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相思鸟——第十二章 情逝  

2010-10-18 01:34:48|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思鸟——第十二章 情逝


致眉子的十四行诗

第十二首


我轻轻拨动了爱的琴弦,
对着月亮与缠满丝藤的小径,
久久呼唤着你的芳名——
亲爱的恋人啊!快走来吧!
我们相约的小径!
怎么能按住这心跳?
像五线谱上的音符,时而低缓时而高调。
你的舞姿我的思潮,
在幽美的旋律中紧紧拥抱。
跳吧,这欢乐的恋心,
舞吧,这窈窕的美姿。
星星睡熟了,上弦月已落下,
爱呵已疲倦地沉醉,
何时能醒来呀,除非弄断弦子?!

夜为白天罩上了黑色的面纱,一切回归安宁,一切回归自然。眉子在温和的灯光里睡去。我轻轻为她盖好被子,再看了她一眼,悄悄离开,到隔壁的床上休息。我想起了眉子今天的兴奋,心情更加愉快。想起了她的热吻,脸上犹在发烫。想着和她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想着眉子康复后,欢天喜地,拉着我的手,告别医院的人员,走出医院,沿着海边走到一个美丽的小岛上,举行了我的婚礼……我微笑着睡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见眉子喊我的声音:“陆平……陆平……”。

我睁开了眼,想听一听这声音是不是在梦里。“陆平……陆平……”这声音是从眉子病房里传出来,带着痛苦与期盼。我一骨碌爬起来,打开灯,穿上鞋子便来到眉子房里。是眉子在喊我。我走过去,眉子抓住我的手,我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我看到她呼吸急促,眼里含着眼花,她喊我的名字时有些吃力:“陆平……我痛……我痛……陆平……”

我慌了神,双手握住眉子的手说:“眉子,你怎么了?哪里痛?”

眉子指了指胸口,说:“平儿……平儿……我怕是不行了……”

我惊慌失措,“眉子,你要坚持住!我马上去叫王医生,你等着……”

我去王医生的房间,她这几天一直住在医院,时时关注眉子病情的发展与海外传真。我敲响了王医生的房门。

“王医生……王医生……我是陆平,眉子痛得很厉害……”

屋里的灯亮了。不一会儿王医生扣上外衣的扣,从屋里走出来。“陆平,眉子怎么了?”

“她说她胸口很痛,您快过去看看吧!”

我们来到眉子床前,眉子再次抓住了我的手,嘴里喊着:“我痛……平……救我……我痛……”

王医生把手放在眉子头上,稍候,就说:“陆平,你先照看着眉子,我去找值班大夫!”说完迅速走出门口。

不一会儿,两个年龄很大的医生和两个年轻的护士匆忙走来。一个医生拿着试听器在眉子胸口试听,另一个医生给她打了一针,眉子还是痛苦不止。

“快,快,换吊瓶。”年轻护士很快把一瓶新药换上,眉子渐渐缓和了呼吸,额头上冒出了很多汗珠。

“你们几个在这里看着,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们。”老大夫向那两个年轻的护士说。她们答应着,王医生和那两个老大夫就出去了。

眉子还是不能安静:“水,水……陆平……”

一个护士把一杯水递给我了我,我用小勺给眉子喝了两口,眉子因痛疼险些把水杯打翻在地。

“陆平”,眉子努力地挣开眼睛,对我说,“给我讲个故事好吗?”

我点了点头,想起了格林的童话《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就握着眉子的手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王国里,国王和王后在宽敞的温暖的宫殿里坐着,窗外漫天飞雪,王后被迷人的雪景陶醉。她幻想着自己能有一个皮肢白里透红,头发像乌木一样黑的女儿。不久,王后果然生下一个女孩,皮肤确实白里透红,头发又黑又长,王后就给她取名叫:“白雪公主”,但没过多久,王后就生病死了。

第二年,国王又娶了一个美丽骄傲的女人为王后。新王后生性妒忌,绝不允许世界上有比她更美的人。她有一面魔镜,每次照镜子时都要问:“全国的女人谁最美?”

魔镜会告诉她,“全国只有王后您最美!”

