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相思鸟——第四章 来信  

2010-10-21 01:15:10|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思鸟——第四章 来信


        致眉子的十四行诗

第四首

譬如爱情是一张渔网,
那么我们便是河里游戏的小鱼,
这网从天而降,我们束手就擒。
而干涸的河床上怎能有生存的希望?
爱情不是蛋白质、蜂蜜糖浆,
它能使人们奋发向前,
也能使人们坠入深渊。
但鱼儿怎么能离开水?
这是它惟一生存与成长的命脉!
一旦小河干涸,面临着就是死亡,
小河不是久留的圣地,
要加足劲儿奔向湖海。
我总想挣扎着冲破这张网,
一见到你温柔的目光,便成了网中之鱼。

    大清早起床洗脸,忽听门外有邮递员喊我的名字:“陆平!陆平!来拿你的信!”

我很惊异,到门口接过信,刚说完“谢谢”,邮递员骑着他那辆绿色邮车,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忙看信封,是眉子寄来的!心里很激动,拿信的手都在颤抖。轻轻撕开信封的一边,拿出信纸,打开来看,眉子绢秀的小字跃然纸上:

陆平:

你还好吗?转眼半月有余,你在忙些什么?我答应你一到海滨外婆家就写信给你,可怎么也写不下去。那天你送我到车站,我们谁也不多说一话,你默默地站了很久,一直站到汽车开动,你向我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望着你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有多么难受!车行了一路,我的泪也流了一路,也许是从小没有出过远门的缘故,很想念奶奶、爸爸、妈妈、雁子姐姐和陆羽姐姐,然而,更多的想到的却是你。我知道你也很难过,但分手是必然的,也是暂时的。

外婆家住在离市区有15公里的海边,坐在院子里就能听见海浪的声音。海滨很美丽,像个北国的女人,风情万种,热情大方,用她宽广的胸怀迎接所有喜欢她的人,而我像只折断翅膀的天鹅,内心有无限哀伤。

到了外婆家又拿出你临行时给我的信,反复地读,像是一遍又一遍地和你谈话。你英俊迷人的双眸,时刻不离我的思维,心一千次追问的是同一个问题,伤别离,为什么偏偏是你我?心一千次呼唤的是你的名字,陆平,我有多么想你!

外婆的身体非常好,让我惊讶她这样的年纪,又独自孤住多年,身边又常无人照顾,能无忧无愁,用一颗平静自然的心对待生活,真是难得。外婆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成家立业,隔三差五来看外婆,而外公早在八年前就去世了。所以,除了儿子女儿回家,其它时间外婆家总是很安静。外婆在家养了满院子的花,夏天里百花争艳,仿佛走进了植物园,有许多花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外婆很喜欢我,跟我说了许多妈妈小时候和我小时候的事,像听故事似的让我着迷。陆平,真希望有一天你也来海滨,来外婆家度假,让你也过一回神仙般的日子。

没事的时候,我和外婆就坐在院子里,她手里摇着蒲扇,天正是中午,院子里惟一的一株树是开满红花的合欢。那极茂密的花束与枝叶正好为我们遮挡着中午的阳光。我喜欢这株树,它灰褐色的树皮很光滑,小枝带着棱角,那羽毛似得叶片是对称的,白天张开着,晚上叶片会双双合拢,真是神奇!要知道它还有另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夜合树。它鲜艳的粉红色绒花像孔雀头上的羽毛,一朵朵开满树的枝头,如其说是树,还不如说是花,是一棵高大开满鲜花的花树。我很喜欢这种单一的小院,幽然干净,而不像城市里那些杂院,又挤又乱。这里比阳台舒适得多,既能接爱凉爽海风的轻拂,又能隐约听到潮来潮往的浪韵。

乍来的时候,像是到了蓬莱仙境一般,很有些过着神仙的日子的感觉呢!

外婆在我的记忆中是空的,可是爸爸妈妈硬是说我见过,大概是在我过第三个生日的时候外婆来看我,妈妈还说我被外婆带来的那些多彩的贝壳恋住了,哭着怎么也不肯离开外婆怀,孩提时我是否那么可爱,实在无法记起了。后来是上了学,忙得再没有空来了。而这一次,居然有很多机会来看外婆,虽然值得庆祝,却怎么也不如上中学时我们一起去远游时的心情。

走吧!我喜欢一个人在大自然中无忧无虑地生活,可是,当我真得远离了生活过18个春夏秋冬的故土时,好像失去了什么。后来仔细一想,你猜是什么?原来是自己的心儿不见了,她被一位英俊的可爱的让我时时思念的人儿偷去了……这人儿就是你呀——陆平!

