中学的少女时代?那种天真烂漫的神彩。其实也不是,过去的必 定已成为过去,经过了一些风风雨雨之后,她的内心已变得成熟多了,尽管她今年只有20岁 。那一定是恋爱了吧?不,不会的,因为她从没有交过男朋友。那么她是……“当—当—当 ”,挂在墙上的钟表敲响了,时针指在五点上。她听见了,便转过身来,对她的妈妈说:“ 妈,五点了,我接白鹿去了。”说着便拿起挂在墙角的雨伞向外走。她的妈妈随后便叮嘱了 一些她的话。

 白鹿是她哥哥家孩子的名字,一个已在幼儿园呆过一年多的十分可爱的小女孩。她的哥哥经 常不在家,她每天下午都准时去接她回来。

 天,下着雨,她撑着伞,匆匆忙忙向车站走去。路上行人稀少,车站的长亭下并没有人在这 里等车。她在亭下站着,焦急地等着公共汽车开过来。可是,水茫茫的路上,连个车的影 子也没有望见。原以为没有一个人在这里等车,转身的时候才发现,亭角处站着一个年轻人 ,背依着亭柱,面对着秋雨正在作画。

 她觉得他的身影有些熟悉,记忆中朦朦胧胧,始终不能记起他更像谁。他正在作一幅雨中即 景的速描。他把这幅画画完后,便把画收藏在画夹里,转身的时候却发现有个女孩正 望着他。他感到很意外,因为她的目光是那么好奇地看着他。也许不是意外,他见过好多的 女孩,他们都有好奇、沉静而又非常神秘的眼睛,她或许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不认识她吗 ?”他这样想着。在这种思想刚一转念的同时,他便认出了她来。他静了一下心,便开始说 :“你在这里等车吗?”

 她点了点头,反问他:“你呢?”

 他笑了笑,说:“我是想去香山写生的,没想到天不作美,一下车天就下起雨来。”

 “哦,”她惊讶地说:“这么说你从上午便被雨困在这里了?!”

 “是的。不过没关系,站在这边能望见香山,我已经作了几幅雨中的速描。”他解释说。

 “你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她用肯定的语气问。

 他点了点头,想解开心中的疑团:“那么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赵老师的女儿赵婷。”

 她感到很惊奇,他会十分准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 “我是赵婷。你曾是我爸爸的学生,并去过我的家,是吗?”

 “是的。两年前赵老师的追悼会上。”他的语气变得很低沉。

 她记起了两年前爸爸的追悼会。那年深秋,枫树的叶,桦树的叶几乎落尽,只有白皮松的松 针还是那么绿。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美术学院的进修生——一个爸爸很喜欢的学 生。只记的那天风很大,他穿着灰色的风衣,脸色也很苍白。他同几个亲友搬运东西,安 排葬礼。由于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分手时也没有太多的话,只是说了些安慰她们母女的 话,便匆匆离去,以后再没有见过面。

 她正这样想着,一辆公共汽车便开过来了。她抬头看了看天,雨依旧下着,然后对他说: “上车吧。”他也望了望天说:“只好如此了。”

 他们上了车。车上的人不太多。他们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又接着说:“你去哪儿?”

 “接我哥哥的孩子,每天五点,在幼儿园下。”她顿了一下接着说,“你呢?回学院?”

 “是的。不过不会太长久了,过一段时间便是毕业考试,所以想去香山写生。你妈妈好吗? ”

 “挺好的,就是忙得很。我哥哥经常不在家,画店里只有妈妈和我。” “那么生意好吗?”

 “嗯,还可以。”她答应着,感到心中格外愉快。 车在雨中晃悠悠地行驶着,雨点不时打在玻璃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 “哦,到站了,我该下车了。山上的枫叶快红了,希望你去写生的时候到我家做客,我们全家都欢迎你。”她望着他,有些不好意思。

     他也望着她说:“一定去。”她从车上下来,又追问了一句:“告诉我,你的大名。”

     “哦,南雪,江南的南,雪花的雪。”他冲着她微微 一笑,向她作了一个再见的手势,汽车便又向前驶去。秋雨沙沙地下着,凉丝丝的风吹着, 暮色苍茫了……

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昨天那株杨树的叶了还是绿的,今天已经变得枯黄了。

 早晨,她从睡梦中醒来,起了床,便走近窗前,把窗子打开。这已经是她近来的习惯了,每 天早晨,起床后总是先把窗子打开,看山上的枫叶是怎样一天天由青变黄,由黄变红。她觉 得自已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些树叶,尽管从前从没有注意过它的形状及它的颜色。