王后听了很高兴,她知道,魔镜从来不说谎。

白雪公主长到七岁的时候,出落的像天仙,比王后还美。王后又像往常一样问魔镜,这回魔镜告诉她:“在这里房间里你最美,但白雪公主比你还美。”

王后听了非常生气,从此,她看到白雪公主就心里难受,日夜都不得安宁。

终于,有一天她喊来猎人,对他说,我痛恨那个继女,你把她带到森林里杀死,把心、肝、肺拿回来。猎人把白雪公主带到森林里,并没有杀死她,放走了白雪公主,只捉了一头小野猪,取出心、肝、肺回王后那里交差。

白雪公主独自在森林里,心里很害怕,走了很长时间,发现一栋小房子,便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陈设都很小,但非常精致,小桌子上面铺着白布,上面放着七个小盘子,还有杯子、刀子、叉子之类的用具。但她又渴又饿,就把盘子里的面包和蔬菜均匀地拿出一点吃了。她觉得太累,就在床上睡着了。

天黑的时候,主人回来了,他们是七个小矮人,每天在山里干活。她们点上灯,发现屋子里睡着一个漂亮的女孩,都惊叫起来。他们很高兴,没有打扰她。让白雪公主安静地睡了一夜。”

讲到这里,我看了看眉子,眉子正用眼睛看着我:“陆平,快讲呀?后来呢?”

“后来呀,白雪公主每天都和七个小矮人生活在一起,给他们烧饭、铺床、洗衣服、打扫房间,一切都料理得井井有条。后来王后又问魔镜,谁是全国最美的女人,魔镜又告诉她在七个小矮人家中有个白雪公主比你还漂亮时,王后心里非常恼火,这次她决定亲手杀死白雪公主。

她装扮成卖杂货的老太婆,来到小矮人家门口,把白雪公主骗出来,用一条彩线勒在白雪公主的脖子上,直到白雪公主不再挣扎了才回去。七个小矮人回到家,把白雪公主救活了。王后回到宫中,又拿起魔镜来问,镜子又告诉她白雪公主还活着,而且比她更美丽。王后非常生气,又扮成老太婆来找白雪公主,白雪公主听了七个小矮人的话,没有放王后进屋,王后又用好看的木梳把白雪公主骗出来,用木梳把她杀死。王后走了,小矮人回到家把木梳拿开,救活了白雪公主,再次叮嘱,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进来。

王后再次问魔镜,镜子依然告诉她白雪公主比她更美丽。王后气炸了肺,发疯似地来找白雪公主,并用毒苹果骗她吃,白雪公主只咬了一口,就倒地而死。

七个小矮人回到家,想尽了办法救她,但白雪公主也没有活过来。他们为她准备了一口透明的棺材,放在山上,轮流看守。白雪公主在棺材里躺了十年,样子像是沉睡,面色白里透红,长发又黑又亮。有一天一位王子看到了棺材,并想把它买下,小矮人不同意,但王子一再肯求,希望能永久地看到白雪公主。矮人们觉得王子很忠诚,就把白雪公主送给了他。在抬棺材的时候,棺材撞在树上,白雪公主受到震动,嘴里的苹果掉了出来,她又活了。”

眉子听到这里,脸上浮现出迷人的微笑:“陆平,快说,再后呢?”

我又说:“再后来王子爱上了白雪公主,并娶了白雪公主作妻子。”

“还有呢?”

“后来老国王和王后为王子和白雪公主举办了世界上最隆重最热闹的婚礼,邀请相邻的国王和王后作为佳宾,那个可恶的王后也来了,并知道现在最美丽的女人是王子的新娘。她发疯了,直到她最后死去,而王子和白雪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一直白头到老。”

眉子听得入了迷,我的故事都讲完了,眉子的心思还在格林的童话里,没有出来。我说:“眉子,你醒醒吧,故事已经讲完了。”眉子这才恍然大悟,惹得我们几个人都笑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眉子在痛苦中睡着了。我和护士们都不敢离开。没有过多久,痛疼又把眉子从睡梦中惊醒,眉子全身发抖,她用眼睛看着我,手一直没有松开我的手。

“眉子,你怎么了?”

眉子挣扎着坐起来,强忍着泪水,有气无力地对我说:“陆平……我怕是不行了……谢谢你,谢谢大家……谢谢那些相念我和帮助我的人……陆平……抱紧我……”她断断续续地说着。

我抱着眉子,感到心在痛。嘴唇颤抖着说:“护士,快去叫王医生来。”

一个护士跑去把王医生和另外两个大夫叫来。

眉子看了她们一眼,努力地挣着眼睛,说:“谢谢王医生……谢谢大夫,别再为我……操心了……我知道我的病,已经不能治了,谢谢那位为我……献出骨髓的人,我将永远祝福他……陆平,抱紧我,今生能死在你的怀里,我……也就满足了……可是……”我忍不住泪水奔流,周围的人也在擦眼睛。“眉子,你不要傻说了,你不会死,你要坚持住,到明天捐献骨髓的华侨就到了,你很快会好起来的……”

