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淇河姐妹(10)  

2010-09-04 00:09:24|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十年来,淇河畔的月牙湾有了变化。有人看好月牙湾,开始投资月牙湾。月牙湾失去了她昔日的安宁,开始变得不安起来。许多人知道了她,认识她,赞美她,也践蹋她。她的怀抱依旧张开着,迎接四面八方的游人。淇河的旅游业随之发展起来。

月牙湾开发公司为发展旅游,每年七月初七这天,都举办一届“情人节”。今年的“情人节”更为隆重,影响越来越大。乡村的年轻人,城市年轻人,纷纷在这一天向月牙湾聚来。一对对,一双双,有初恋的情人,也有热恋的情人,有新婚夫妻,有带着孩子的夫妇,也有半拉老头胳膊挎着妙龄少女,也有丰满华丽的富姐身边伴着英俊小伙……真像是一场情人大聚会,又像一场情人大比赛,桥上桥下全是成双成对的情人。如果牛郎和织女站在鹊桥上向人间一看,风此情此景,会不会大吃一惊?有这么多情人相会,一定会很高兴,问题是哪些是真情人,哪些是假情人,对牛郎和织女来说一定是一道难题。

秋月没有陪盼盼出来画画,那是因为秋月触景生情,又想起了让她心碎的刘真。盼盼知道妈妈有心事,不便多问,一个人出来画画。

桥上和月牙湾的沙滩上人太多,只好来到河畔密林深处的草地上画。这个角度,正好观看七夕桥全貌,也正是当年刘真拍摄七夕桥那幅的作品的地方。盼盼聚精会神地画画,全然不知身边站着一个人,正在观看盼盼的画画。盼盼画完这幅画后,才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好像已经站了很久。盼盼被吓了一跳,心想,这个人我见过,一定见过。挖空心思地想,但还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叔叔,我认识你!你叫什么来着……怎么一下想不起来了?”

“是吗?小朋友,是不是记错了,我可是刚到这里来旅游的。你画得这幅很美,只是少了点什么?”那个中年人看着盼盼说。

“叔叔,您也会画画吗?您看我的画上还缺少什么?”

“叔叔是搞摄影的,喜欢画,并不会画画。你画的景色很美,结构也完整,只是缺少人物。只许添加一个人,就完全让你的幅画活起来。”

“人?什么样的人?”

中年人把一张照片递给了盼盼。盼盼看了看照片,发现拍摄这张照的角度和自己画画角度完全一样,不同的是桥中央站着一个身穿洁白长裙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因距离很远,再加上照片已经保存了很久,桥中央的人无法看清楚,感觉和视觉上都很美。

“小朋友,叔叔有事先走了。如果你喜欢这片照就送给你吧!”

盼盼很感谢这个中年人,一直目送那人走远了。盼盼再仔细一看这张照片,发现桥中央站着的那个女孩和妈妈长得非常相似。再去看那人,早己不见了踪影。盼盼的感觉很特别,总觉得照片里一定有故事。他包好画,收拾好画夹回到幼儿园。

秋月正站在二楼房间玻璃窗前向外望,像是看桥上的人,也像是看月牙湾,又好像在看淇河里的水,以至于盼盼走进屋都没有察觉。

“妈妈,你站在那里看什么?”

“啊,是盼盼回来了。妈妈在看外边的人,看入了神,你回来了都没有发觉。今天画的怎么样,快让妈妈看看你的画。”秋月转过身来问盼盼。

“只画了这一幅七夕桥的全景图。”盼盼说着把画摆开了,让妈妈看。又说:“妈妈,今天好生奇怪,有一个叔叔很像我小时候画得爸爸,他还给了我一张拍摄七夕桥的全景照片,照片上的人很像妈妈您呢!”

“是吗?会有这种事发生?”秋月很惊奇,拿过盼盼手里的照片,眼前一亮,脑子像炸开了似得,心里面一阵苦一阵酸,像打碎了五味瓶,不知道啥滋味。眼睛里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流出来。她的嘴唇发颤,双手发抖,一句也说不出来。眼前这张照片,就是当年刘真亲手为秋月拍的摄影作品,桥中央站着的那个少女,正是十多年前的秋月!

“妈妈,您怎么了?是不是我惹您生气了?”盼盼不知所以,为妈妈的流泪而难过,一定是这张照片让妈妈想起了伤心的事。

“盼盼,快跟妈妈说,那个叔叔去那里了……”秋月手捧着照片,眼睛里含着泪,看着盼盼。

“我也不知道,他给了我照片就走了……”盼盼心里很难过,是因为很少看到妈妈这样流过泪,他走上前用手帮妈妈擦眼泪。

这时,春月带着女儿跑了进来。脚还没有站移,就气喘嘘嘘喊秋月:“姐……姐……我看到刘真了……”

“什么?真得看到刘真了?”秋月走上前,一把抓春月的手,说:“你没有看错?他在那里?”

“就在桥上,他和我擦肩而过,桥上人多,等我想起来……是他,……就找不见人了。”

秋月转过身,走到窗前,眼睛努力地往外看,手里的照片因她用力地攥着而变形。

“真得是他吗?真得是他吗?……不行,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秋月在屋子里转圈,又不顾一切往外跑。

春月在后边喊她,盼盼也在后边喊她,她好像全没有听见。他们一起跑出来,紧追在秋月身后。但秋月跑得太快了,他们根本追不上。到了桥上,就被人群冲散了。秋月没有在桥上发现刘真。春月也没有发现刘真。盼盼他们都没有找到他。他们找遍了月牙湾大大小小的各个角落,都没有找到刘真。

天色已晚,月牙儿出现在天边。桥上的游人渐渐散去。月牙湾重归宁静。盼盼、春月和女儿,找了一大半天,在桥上见到了秋月。他们没有走近秋月,只是在岸边远远地看着她。他们知道,此时的秋月更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呆着。

七夕桥上除了秋月,空无一人。秋月一个人站在那里,她的胳膊扶着栏杆,她的眼睛注视着缓缓流动着的淇河里的水,水从桥洞下缓缓流过,河水在遇到桥墩时候被叉开,从左右两边分流而过。她看见一对红得像火鲤鱼一前一后向她游来,并俏皮地吐着水泡,在她眼前翻了个跟头,跳出水面,又钻进水里不见了。秋月把那张照片用手撕得粉碎,撒在河面上,纸片随着流水穿过桥洞,向下流去……远处飞过一群水鸟,鸟鸣声很悦耳。远处的沙滩上有对情人点起了篝火,星星点点的火星和黑烟直向天空。水面上飞来两只白鹭,一只在前,一只在后,尖叫声很剌耳,划过静静的河面,消失在茫茫夜空。

秋月抬起头,看着夜空。夜空浩浩,繁星闪烁,特别是那条银河,最为耀眼,牛郎星和织女星挨得那么近,比以往所有的夜晚挨得都近,近得两颗星像连在了一起。

 

2003年11月18至21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