 窗外,淡淡的一层轻雾围绕着山腰,依稀能看见那红遍了山坡的枫树、槭树的叶。这景色像 昨夜梦里的幻境一样美,一样奇妙。梦里自己变成一只百灵,在憩息中听见一个声音向这边 传来,她便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飞呀飞呀,漫山遍野,到处是红遍了山野的红叶,可 是怎么也没有找到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她奋力地扇动着翅膀,已感到筋疲力尽;忽然 ,满山的红叶变成一片火海,她的翅膀再也不能扇动,便身不由己地从半空中掉下来……她 受惊地叫出声来,醒来时感到迷惑不解,虽然是一个恶梦,想来又有一种幸福愉快的感觉。 她这样回忆的时候,脸上挂着一丝微笑,这时,她的妈妈已在隔壁喊她吃早饭了。

 8点多钟,山上的雾已散尽。游览香山的人多的数不胜数。画店里已有了许多人,看画的 买画的络绎不断。她同她的妈妈便忙得不意乐乎,幸好,她的哥哥近来没有外出。

 晌午时分,她意外地发现,那个叫南雪的青年已站在门外。他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蓝色的运 动服,背着画夹,正向这边张望。

 她赶紧走过去:“呀,南雪,进来吧!来了好长时间了吗?”

 他向她扬了一下眉,说:“瞧,人这么多,你又那么忙,不好意思打扰你。哦,你好吗?”

 她感到十二分的喜悦,向他点点头:“进来吧。呶,那是我妈,那是我哥,刚从日本回 来。”她指着柜台里她的妈妈和哥哥说。

 “也许他们还能认出我来。”

 他进去的时候,他们很快熟识了,她的妈妈十分好客地为他泡了杯茶,便又忙着柜台前 的事。

 “去写生吗?”她坐在他的对面问他。

 “是的,准备作几幅毕业画。”他用沉静的眼睛望她。

 “可是人很多。”

 “那没关系,可以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 “在这儿吃午饭好吗?”

 “呶,”他指了指鼓鼓的背包说:“全在这里面了!”她看着他今天的装饰,便愉快地笑起 来。“什么时候走?”

 “马上就走,希望你作我的向导。”

 “那我对妈妈说一声。”说完便去找她的妈妈。

 香山红叶似火,许多游人被这美丽的景色陶然入醉,沉醉不知归路。他俩没有坐缆车上山, 而是沿着后山往上爬,到了观红亭,在几株高大的橡树下坐下。她分外兴奋,经过一段急促 地爬行,脸已红得像枚红叶,红得那么可爱!他俩的午餐便在这里进行了。

 之后,他便认真地开始作画,每一幅都画有红得可爱的香山红叶。到黄昏的时候,便准备满 载而归。她忽然发现了一小株红得艳目的枫树在陡峭的山坡上挂着。她说她很喜欢,他便慢 慢地从侧面爬上去。她对他的举动很担心,劝他不要去采,他却说:“没关系,只要你喜欢 。”他小心地往上攀,当他的手抓到那株矮小的红得艳目的枫树时,脚下的石块一溜,他就 从岩石上滑下来。她大声惊叫着,跑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不醒,那株小小的枫树却 在他手里紧紧地攥着。

 ……

 市医院的骨科室内,南雪躺在病床上,左腿打着正骨用的夹板,上面缠了厚厚的纱布。医生 的诊断是,外伤不很重,小腿骨有裂缝,要经过三个疗程到五个疗程才能恢复原状。他没有自哀自怨,只是每天都看书作画。

 每天早晨,赵婷总是准时来看望她,每天都为他折一束红叶,供他观赏,他每天都照着红叶 写生。当他能下床的时候,她便每天扶他在室内走几圈,他的腿渐渐地好起来。

 有一天早晨,他醒来时,发现窗玻璃上结了一幅图案精美的冰凌花。他正聚睛会神地观看, 她又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她向他问安,矜持地将一束残枝送到他的面前:“真对不起,天气渐冷了,枫叶都不知被风吹到哪里去了。”他看了看残枝上那枚鲜红的枫叶,又看着她那 双冻得发紫的小手,心里便酸酸的不是滋味。他用湿润的眼睛望着她,“怎么不戴手套?天 这么冷,你每天还去为我采这些红叶。”

 她没有说话,把红叶插进花瓶后才说:“来,起来,洗把脸,吃碗粥。”

 他坐在床上没有动,眼睛依旧不离开她的脸。

 “答应我,以后别再去采了,好吗?”

 她的心里像倒了五味瓶似的,酸、甜、苦、辣、咸,一起涌来。她把头扭向一力,躲开他的 眼光,用低沉的声音说:“没关系,只要你喜欢。”

 “可是,你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了。”

 “这一切,如果没有我,你也许不会到这种地步,我难道不应该吗?”

 “哦,赵婷,别说了,我的腿就要好起来了。最多再过一个礼拜,医生就可以让我出院。”

 “以后呢?”

