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中的林子  

2010-08-08 10:34:28|  分类: 我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的时候,村前是一片长得郁郁葱葱的林子,有杨树,也有炮桐树,还有桃树和苹果树。看林子的老人在村头的林子边上盖了一间茅草屋,屋内有一个火炉,每到冬季,便生着旺火,窗外大雪纷飞,屋内热气腾腾。屋的四周各有一个小窗户,这是为了看我们这样大的孩子的。
    看林子的老人姓封,我们叫他封大爷。封大爷的老伴死去多年,村里为了照顾他,特地为他盖了这所茅屋,来看守这片林子。并供他油盐米面,柴火可就地取材,每年从树上修剪下的树枝足够他烧一年,他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好几年。
    封大爷非常喜欢我们,这大概是在这田野上只有他一个人住的原因吧!他也有不喜欢我们的时候,像春天,花开时节,我们会偷偷去他的林子里折些桃花、梨花、柳枝什么的,封大爷可是这里的护花使者,一看见我们总跑过来大声吆喝,我们几个小伙伴作鸟兽散,四处逃跑,跑得慢的让他抓住可不是好玩的,封大爷有一招最让我们害怕,他不拧耳朵,也不打屁股,只是胳肢腋下,用它粗糙的大手在你身上数你的肋骨,那滋味实在不好受,我们几个都挨过他的惩罚。
    一到秋天,林子里套种着一片片花生和大豆,花生和大豆种最外边,往里是菜地,再往里就是瓜地。这里种着芹菜、扁豆、萝卜、茄子等蔬菜,最诱惑我们的是那一片西瓜地,西瓜地的周围也种有西红柿、黄瓜、甜瓜和冬瓜,这些瓜果都是在我们的眼睛下看着长大的。在趁着封大爷不注意的时候,我们几个掩护,另外几个作匍匐前进状态在茂盛的花生的地沟里前进,一旦把西红柿、黄瓜之类的瓜果偷出来后,立刻跑进密密的玉米地里大吃一翻……
    第二年春天,封大爷抱回来一只小狗,黑黑的毛,油光发亮,扁扁的小鼻子,圆圆的小眼睛,很是可爱。我们常逗它玩,给他起了个名子叫黑蛋,封大爷总是喊它小黑小黑的。然而,我们却不知道这狗长大了是来对付我们的。到了秋天,黑蛋就长得半人多高,达到了我们脖子底下了。我们还是逗它玩,给它吃的,抱着他下河洗澡,把它作马儿骑,它有时候很温顺,有时也很凶,对我们龇牙咧嘴,大声狂叫。除了封大爷,小黑最听我的话,我家离林子最近,经常来这里玩,小黑就和我最熟了。
    为了能达到偷瓜的目的,我们想了几个办法都没有成功,总是人还没有挨到瓜地,黑蛋就冲我们叫起来,封大爷就向这边走,我们几个像兔子一样窜进了玉米地,最后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人分成两拨,由我和几个伙伴来看住小黑,另外几个伙伴去瓜地里偷瓜。这一招还真灵,即看住了小黑,又免除了封大爷对我们的怀疑。就这样,这个秋天,我们几个孩子饱食了封大爷的不少瓜果。我们总是在外面分着吃,却不敢拿回家,因为怕大人们责备我们。
    冬天,封大爷除了看林子就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所以有时候给我们讲故事,说笑话。讲的故事竟是些鬼呀神呀什么的,听后让人毛骨悚然,直到现在还让我记忆忧新。最高兴的是冬天里的烧烤,有时候烤地瓜,有时候是土豆和芋头,吃完后一手一脸一嘴得黑,连牙齿都看不见,回家后总是受大人地责备。
    封大爷经常回儿子家住,我们几个孩子像疯了似地在林中的小屋里闹,可是,有一回却闯下了大祸。
    那天封大爷没有回来,我们就往炉灶里加了很多柴火,炉灶的烟筒是通过土坑从墙角里接出去的,土坑上铺着席子,席子下面是甘草,墙角处有封大爷的被子和棉衣。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闻到一股焦煳味,后来坑上的被子和席子开始冒烟,再后来火就一下子着起来。火沿着席子窜上了塑料纸糊的窗户,又很快烧上了房顶。房顶全是用山草盖的,外面又刮着北风,火很快就烧着了整个小屋。我们几个孩子手忙脚乱,纷纷跑出屋外,睁大了眼睛,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害怕极了!屋顶上还盖着一层雪,我以为雪是可以把火灭掉的,但是我想错了,那点雪跟本起不到灭火的作用。小屋周围除了雪又没有水,即使远处的小河也被厚厚的冰雪盖住了。小屋离村子有二里地远,我让邻家的小明回家喊大人,又和其它伙伴们用木锨、铁锨和簸箕把周围的雪铲来灭火,这些只是徒然,尽管我们每个人的小手疼得又痛又紫,也无抵于事。等大人们赶来,草屋也被火烧得只剩下几根黑焦焦的房梁了。
    我们被各家的大们领回家,打骂自然是免不了的。但我心里总感到内疚。过了好长一段日子,我心里总也放心不下,有一天我偷偷地来到林子里的小屋处,发展小屋还是黑黑的几根房梁横在屋顶,心里非常难过,总觉得这事对不起封大爷,也对不起这所小屋。我想:如果小屋还像原来一样盖起来,那该是多好啊!我和小伙伴们会好好地听大人和封大爷的话,再也不胡作非为了。直到第二年春天,我经过这片林子时,发现小屋又重新盖好了!黑黑的墙壁也用白灰刷白了,我们又来到了小屋里,并向封大爷认了错,每个人都保证决不再胡作非为,并把偷瓜果的事也告诉了封大爷。封大爷虽然批评了我们,对我们能承认错误而更喜欢我们……
    从那以后,春天我们不再折林子里的花儿,让它们自由地开放;秋天也不再去偷地里的瓜果,让它他自由地生长。我们在茅屋前后种了很多花,有指甲花、鸡冠花、月季花等,把这里打扮的像个花园一样美丽。
    秋天西瓜成熟了,我们嘴一馋,封大爷就下地给我们摘又大又脆的西瓜,让我们吃个够……
    我们慢慢长大,后来都上学了,和封大爷的来往越来越少,渐渐地和他在一起的往事变得模糊起来。
    再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来到了一所遥远而又陌生的城市,并在那里安了家。可是很多年来,我一直想着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人们,还有那片原野上的林子,林子里的小茅屋,茅屋里的封大爷,封大爷身边的小黑狗……
    前几年回老家,父亲说你封大爷腊月里生病死了,你早回来几天也许还能见到他……我听了很惊讶,也感到很痛惜,心里黯然悲伤,又去了一次小茅屋。小屋的门上了一把锁,锁也生了锈。我再去看时,果然什么也不见了……
    不见了记忆中的林子,茅屋,童年的伙伴和我的童年……

1999年12月22日于京东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