哦,陆平,平儿,我的梦中的小哥哥!

容我在这海的一角,用一颗少女纯情的心,轻轻地呼唤你的名字吧!你是这样让我牵挂。除了爱,我还能给你什么?而现在,除了相思,心空空如也。

爱原本是两颗心的结晶,原本是两个人共同的追求,彼此永久地厮守,是没有终点不知疲倦的马拉松,是真诚的信赖,是无私的奉献,是苦苦的相思,是甜美的幽会,是默默的祝福……

然而,人在两地,天隔一方,连爱也不能完好地献给你了。如今,除了默默地祝福,剩下的只是苦苦的相思了……

亲爱的平儿,我多想变作一朵白云,飘到你的身边,化作一阵细雨,撒遍你的全身,让我的所有都融入你的身心。真想是原野上的一缕轻风,为你送去一阵清爽;真想是七彩的阳光,为你(一个人)送去一天中新鲜的开始、辉煌的结束与快乐的时光,让你的每一天都在幸福中度过!啊,那该有多美!那该有多好!!可是,当几滴清凉的雨点落在肩头,使周身打一个颤栗,才知道这一切只是幻影,都是幽梦,唯有这夏日的闷热与燥鸣的蝉鸣,提醒我,陆平,你远在千里之外。

……

天生已经注定了我的这次漂泊,虽然是在美丽的海滨,虽然是在艺术的殿堂,虽然是在老师的鼓励与同伴的羡慕中长大,虽然离故乡千里之遥,虽然离开家不过半月,但离开了你,一切都让我感到遥远又漫长。我像孤独无知的孩子,在这茫茫的天海间度着我的浪漫,为了所谓的舞蹈艺术,为了所谓表演天赋,我再次感到孤单无助,平儿,只有你才能来救我。

我是多么喜欢海呀,这海像人一样,喜怒哀乐,无不在浪起潮涌中表现出来。多么渴望我们的爱情如这朵朵浪花,纯洁,雪白,一尘不染,永无休止!我站在沙滩上,等待一个高大的凶猛的充满无限柔情的浪把我吞没、卷起,一直卷进深深的深深的深不见底的海水里……

相信我吧,亲爱的!千种情里,唯有你最使我痴情;千个梦中,每一个梦都有你。你肯用心叫我一声“眉心”吗?像孩提时那样,叫一声“眉心”,拉着我的手,去田野,去小河,去大山,玩个昏天黑地,不知归宿,让家人为我们担心,并加以指责。而这次,你却没有了童年时的勇气,当我们的恋情在广庭大众中传开,当父母们加以阻挠,当我们在受到指责时,我们都没有了勇气来阻挡这场风云突变,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是对的,如果是,那么我们就是错的,如果我们是对的,那么他们就是错的,而他们却没有认错,我们也没有反抗。事到如今,我只能在这海的一角,聆听你的呼唤,好像今天的我不再是昨天的我了,好像昨天的“眉心”与今天的“眉子”是两个人:一个是天真的活泼的无忧无虑的孩子,一个是沉默的文静的多思多愁的少女了。

外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午饭做好了,叫我去吃,我只好去了。但我在想,明天,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去做?我又该如何去做……

哦,平儿,如今你在哪里?是和我一起共赏一片蓝天吗?是和我一样站在高大的合欢树下静静地想我吗?哦,我却在想你想你想你,你的名字已被我用期待的目光刻在了那棵树上,深深的,流着相思的泪……

痴心的眉子   

匆匆于海滨外婆家小院

我仔细地把眉子寄来的信读了十遍,把信上的每一个字都印在了心里。但无法掩盖我想念眉子时的痛楚。总之,自从收到眉子这封信,心情才好了许多,但不知道为什么,时间都过去一个月了,给眉子的回信还是没有写成,而写费的信纸已堆满了墙角。