 “以后……以后还作我的画。”他把目光转向花瓶里的那束红叶,忽然,他发现一个意外, 为这个发现又兴奋又惊喜,“哦,赵婷,我要画一幅最成功的画!快!快!帮我把画笔拿来。 ”

 她不知道他要作什么画,只是按他的吩咐,拿这拿那,他那么兴致勃勃,用十分熟练的手笔 ,很快很精巧地在画纸上画起来。

 几个小时过后,他的画终于画好了,而她却无法看出它好的所在。

 “你来为这幅画题个名,作我的毕业画好不好?”

 “我说不好。”

 “没关系的。”

 她沉思片刻,口里吐出一个“枫”字来。

 “好,一字千金!这是我所作的画中最精巧最成熟的一幅。”

 “南雪,你该吃饭了,早饭都变成午饭了。”
 ……
 天气终于冷下来了,山上的红叶已落尽。他的腿好了,毕业考虽然误了期,却也顺利地通过 了。他该回南方去。

 终于到了他要走的那天,她把他送上火车,默默不语地看着他。 他却笑着说:“赵婷,毕业考很顺利地通过了,不为我高兴吗?”

 她依旧不语,心中有一种惘然若失的感觉。好长的一段沉默之后,才说:“什么时候还来北 京?”

 “香山的红叶红了的时候。”

 她抬起挂着晶莹泪珠的眼睛向他微笑:“祝你好运!”

 “谢谢你!”

 眼晴注视着眼睛,眼睛里已把许多难以启口的话语说尽。又一次车上车下的分别,命运又一 次把他俩远远地隔开,彼此的心里,却都藏着一个秘密,一个他俩共同幻想过的梦。

 南雪走后,她的心里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平静。她依旧和从前一样忙,卖画,买菜,做饭, 接白鹿。可是,每天早晨,总要到山脚下去看一次枫树,从冬雪飞来,到春天吐绿,到夏天 成荫,到秋天变红。
 有时候,采一两枚放在手心,浓浓的相思便聚上心头。这些小小的枫叶,已是她无语的知音 了。山下的小溪日日夜夜地奔流着,她常常望着流水发呆,想这溪水是从哪里流来,要流向 何方?是通向湖泊还是海洋?她却一无所知。

 她忽然记起一首唐诗:

流水何在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 念完了她又觉得好笑,“为什么拿古人和自己相比呢?”可是,她如此痴爱着红叶,决不是 偶然的,而是以心相托,以情相依,希望是那么迫切,尽管这一切又是那么遥远。

 一年间,她收到南雪两封来信,一封是分手半月后寄来的,说他已去巴黎深造。最近又收到 他的一封来信,信上说他已从巴黎归国,今秋即来北京办画展,希望她能参加。她不知道是 喜悦还是哀愁,因为感情的上事情往往说不清楚。

 这天下午,她正闲坐在河边,他哥哥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小报,笑着对她说:“赵婷,你 那个南雪在文化宫举办个人画展了,每天上午9点到下午4点,你有空去看一看吧!不过,可 不要在意,他可是个有妻室的人了。”

 她不相信他哥哥的最后一句话是真的,也许她曾没有想过这些。她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说 :“哥,你傻说什么?”

 “真的,好妹妹,听哥哥一句话,感情上的事情不要太认真。”

 “你,看你再说,我告诉妈去。”她的脸色变的很生气很天真的样子。

 “好,好,我不说了,这是广告,这是门票,你看一看就知道。”他把报纸和门票放在她手 里,便躲开了她。

 她拿着报纸,心跳的格外厉害,可是终有几行尖尖的小字落进了她的眼里:

 南雪,男,29岁,广东庚庆人。1986年于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作品多次获奖,毕业后又进巴 黎艺术学院学习,作品受到许多专家的好评……

 今年10月,他携妻一起来北京,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多达一百多幅,望各界人士参观指导 ……

 她再也不能读下去,她感到有一只鹰用它锋利的爪子在自己的胸口抓了一把似的,昏昏然泪 如泉涌。
 她的妈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边,用温和的语气对她说:“小婷,我知道你爱上了南雪 ,我们也很喜欢南雪,只是对他的从前不够了解,最近才听到这个消息。不过,听你哥的话 ,千万别认真!啊!”

 她再也不能听下去了,受委屈地扑在妈妈的怀里,抽搐着,大声哭起来。

 知女莫如母。她妈妈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头,轻声地耐心地劝导着。她再无心去听,忽然 挣脱了妈妈的怀抱,向着山里跑去。妈妈没有去追,也没有喊她回来,因为她知道人的一生 中有许多悲伤与眼泪,等一切过去之后,刚刚明白人与人、世界与生命的关系之后,才发现 人已到暮年。

 她像风一样地奔跑着,风又在她的身后卷起几片血红色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像在 诉说一个爱情故事的结局。

1991年10月31日初稿,11月5日复稿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