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淇河姐妹(3)  

2010-09-04 00:48:24|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别看只有7天,秋月感觉像是分开了7年,初恋让秋月完全变了一个人。刚从高考失败的阴影走出来,又进入相思的季节。她看着表,计算着和刘真分开的分分秒秒,计算着刘真的下一个电话是在什么时候打过来,计算着下次见面的时间。春月时常来陪伴秋月,但什么方法也无法解除秋月对刘真的思念。

下课后,秋月和春月正准备回家。镇长的二儿子黄乙发来了。

镇长黄大发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叫黄甲发,二儿子叫黄乙发,三儿子叫黄丙发,本想生个黄丁发,没想到生了丫头,丫头就不能叫黄丁发,只好改叫黄丁晶,算是半个儿子。大儿黄甲发在城里办公司,前几年早以把老婆孩子接到了城里住,一年到头很少回来;二儿黄乙发在镇上开了一家农副产品加工厂,为城里的市民提供服务。因为是淇河畔产的产品,无污染,包装也美观,做工也精细,颇受城里市民的欢迎。受欢迎产品销得就好,产品销得好自然利润就多,没过两年,黄乙发即却发了。不但发了,而且是大发了,资产上百万,不光在月牙湾镇有工厂,在市效还有两座工厂。镇上的厂子黄乙发有一半时间在,一半时间去管理镇外的厂子,镇上的工厂由做镇长的爹和三弟黄丙发管理,四妹黄丁晶做会计,黄丙发做监工,黄镇长做总管。这样的分配还算合理,只不过是家族式的管理,经营时间长短和内部管理有直接的关系,好在生意生隆。黄大发也借儿子们的力量和自己的能力,连做三届镇长之位。且不说其中原由,足可见权钱是多么密不可分。

黄乙发有钱后,开始换老婆。离了两次婚,结了三次婚。老婆自然是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如今他年近40岁,新任妻子还不过25岁,在幼儿园上学的这个孩子是他第二任老婆的。第一任妻子离婚后,孩子已经在国外上大学;第二任妻子为和他离婚,要了他几十万元,以作为对黄乙发惩罚,还有青春损失和精神补偿,孩子由黄乙发抚养;第三任妻子就是他的女秘书,刚从社会上招聘来的女大学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黄乙发就把她骗上了床,第二个月就怀了孕,不得不提出和第二任妻子离婚,没有出半年,再次做了新郎官。这还没完,另外言传他与镇上的女职员眉来眼去,城里面包养了一个情妇。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有钱的基础上。可见男人有钱就变坏不是一句空话,而女人变坏就有钱也得到了长时间的验证。

黄乙发来幼儿园接孩子,见幼儿园的老师换了个秀丽的新面孔,仔细一看,原来是秋月,站在一边的是春月。他的眼盯着秋月的脸,问秋月你不是上大学去了吗?怎么到幼儿园当起了老师来了?秋月知道他得为人,爱答不理,让黄乙发下不了台。春月倒是热情地为他解答,要知道,黄乙发可是开着宝马来接孩子的,在这个镇上,还没有第二个比他更牛的人。一辆宝马汽车的价钱,是秋月和春月的工资加在一起,一辈子都争不够的来,当然受人尊敬也是看在钱的份上。

“唉,黄老板,你可别打我姐姐的主意,秋月可是有主的人了。”春月笑嘻嘻地看着黄乙发说。

“什么话,我黄乙发就算是个骗子,可也骗不到邻家妹妹的头上!不过像秋月这么水灵的女孩在幼儿园里看孩子,唉!真有点大材小用了。再说,秋月你找朋友,也不跟黄大哥我说一声,有钱的有势的我可认识不少……”

“唉——唉——唉——黄老板,我姐姐找男朋友也用不着和你说呀!再说了,秋月的男朋友高大伟猛,年轻英俊,你见了都吓死你!你说的那些有钱的老头有什么用?就是有钱,对不?可在秋月姐姐身上不好使!”春月见秋月不说话,就抢着和黄乙发说。

黄乙发见说不动秋月,就转过脸对春月说:“你是不是也有男朋友了?”