眉子看了看我,再次努力地笑了:“陆平,再读一遍床头的那首诗好吗?”我找到了那首写给眉子的诗——《别再对我说再见》,我的嘴唇颤抖着,克制着痛苦的感受,努力去读:

别再对我说:再见!
再见又将是哪一天?
就这样拥抱着你,
不再分离,直到永远!
斟一杯美酒,
我们在春风里沉醉!
忘记悲伤与痛苦,
忘记烦恼和忧愁,
把一切都忘记。
相思的泪已在春天里流干!
我不能失去了春天再失去你!
你是我的阳光!
你是我的雨露!
你是我的知己!
你是我的惟一!
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
就这样拥抱着你,
不再分离,直到永远……

我读到这里的时候,眉子已经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她的眼窝里还留着一滴泪水,她美丽的脸上还留着一丝微笑,她的紧攥着我的手的手慢慢松开,她再没有醒来。

任凭我泪如雨下,任凭我千呼万呼,任凭我心苦心碎,任凭我痛不欲生……她再没有回声。她躺在我的怀里死去。像天际间的彩虹瞬间而逝,像急流里漂浮着的玫瑰花瓣,像大海深处的一朵洁白的浪花。她悄然而逝,如昙花一现,如清烟散尽,如香消玉殒。她离我而去,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等我,而我却无法留住那远去的香魂。红颜薄命,英雄气短,眉子啊,为什么偏偏是你?你孤孤单单,在天际间云游,谁来伴你日夜,谁来为你解愁?你为什么去得这样匆匆,这样心忙?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去登黄山,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去看黄河,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跳舞,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生活,而这些,在你匆匆而逝之后,我将孤独,我将寂寞,我将痛苦,我将思念,我将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想你。

…………

眉子死了。

眉子在黎明即将到的时候死去。

眉子的爸爸来了。雁子也来了。从遥远的西海岸为眉子捐献骨髓的华人也赶到了。许多认识和关心眉子的人也来了。他们不为别的,只为这个生前能歌善舞给他们带来快乐而又美丽、善良、年轻又同病魔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痛苦挣扎的女孩感到惋惜,也只为看她最后一眼。泪水和呼唤都无能为力。

在收拾眉子遗物的时候,我发现了我送给眉子的玩具熊和诗稿,还有奶奶送她的护心符长命锁,小雪纯留给她的快乐娃娃以及她的好友送她的生日礼物和关心她的人寄来的祝福贺卡……在她的枕下还发现不久前眉子写给我的一封信。我拿信的手颤抖得厉害,像木偶一样打开信纸,一看到眉子的字迹,眼睛便变得模糊起来,我含着热泪断断续续地把它读完:

陆平,我的心爱,我的永远的恋人,你出去之后,我感到孤单,感到空空落落,从来没有感到像现在这样,更加需要你的陪伴!

我只希望你快点回来,守在我身边,抱紧我,别再离开。我的周身痛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我知道,你们的一切努力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但我将坚强地活下去,直到最后一刻。

陆平,别为我的死伤心难过,生命固然可爱,但谁又能起死回生?死并不可怕,只是惋惜这如梦的华年与这个美丽的世界,只是惋惜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爱我恋我的人们和我爱我恋的人们……特别是你。

我不能止住我的泪水,它冲开眼睑的堤岸,滴落在纸上,字迹涂改的一片模糊……

我和你,天生注定这次相约,十几年晃然如一梦,太多的泪水,太多的相思,是因为太久地分离,而太多的爱却都不能给你。我和你,缘分已尽,欲有所求,也是枉然。病魔已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我知道,不久,我将离你远去。但我没有想到,死来得这么快。我想请求医生,和你一起去看大海,圆一个梦寐已久的心愿,哪怕只和你呆一天……

等我死后,请把我的骨灰埋在我们相约的那片田野上,我将看到,这绿的青山,这绿的草地和清的河流,是多么熟悉!我将看到你的身影,在我墓畔徘徊……就像我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控制不住我的情绪,开始啜泣,喃喃地念着眉子的名字,仿佛看到眉子依旧站在海边,等待着我与她相约。

陆平,我死后,别为我难过。答应我,为了我们的从前,好好活着!你是优秀的,你是勤奋的,你是正直的,你是天生的。除了我,还会遇到你心爱的女孩,你的生活是幸福的,你的明天将充满阳光,接受我的祝福吧!我惟一深爱的人!我相信你,你会同意我的最后的心愿,你得答应我,好好活着,在天国里我才能得到安眠!

