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淇河姐妹(1)  

2010-09-04 01:06:51|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淇河像大地上的其它小河一样,在地图上找不到它的名子,它只是潍河众多支流中的一条。村庄像颗颗珍珠,分部在淇河两岸,月牙湾小镇在淇河中游的拐弯处,弯拐得像月牙,小镇因此得名。镇上现居住着三百多户人家,其中黄姓居多。有一小户人家姓赵,晚来得福,四十多岁上才生了两女儿。大女儿叫秋月,生在中秋八月,乳名叫八月;二女儿叫春月,生在阳春三月,乳名叫三月。秋月十九,春月小其一岁。相貌形似双胞胎,如果穿相同服装,戴相同服饰,梳着相同发型,镇上的人十有八九不能相认。幸好两人脾气性格不同,穿着打扮各异,才容易分辨。秋月在市郊中学上学,准备第二次报考师范大学;春月高中毕业后厌学在家,无事可做,来镇上的绣花厂学习绣花。秋月聪明好学,性情温善,端庄清秀,气质高雅,生性好静,人见人爱;春月天生爱笑,悲喜于面,爱恨分明,生性好动,如同男孩。虽是一母所生两姐妹,却有诸多不同处。

     秋月第二次高考又名落孙山。秋月无论学习上和相貌上都是优秀的,没有理由考不上师范大学,第一年高考落榜,老师、爸爸、妈妈、妹妹都来鼓励她,她自己也觉得不服气,接着复习,再考,结果还是令人大失所望。秋月对高考已经失去信心,并发誓绝不再考。虽然各方面都很优秀,经过这两次失败,失落感倍增,自尊心大伤,倔犟的她回到小镇后,半年没有出家门。关心她爱护她的亲戚朋友,苦口婆心地劝说,终于同意去找一份工作,继续复习明年的高考。

高考,已经让秋月心灰意冷,深恶痛绝!眼下找工作,有两个地方可供选择:一是到黄镇长的儿子黄丙喜开设的厂子去上班,二是去城里一家娱乐城当接待;黄丙喜的厂子她一定不会去,言传此子开工厂,从镇里和邻村招聘许多妙龄少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有七八个的女孩子莫明其妙地怀了孕,最后都流产了。是不是镇长的儿子干的,是他的哪个儿子干的,或是其它什么人干的,至今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总之,这个是非之地断然不可去;去城里的娱乐城打工,离家太远,住在城里,爸妈也不放心。如今开放搞活,连镇里的小工厂都乱成这样,打死都不能往娱乐城里钻。当初应聘,全是在妹妹春月的怂恿之下才去的。秋月和春月长得都好看,是小镇上出了名的两朵水仙花。找工作全是看了一张招工招聘报,报上刊登的一条招工信息,招工条件和她们自身条件很相似。她们先打通了电话,咨询了有关招聘的情况,因为薪水很高,考虑再三,决定去面试。结果,初选就被娱乐城的一个肥头大耳的黑脸经理选中。黑脸经理一双贼眼,在秋月和春月身上横看竖看,看得她俩心里直发毛,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最后,让她们过两天来上班。秋月不敢去,春月也不敢去。黑脸经理还打电话打到秋月家,连催了三次,秋月的爸爸推辞说:秋月要去上学,春月也要去上学,总算把这件事推悼。巧得是,镇上幼儿园的一位女老师,刚辞了职,要回家生孩子。当幼儿园的老师,没有比秋月更合式的人选。黄镇长就派人到秋月家去说,一家人正为秋月的工作发愁,如此一来,就解决了。秋月想:既然考不上师范大学,当不了教师,去幼儿园教孩子们学习,也算是圆了自己半个教师梦。第二天,秋月就去幼儿园报到,开始了新的生活方式。

     幼儿园就建在淇河边上,一排粉红色的二层楼房,围墙上画满了小动物图案,小到蚂蚁、蝴蝶,大到老虎、狮子,都充满了人情味,猫和老鼠在说悄悄话,豹子和麋鹿也能和睦相处,连狼和小羊都手拉着手,在一起跳舞。围墙不是很高,站在院子里可以看到月牙湾全景。

不远处有一座七孔石桥,名叫七夕桥,始建于清朝中期。此桥外观雄伟,中间有一个大桥洞,跨度十一 二米,两边各有三个小桥洞,依次由大到小,最边上两个桥洞宽已不足2。桥上的石栏依旧在,只是栏柱顶上的石头狮子已面目全非,破烂不全。此桥历经风雨,几百年不倒,至今还在通行。离桥不远,有一座古寺庙,庙早已经残破成一堆砖石,只剩下一座青砖琉璃古塔,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古塔十三层六面六角,又叫玲珑塔,每层檐角上塔挂一个铜铃铛,风起时,叮铃叮铃,响个不停,悦耳动听,像一首优美的乐曲。建造年代已无处可考,虽有些残破,远远看去,依旧气势如虹,登其顶可俯视淇河上下,鸟瞰月牙湾小镇。