春月说:“没有。”

“没有就好,找男朋友你找我……”

“啊——呸——”春月没等黄乙发把话说完,冷笑着说:“我找你!黄老板,你别伤再伤害青春少女了,毁在你手的女孩子还少呀!”

“唉,春月,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是说找男朋友让我给你找呀!我可不跟你开完笑,你看我弟弟黄丙发怎么样?”

春月听黄乙发说到他弟弟,眼前一亮,心想,黄丙发还说得过去,人长的端正,年龄也不大,老子是镇长,兄弟是大款,条件配春月不能说是绰绰有余,倒还说得过去。可是,关于他的花边新闻也不少。春月的爸爸农闲时在他们家开得工厂里做杂工,当然是苦工,钱也没有多少,是好是坏回家问问爸爸再说。可是,谁知道黄乙发说得是不是句玩笑话?也许黄乙发就那么一说,春月就这么一听,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

“黄老板,不是你弟弟找不到合式的女孩子才来找我的吧?”

“怎么会?我是看着春月长大的,人长得好看,心眼也好,我才跟你说,换个别人我还看不上呢!当然,秋月除外……”

“黄老板,”春月见他又把话题专到秋月身上,就着急:“既然你是真心对我,过几天我去你厂子,找黄丙发谈,谈得来谈不来也说不准。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话你就说。春月,只要我黄老板能做到的,不要说一件,就是十件也没有问题。何况……将来……”

春月知道黄乙发要说什么,就打断了他的话:“不多,就是一件!我老爸的工作是不是可以换一换?工资吗……我知道黄老板并不是个大方的人,不长就算了。”

黄乙发知道春月是为他爸换份好一点工资高一点的工作,这对他黄老板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前提是春月和黄丙发是不是真的有发展。

“说了半天就这事,包在我黄老板身了!好了,我赶紧接孩子回家,有事给我打电话。”说完领着孩子向院门口走,打开宝马的车门,让孩子坐下,发动开车,“溜”一声,消失在秋月和春月的视线。

秋月在一边一直在为春月担心。

“春月,你疯了,真要去找黄丙发?”秋月睁大一双疑问的眼睛。

春月笑了笑,说:“他真敢娶我就敢嫁!”秋月觉得春月是咬着后牙根说出的这句话,大有面对铡刀临危不惧的感觉。

“交朋友是要看他的人品,不是看他有多高的地位,也不是看他家里有多少钱,你可要想想清楚!”

春月“吃吃”地笑出声来,看着秋月说:“姐,我还没去找他呢,看把你吓得那样。还是想想你那位帅哥吧!他什么时候还来呀?”

秋月摇头不答,心里还是很担心春月。

明天就是周末。晚上,秋月辗转翻侧,夜不成寐。她想起了刘真,想起了和他手挽着手一起在月光下走,想起了他对着自己拍照的感觉,想起了他火热的眼神和火热的双唇,他亲吻她面颊时的激情,脸开始发烫,心跳开始加快,血液开始沸腾,思绪开始变乱。再过一个晚上,不,是几个时辰,就能与心爱的恋人相见,内心地奋兴就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终于,在半梦半醒中,迎来了早晨的第一束阳光。

秋月起床后换了一身衣服,上身是红色短袖T恤,下身是洁白的动运短裙。洗漱完毕,早饭也不吃,就和爸爸、妈妈、妹妹说再见。

妈妈叫住问她,去那里?

向学校。

今天可是礼拜六呀?

去学校干什么?

接人。

接什么人呢?

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秋月不想说,春月在一旁帮着姐姐说话:“妈,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就是姐姐的一个要好同学。再说秋月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能出什么事不成?”她的妈妈就不再多问。秋月和春月使了个眼色,又对妈妈说,中午不回家吃饭了,你们吃吧。转身出门,飞也似地不见踪影。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