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王老五——混蛋王老五  

2010-10-10 23:20:14|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混蛋王老五

一年后,春妮给王老五生了个儿子,虎头虎脑,和王老五活像一个模子里搕出来似的。王老五给他取名,叫王酒圣,意思是他爹是酒鬼,他儿子应该是酒圣。王老五结婚后剩下的钱慢慢就花光了。又懒又馋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春妮看不惯,先是劝,后是吵,再是打。经常要老婆拧着耳朵下地干活。之后,王老五喝醉酒后开始打老婆。再往后,打老婆,骂老婆,成了家常便饭。实在没有酒钱的时候,王老五就把家里能卖的全搬到集上去卖了。家里空空荡荡,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可卖了。儿子吃不好,穿不暖,老婆哭,孩子叫,邻居也是见怪不怪了。镇上的很多人对他打老婆感到不耻,镇上的妇联主任找他谈话,王老五表示后悔,当着妇联主任的面,跪在春妮跟前,拉着她的手让她打回来。但没过多久,王老五打老婆的毛病还会再犯。

最近,王老五听说一件事,他很不开心。回到家,扒光了春妮衣服狠狠地打,一边打一边骂:“我叫你养汉子,我叫你养汉子!你说,和镇上的刘瘸子在高梁地里搂过几回?你不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有人亲眼看见的……”一边打又一边骂刘瘸子不是人,是流氓,要告到派出所,抓他去潍河筛沙子。

这一次打过之后,春妮三天没有从炕上爬起来。身上脸上又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她大骂王老五不是人,是畜生!

第四天带着儿子酒圣回了娘家。

只剩下一个人的王老五倒也自在。家里断了烟火,镇上的小饭馆就成了他的家。在花光了身上的最后一个硬币之后,又隔三差五来店里赊酒喝。饭馆老板忍无可忍,最终断了他的念想。

王老五很不懈,“瞧不起我是不是?我是谁……我是王老五,……我将来会有钱的……咱们走着瞧!……等我发了财,就买下十里铺这条街……”

之后,他又去了镇上所有的饭馆,都得到了饭馆老板同样的对待,王老五说了同样不懈的话。

到了晚上,王老五从烂醉中醒来,叫春妮,没人应。叫酒圣,没人答。

“死哪去了!”屋子里转了半天,才想来起,媳妇回娘家了。儿子也跟着去了。

躺在炕上,王老五突然想了春妮白白的大腿,还有两个圆圆的奶子。他很想过性生活,但媳妇不在身边。只得闭上眼睛继续睡,还是睡不着,春妮的大腿和奶子老在眼前晃。他伸手对着自己的腮拍了两巴掌,边拍边说,“叫你想,叫你想!”直拍的两腮发红,火辣辣地痛。还真管事,果然不想春妮了,但另一个女人的影子跑到了眼前,镇长的小老婆柳香!屁股更圆,奶子更大,像山一样压了过来。王老五喘不开气,吓得忙用被子把头和身子捂了个严严实实,大气也不敢喘。

就这样折腾到天亮,搭了辆顺道去山里的汽车,找到丈母娘家,见到了老婆春妮。春妮理也不理,躲到里屋。儿子酒圣在院子里玩木马,王老五上前要抱他,酒圣吓得丢下玩具也躲进了妈妈屋里。王老五站在院子里骂儿子,“小兔崽子,敢不认老子!”

春妮她娘见到王老五,又惊又喜,又气又怨。气的是这个女婿不成气,整日里喝酒不干活,不会过日子,如今又隔三差五打女儿。喜的是,这个女婿很少来家里,如今来了,觉得新鲜。过年过节,谁不往丈母娘家里跑?只有王老五,一年到头见不到个人影,就是大年初二也不来一趟。当地有个风俗,大年初一拜年,大年初二媳妇回娘家,女婿要去给岳父岳母拜年。对王老五来说,反过来了,丈母娘要来看女婿,主要是对女儿放心不下。今天见到女婿,大骂了一顿之后,又劝女儿跟王老五回去,春妮不肯回。

快到中午时,春妮的娘不好赶王老五走,留下吃顿晌午饭,吃完饭再让他先回去。

春妮哭过之后,和娘一起包饺子。

包完饺子,春妮蹲在灶前烧火,她娘掀开锅盖煮饺子。这时,春妮的爹和弟弟从地里干活回来。弟弟听说混蛋姐夫来了,攥紧拳头要揍他,被他爹拦下了。饺子煮好后,老汉不进屋吃,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磨上抽汉烟。

“别管他,咱们吃!”春妮的娘招呼王老五上炕吃,王老五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酒圣坐在春妮怀里,怯生生地看着他,王老五全然不顾。吃了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酒,酒呢?这么好吃的饺子怎么能没有酒呢?春妮,下去给我拿酒。”

春妮白了他一眼,坐在原地没动。王老五拿眼睛看看她,又看看丈母娘,再看看小舅子,都没有让他喝酒的意思。王老五坐不住,站起身来下炕自己去找。坐在炕沿上的小舅子,实在看不下去,把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饺子汤,披头盖脸地泼过去。王老五犯了混,不管不顾,掀翻了桌子,把饺子弄得满地都是,两个人厮打在一处。

王老五不是小舅子的对手,被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最后抱着头,腿一瘸一拐地离开了丈母娘家。

回到镇上,人们见到王老五这般情形,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五,媳妇没接着,让小舅子打回来了吧!”