幼儿园里房子不少,孩子却不多,只有十二个孩子,园长是50多岁的退休女教师。除了园长就只有秋月一个老师。秋月刚到幼儿园时,对这里的环境有些不习惯,过了半个多月,才慢慢适应。秋月每天都逗孩子们开心,教的课也是些儿歌看图说话之类的内容,以秋月的水平和聪明,教这些孩子们绰绰有余。时间一长,就把高考失败的烦恼慢慢淡忘了。

    幼儿园不是单纯的幼儿园,两层楼只用一楼的几间房子。其余的房子,作了镇上的绣花厂,说是绣花厂,其实是一项副业,是镇上女人们农忙后做得手工活。春月厌学后,常常来这里绣花。

秋月除了教孩子们些课本上的内容,还常常带着孩子们去岸边,在柳林中的草地上做游戏。秋月站在中央,围着一圈小朋友,又蹦又跳,又唱又闹,自己也成了小孩子中的大孩子。这是一份奉献爱心和笑容的工作,同样也收获快乐与天真。她像一位快乐的天使,平静的河面上映出她美丽的影子,窈窕的身姿,长长的头发,青春的脸上露出的浅浅的笑靥。

她开始喜欢孩子们,喜欢淇河的水,喜欢一个人坐在岸边,静静地看淇河的水缓缓地往下游流淌,喜欢水中的小鱼儿在黄昏时跳出水面,像是和秋月打招呼……

淇河的盛夏,水草丰满,站在七夕桥上,向上游望去,淇河水像一条玉带,自上而下,看不到尽头。两岸的玉米伸展着宽大的叶子,努力地拔着节;葡萄的根深扎进泥土,吮吸大地的乳汁;果树张着伞,等候雨露的滋润……一年四季,大地总会在这时节,装饰的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知了唱了一天的歌,到了黄昏,才逐渐回复宁静;河边又不时传来青蛙的叫声,让人心烦意乱;蟋蟀与蝈蝈也不甘心示弱,开始弹奏着它们悦耳的琵琶……

    秋月在不认真刘真之前,从来没有觉得淇河的风景这样秀美。也许,是她从小就生长在这里的原因。上中学时,在市里的一所普通高中住校,每个周末回家一次。从学校到月牙湾,三十多里路,沿河岸大堤上的公路,骑车要两个多小时,坐车也要半个多小时,即使天天在两岸走,也不会觉得淇河有什么的特别之处,而刘真却把淇河描写成一幅五彩的画卷,他拍摄的每一幅淇河的摄影作品都是那么的美,特别是月牙湾小镇上的风景,对刘真来说更是相见恨晚。

    秋月一个人走在河边,想起那天和刘真的相遇,就忍不住地想笑。她想起那个卤莽而又可爱的摄影记者,心跳就加快,还有那天傍晚和他的拥抱;想起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对她地亲吻,脸上开始发烫,泛着淡淡的幸福的红晕。夕阳照在她的头发上,像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她陶醉在如诗如画的风景里,也陶醉在幸福的记忆中。就是在这里,也是这样的一个傍晚,秋月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随后又成了别人的摄影作品。这个“别人”就是刘真。

她不知道刘真下一次来月牙湾会是什么时候,总之,她希望刘真越早出现越好,最好是每个黄昏都能看到刘真的身影。她的脸还在发烫,脸颊上有摸不去的吻痕,欣欣然,春风满面。在这里,除了河水、蓝天、夕阳,谁还会知道一个女孩初恋时的羞涩?

要不是这座桥,要不是这条河,要不是这么美丽的黄昏,怎么会发生那天的事?要不是那天的事,如今身心会托付给谁?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就是人们常常说的缘分。缘来如此,谁又会把它错过?但是秋月总觉得这事有些仓促、荒唐,像梦幻,像电影,像小说一样地发生着……

那天下课时,孩子们唱着歌,排着整齐的队,各自回家。正是一个暴雨过后的黄昏,天空中出现了少有的彩虹,秋月跑过去,站在桥中央,看雨后彩虹发出的七色光彩,呼吸清心的空气,心情格外舒畅。夏日的炎热,在暴雨之后变得清凉。如果现在有部相机,就可以留住这段美丽,但秋月手中没有;如果有画笔和纸,完全可以画一幅美丽的图画,但秋月手中没有,也不懂绘画,只能饱饱眼福,加深一下记忆。她没有留意,河的对岸走过来一个男孩,而他的手里正好有一部相机。他一边朝这边走,一边不断地拍照。等秋月发现他后,他已经来到了桥边,手中的相机正对着自己这边照呢!秋月有点心慌意乱,一个陌生男孩,怎么可以不经自己的允许对她拍照呢?秋月有点生气!