我无法静心地坐在桌子旁,一个人向田野走去,远眺满山的绿和整齐的白杨立在小路旁,还有碧绿的草地和石缝中倔强地开着的小花,觉得人和自然界中的植物是多么不同,为什么人会有思维、有爱、有恨、有情、有意、有真、有假、有分离、有悲伤、有忧郁、有喜怒、有哀乐……为什么不能像小草一样安静地生长?我想直着嗓子高喊,可又怕别人说我有病,便躺在软软的草地上,看着高深莫测的天空,看着天空中飘移的白云,看着西天隐隐显露着月亮的影子,脑海一片空白,好像这世界除了自然和我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刚刚开始。脑子沉沉的,夕阳的余辉照着我的脸,有点痒。就在我睡意朦胧之时,一双女性的手把我拉起来,这手极白净,软软的,暖暖的,像眉子的手。她拉起我使劲往前跑,我也跟在她的身后。她的头上也包着粉红色的轻纱,穿过轻纱隐隐地看清半张白的脸,极像眉子那张瓜子脸的侧面,长长的飘带也拖在草地上,那飘带和裙裾像纱一样在风中飘舞,像来自天上的宫女。我心里空空的,想是眉子回来了吧?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去车站接你呀?噢,是想给我个惊喜对吧?眉子真像个小孩子,总也改不掉小时候那爱玩闹的习惯,这片田野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熟悉啊,它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它最能证明我和眉子是天生的一对。我跟着她跑出了很远很远,直到看不见村庄的影子,也听不见鸡鸣犬叫的声音。前面是茫茫的像荒原一样的开阔地,天色已暗下来,我心里有点发慌,大声喊眉子的名字:“眉子!眉子!快停下!你这是带我到哪儿呀?!”可她像没有听也我的喊声似的,断续往前跑。我想扯掉她的头纱,想看清她的整个脸,但纱巾在风中乱舞,手怎么也抓不到。我急了,想停下来,可腿脚也不听使唤,还在一个劲地往前跑。这腿脚像不是长在我身上似的,我有点沮丧,像要哀求眉子的样子,可又无可奈何。忽然,前面有段悬崖,有十几丈高,下面全是海水,我急忙双手拉住她的胳膊,企图让她停下,可是她的力量太大了,无法拉住她,她连同我一起掉下悬崖……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这下可完了,眉子呀眉子,你这是为什么呀!?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你对我说呀?哪怕你打我一顿也好,为什么要走向这不归路呢?唉,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又有什么好怨得呢?我紧闭眼睛,等待那一声巨响,等待着与死神地接吻……这时我感觉那双软软的暖暖的小手正脱离了我的手,尽管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无法再抓住那只手,她比我以更快的速度滑向深渊,那轻纱一样的丝巾挡在了我的眼睛上,我再次大喊着眉子的名字,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心欲碎,在我抓住那条丝巾像抓住一根救命草一样时候,我猛然从噩梦中醒来,这时天色已晚,夕阳早已落下西山,轻雾迷漫,露水湿了草地,月亮伴着星星们在夜空中闪动。我泪如秋露,匆匆向家中走去。

回家的时候,我想躲开母亲,但母亲还是把叫住了,问我干什么去了,也不跟家里人说一声,这么晚才回来。陆羽也对我说,娜娜来过了,在这里等了你半天,也不见你回来,就走了。我说没干什么,只是去草地上转了转,可她们不信,陆羽说天都这么黑了,你提着灯笼转来着?我无法跟她们解释,想回屋里去,母亲又说,又干什么去,饭菜都凉了,赶紧吃饭。我只好坐下来吃饭,但我一想起娜娜来过就吃不下去饭,我不喜欢她来,她为什么偏偏要来?只要她一来,这一整夜都不能让我安宁,我讨厌她!

晚上我果然就没有睡好,眼前总有两张女人的影子在眼前晃,一张是娜娜的脸,清宫老太后似的,还冲着我笑,欲赶也赶不走;另一张是眉子的脸,沉默不语,欲留也留不住。辗转反侧,一直到天亮才昏昏然睡去。

这几天总是帮着家里干活,父亲抱怨说我从小就不干活,而自己却每天累死累活养着这个家,本希望这家里出个人才,可上了十几年的学,连大学也没有考中,我看这书今后就不要念了……我心里也很内疚,也知道从前家里的活都是父亲母亲姐姐干的,都是为我,希望能有一天学业有成,也不辜负全家人的一片希望,但我还是令他们失望。我不能再说什么,只有拼命干活来补充从前的懒惰与不足。但我无法面对这样一个现实,社会对所谓人才的有限的选择,而余下的那部分人就一文不值吗?就将继承先辈们面对黄土地忙碌一生而一无所获的足迹吗?就将等待着命运对自己的判决而丝毫没有新的选择吗?就将让贫穷与愚昧伴随自己一生吗?……多么可怕!多么悲哀!命运对每一个人为什么如此不公?他们并不是生来就富贵!但你不能懒惰,但你又无法摆脱环境对你的制约。假如你生在城市,你将受到良好的教育和修养;假如你生在山区,连课本的钱都无法交齐,又谈什么未来与明天?也许这一生都走不出眼前这一座山川;假如你是皇帝的儿子,那么在你很小的时候,就会受到很多人的关心、爱护;假如你是乞丐的儿子,不但你没有吃饱的权力,甚至连生存的权力都是那么渺茫,还说什么理想与追求?假如的事情还很多,但不能没有希望和梦想,并为之奋斗,决不放弃每一次机会。我也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在走向成熟的十字路口上,把握命运是多么艰难。想和做的事时常事与愿违,爱与不爱总是这样阴差阳错。我有些自卑,越来越觉得眉子和我的距离渐渐地远去,我无法去缩短它,像身陷泥潭而不能自拔,任其发展。