“啥?我喝酒了……撞树上了……”王老五说话没有底气。

“喝啥酒了?怎么没有酒味?”

王老五无言,气呼呼地回到家。

过了半月,王老五和春妮离了婚。

春妮带着儿子酒圣嫁给了刘瘸子。王老五重新回到了40岁以前的生活。有时候在镇上碰到春妮带儿子买菜,会说:“老婆,什么时候跟我回家住?”“刘瘸子有什么好?麻风病!底下的老二不管用!”春妮大骂他没良心、酒鬼、赖汉、潮巴、癫汉、彪子,都是些难听的话。有时候在街上见到儿子酒圣和小朋友一起玩,就走到儿子跟前,拉着儿子的手说:“儿子,叫爸爸,叫爸爸!”酒圣挣脱他的粗手,头也不回地跑回家。“混账儿子,敢不认老子……”骂完了儿子,又骂刘瘸子。

王老五在十里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没有酒钱,没有肉钱,最后连饭钱也没有了。王家的人和镇上的人都用嘲弄的眼神和话语来取笑他。

“狗改不了吃屎。”

逢集那天,王老五找到了赵瞎子,“给我算算,算不准不给钱!”

赵瞎子握住王老五的左手,嘴里念念有词,说:“富贵命,贫贱身。”

“赵瞎子,你说清楚,别跟我打哑谜。算不准我可不给钱。”

“就是说,你是大富大贵的命,可是,因为你酒气太重,注定要受一辈子穷!”

“那你算算,我下半辈子,还有没有出头的日子?”

“有,当然有!”

“不瞎说?!”

“我赵瞎子什么时候瞎说过。信不信由你!”

“我信……也不信。我没带钱,下次有钱了再给你……”

“你的上衣口袋里有钱,12块8毛,刚刚从集上粜花生的钱。”

王老五很惊讶,赶紧用手捂住了上衣口袋,生怕那12块8毛钱飞了。赵瞎子怎么知道的这么准!?想瞒也瞒不住。他以为赵瞎子眼睛能看事了,拿另一只手在赵瞎子眼前晃,赵瞎子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只好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五块钱,在赵瞎子眼前晃了晃,放在桌子上。

“钱给你。还不知道你算得准不准呢!”

刚要走,又悄悄回过身,把五块钱票子换成了一块钱票子。走的时候他听到赵瞎子在冷笑。“哪天发了财,别忘了还欠我的钱。”

王老五听到装没听到,蹑手蹑脚地离开,小跑着挤进了赶集的人群。

集市上有临时搭的包子铺,一人多高的蒸笼热气腾腾,几张桌子坐满了吃午饭的人。王老五大摇大摆走过来,镇上认识他的人站起来给他让座。王老五也不客气,坐下来,就着那人的筷子,挟起那人没有吃完的包子就吃。又向老板要了一瓶白酒,一碟油炸花生米,二两肥腻的猪头肉。大声吆喝的声音,半个集上的人都能听得见。吃饭的人都停下筷子,看着王老五一个人吃。王老五如坐无人之境,美滋滋地边饮酒边吃肉,每喝一口都嘬得出声来。

酒足饭饱之后,唱着不着调的茂腔,溜溜达达往回走。路过镇中心小学门口,见几个七八岁大的孩子在玩耍,招呼过来,围成一团,讲他的黄段子。大一点的孩子都听滥了,小一点的孩子听着新鲜。黄段子讲到一半,关键时刻卡住了,不讲了。有的孩子就追着他讲,他说不白讲,每个孩子要从家里拿些东西交换,有些是吃的,有时候是酒或肉。他讲“村长和妇女主任”的黄段了,实地上算不上黄,只不过把那些成句的话分开来说,关键的地方大喘气,有惊无险,掉孩子们的胃口。说到村长和妇女主任在农田里研究工作的故事,到了他嘴里就变了味:“昨天傍晚(是黑夜里啊)……村长和妇女主任(一男一女啊)……两个人(只有两个人呀)……在村东头的豆子地里(在豆子里干什么呢)……摸了一下(天啊,村长是个大流氓)……情况(唉,原来是在看豆子生长的情况)……关于……毛草比豆子还高的问题……最后……”话语间要有一些悬念,钩起孩子们的好奇心。几回之后,王老五再讲村长和妇女主任的段子,孩子们会一哄而散。王老五急了,抓住一个孩子的胳膊,喊,“这回有新段子了!这回有新段子了!”孩子们重新聚来,发现王老五还是那些陈词滥调之后,又会作鸟兽散。王老五站在树底下吹胡子瞪眼睛,抓到一个跑得慢的,把书包抢过来,让孩子回家拿东西换。过了一会,孩子拉着大人的手,找过来,斥责他。王老五死不承认,把书包丢给那孩子,说,“我是逗他玩……你们还当真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