“喂,你在干什么?”秋月鼓起了勇气,冲着男孩说。

    男孩收起了相机,向秋月走来,并道歉说:“对不起,我叫刘真,是摄影协会的,听说淇河边上的月牙湾镇,景色很美,就匆匆赶来了。想不到你在我的视野里是这么完美,所以未经你的同意就拍了……”

    秋月仔细看着那个叫刘真的男孩,听着他慌乱的解释,气就消了大半。同时也发现这个身高180的男孩,有一张英俊的脸,和一头乌黑的头发;穿一件红色T恤,外套是一件灰白色的马甲,上下左右布满了口袋,肩头还背着一个黑颜色的小背包。

没等秋月说话,刘真又接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当着你的面,把底片毁掉,或者交给你……对了,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子了。”

秋月本不想告诉他,看他一脸的诚意和悔意,心里就算原谅了他,并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子。

“如果你真是搞摄影的那就算了,不过你不要把我拍的太丑了……”

    刘真赶紧解释说:“我的摄影水平决不让会你失望,这是我的会员证,你看一看……我的作品还获过好几次大奖呢!”刘真说话的同时,手不知从哪个衣袋里掏出个像月票大小的绿本本,寄到秋月跟前,随后又拿出了一本像册。秋月看清了会员证上的名字,又翻看那本像册,笑笑说:“收回吧,相信你不是冒牌的。再说一说为什么来月牙湾?”

    刘真见秋月的原凉了他,非常高兴,说明了来的原因,来的经过,同时也问了许多关于小镇的情况。秋月知道他不但是市摄影协会的会员,而且兼做几家报社的摄影记者,发表了不少的摄影作品。刘真知道月牙湾镇,以前没有来过,很想来。从市里坐车来小镇,找了半天,又赶上下雨,走错了路,直到傍晚时分,总算找到了。还真没有让刘真失望,月牙湾的景色美不胜收,河水清澈,绿树成荫,水面因风起涟漪;堤岸水草丰茂,柳林片片,柳枝细长如丝,风中摇摇摆摆,枝头在水面上划出一个个小水圈来。穿过那座如虹的七孔石桥,小镇座拥在绿树丛中,玲珑塔矗立在翠绿之间,假如不从地理上划分,还真以为到了江南水乡。更让刘真出乎意料的是认识了秋月,也算缘分,要不怎么会跑这么远的路来到这个人间仙镜,又在这七夕桥上,大雨过后,遇见了个天仙似的妹妹。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月牙湾镇很小,只有两家小商店,却连一家旅店都没有,更不要说宾馆酒楼了。眼看着太阳西沉,天色将晚,刘真饥肠碌碌,又累又饿,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秋月身上。

“不如这样,你先住在幼儿园里,我有间休息室,里面有床,有水,还可以洗洗漱漱,我去帮你买些吃得来,等过了今夜再说。”

    “也好,给秋月老师添麻烦了。”刘真感激不尽。

    “客气,谁让你跑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来呢!”

    “这里可不是穷乡僻壤,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嘛!”

秋月听不明白,从来没有人把这里当作世外桃源,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想离开这里,住到城市里去。

“你把这里照片登在报纸上,说不定月牙湾就能出名,过不了多久,这里真会像你说的,变成风景旅游区,住得,吃得,全都有了。”

    “但愿如此。今天,只有靠秋月老师来帮忙。”刘真说完,秋月笑了。

    走进幼儿园,来到秋月的休息室,刘真的第一感觉,就是进了女孩子的房间。干净,整洁,舒适。一切都这样炯然有序。刘真要住在这里,就意味着要使用这里的一切,包括床上的用品。他有点于心不忍,这洁白的床单,这精美的绣花枕头,还有绿色的纹帐,让人感到心情舒畅。纹帐正好从天花板上垂下来,将床围在中间,蚊子将被拒绝在外,刘真也将免受其害。

    秋月给刘真打来开水,又去邻家的小商店买了些吃的,有方便面和火腿肠。刘真感激不尽,非要把买东西的钱给秋月,可秋月怎么也不肯收,只好作罢。本想冲个澡,可水龙头又坏了,洗洗漱漱,只好用秋月的脸盆,用秋月的香皂,用秋月的毛巾,就差用秋月的牙膏牙刷了,好在可以去买些简单的日用品。

    待秋月放心离去的时候,已是夜里10点多。回到家,春月早以上床睡觉,又起来帮妈妈为秋月准备晚饭。问秋月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有什么事也不事先和家里说一声,秋月没有提刘真的事,想他明天一早就回市里去了,不说也罢,只说在学校看了会书。秋月睡眼朦胧,和姐姐打了招呼,又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秋月吃过晚饭,洗漱完毕,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竟一夜没有睡好。黑夜里,秋月看见了一双黑亮的眼睛在看自己,刚打了个瞌睡,天就亮了。

    起床后,秋月匆匆忙忙收势完毕,吃了几口早饭就往幼儿园赶去,全家人都感觉到秋月有点反常。

    到了幼儿园,发现刘真已经整装待发。秋月问刘真昨晚上睡得怎么样,刘真说睡得香极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秋月,秋月笑着说,你太客气了。

刘真在看秋月的时,却发现秋月的眼睛里有几道红血丝,问秋月是不是因为他而耽误了休息,秋月摇了摇头,回答说:“没有的事”,她问刘真:“今天是怎么安排的,是不是要回市里?”
   
刘真摇头说:“昨天刚到,又没有摄影几幅好作品,今天有得是时间,可以把月牙湾小镇全部拍完。如果回不了市里,还要赶回幼儿园来住。”

秋月笑着说:“只管回来吧!”刘真向秋月道别后,向岸边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