……

我无法再看下去。这海风凶猛地吹着我的脸,凶猛地吹乱了我的头发。海水在呜咽,海鸥在悲鸣,天空是灰暗的,大地一片苍茫。这信被一阵凶猛的狂风夺去,它随着风儿一起飘向大海,一直飘到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

……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从头开始。我和眉子的家人把眉子的骨灰从海滨运回来,在那片田野上立起了眉子的新坟。但我还是不相信眉子永远地离我而去,是的,是永远地离去!

一个花季少女,一个前程似锦、事业刚刚起步、脚下铺满鲜花和掌声的少女,在这样的一个季节永远地逝去,你相信吗?我不想信。眉子还在千里之外的海滨城市呢!海滨剧场每周都在上演眉子的独人舞蹈,充满着青春的活力,洋溢着力与美。

看着眉子的照片让我悲痛欲绝。天哪!这究竟为什么?天哪!你怎么忍心扼杀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上帝啊!你真是有眼无珠,为什么偏偏是眉子?她的死令全镇的人伤心,她的死令所有看过她舞蹈的人感到惋惜,她的死令所有见过她的人感到悲伤,她的死让所有知道她的名字的人流泪,她的死让所有暗恋着他的人无奈,她的死让爱着她的人孤枕难眠,她的死让魔鬼颤栗,她的死让上帝不安,她的死让一切盛开的鲜花羞涩,让万物为之黯然……

我呆呆地坐在桌子旁,斜着脸看着那床沿,那是眉子曾经坐过的地方。那天她来送书,就坐在那里,和我谈了几句闲话后,又抄起一本书,默默地看着……我偷偷地瞥了她几眼,心里热乎乎的。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要眉子在我身边,便是我最愉快的时候。我看着她纤嫩的小手,整齐油亮的柔发,白皙无暇的面颊……直看到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为止。她站起来要走,我却不知道是挽留还是相送,恋恋不舍地送她,直到了门外。目送她走出好远,才觉得眉子的确是走了。

独自走在那条小路上,想起我们手拉手走的影子,想起眉子那羞红的脸,想起那些令人心跳的话语,犹在耳边回响。那是初春的傍晚,小草绿得可爱,小鸟唱着晚歌,小溪在窃窃私语,那一抹夕阳的余辉照在眉子的脸上,是那么楚楚动人,是那么娇柔可爱。我为之心醉,想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幸福的人了,我的所爱是众美之神,我的所爱让所有的女人嫉妒,我的所爱让百花失色!啊!怎能忘记,这初恋的夕阳,这初恋的草地,这初恋的田野,这最初也是最终的恋人!

徘徊在街头的十字路口上,想起我们分手的情景,想起眉子脸上的泪花,想起她向我挥手告别,多少感慨涌上心头。汽车开过来了,许多人下车。汽车开过去,许多人上车。而眉子呢?为什么不上车?也没有下车?她在千里之外的海边呀!在这片田野上,从此再没有见过她。那一次分手呀,竟是永别!谁能相信?谁比我更在意这样的分离?人群纷纷地散开,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这里,期待眉子归来,这是我们的约定,要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迎接她的到来。“平儿!”是眉子的声音。我环顾四周。不见她的影子。“平儿!”还是眉子的声音。但我无法找到她。孤零零站着不动,总想这车上走下来的少女是眉子,其实不是。但我不会看错。但我无法不看错。令我心碎的你呀!

看着这条小巷,常想起那个冬季的晚自习课。这是惟一一条通向我们两家的小路,从学校出来,即使快步走也要走20分钟,而且路灯又暗,又多拐角,又多是天黑风高的夜晚,让我一个走心都跳得历害,总会感觉背后有个人无声地跟着,心里就会发慌,更不要说眉子,自然更怕得要死。每天晚自习后,我总是有意无意地不和同学一起走,眉子也是,要么我等她出来,或她等我出来再走。两个人走夜路心会踏实得多,即使不能肩并肩,或不能挨得很近,只要听见彼此的脚步声。小巷呵,你还能看到那对背着书包在月光下行走的小学生吗?现在已经长大,各自走着各的路。仅仅几年的光阴,物事人非,只余下我一个人冷冷清清孤单而行。

我再次走过眉子的家门,从门缝中隐约地看见院子里的花草树木,看见雁子的身影,看见奶奶的身影,看见眉子的父母的身影,惟独不见了眉子。多么希望眉子能从中走出来,可是,这一切都是幻想,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即使一百年一千年之后……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