写给眉子的信依旧压在了我的床头,我无法向她说清楚我的思想,我像等待戈多一样等待明天,无聊的不仅是同学的聚会,母亲的叮嘱,父亲的唠叨,还有电视剧的冗长,电影的色情与暴力,报刊的千遍一律,劳作时的单一与重复。我想找一位知心的朋友说说话,可谁又能理解我的内心?眉子吗?她已远在千里之外,信件无法言表我的孤独与空虚;好友姚鹏吗?他正刻苦攻读,备战高考;我想起了许多死去的人,想起了诗人雪莱的死,朱湘的死,拜伦的死,志摩的死;也想起了李白的死,杜甫的死,苏试的死,屈原的死;想起了作家老舍的死,海明威的死,鲁迅的死,托尔斯太的死……我想起了英雄项羽的死,张飞的死,关羽的死,孔明的死,文天祥的死,谭嗣同的死……我想起有一天我的死,将是怎样悲烈?当然,我知道年纪轻轻就想到死是很消极的表现,但我无法掩盖我内心的真实,我欲将走向辉煌也将走向灭亡,我心中的欲火所燃烧着的是对昨天的逝去、今天的虚无与明天的漂渺的烬灭,我期待爱对我的拯救,而我的所爱却在遥远的千里之外……

邮递员又在喊我:“陆平!陆平!来取你的信与包裹!”

我收到了眉子寄来的一个小盒子和第二封信,我先打开信看:

陆平:

你好吗?八月末写给你的信收到了吗?如果收到了,为什么不给我来信?如果没有收到,这一封信将是我迟迟的慰问,有祝福,有思念,也有为你的祈祷,祈祷你的每一天都快乐,每一天都有新的收获,并永远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为我的关心、爱护与帮助。

雁子说自从我离开家以后,你再也没有去过我家,雁子有一次去找你借书你也不在家,你每天都去图书馆吗?最近又看什么新书了?希望你能来信告诉我。

我知道我们的分离是短暂又漫长,对你的思念一刻也不能忘,你的影子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欲牵你的手儿也是不能。晚上月光照进窗子,疑是玉人来,醒时泪满襟。夜里常常用被子蒙住脑袋,抱着聪聪睡到天亮(聪聪是你送给我的玩具熊,是我给它起的名字)。

在外婆家中住了半个多月,我就去了艺术学院报道。学院坐落在市西郊的一片空地上,不很大,但出门就是大海,景色很美。刚一到学院里,各方面都不习惯,看着什么都眼生,总想起中学里的校园,艺术班的舞台、老师和同学,还有在家里的一切。宿舍是一座四层德式洋楼,我们新来的女学员都住在三楼,每四个人一间的房子,我在最里面靠近窗子的地方,床头放着临行时你送给我的玩具熊和那几本书。一有空就看书,想你的时候就打开盒子让玩具熊在床上慢慢地爬,不过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聪聪,因为它看起来总是笨笨的,所以我希望它变得灵活聪明起来。陆平,你说这个名字好听吗?每当看到它,就想起你,像站在眼前,思绪就平静了许多。

常常面对着海,孤自坐在裸着身的光滑的雕石上,想起远方的你,心跳的感觉像我初次站在大海边一样,令人兴奋。风吹起我的长发,摆动着花的衣裙,双手捧着生日晚会上你写给的十四行诗,每次诵读,泪都会悄悄地滑落……

夕阳落下山去,我沿着沙滩缓缓前行,雪白的浪花亲吻着我的腿脚,清凉的海风轻拂着我的面颊,远航归来的船渐渐驶进了港湾,多情的海鸥在我四周飞旋,好像对我低语,我却不知道要对它们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些什么……

哦,多么迷人的海滨,多么开阔的视野,这里的海竟比我梦中的海完全两样,原想这海浪会怎样的澎湃,现在却像少妇一样安详。天海之间,我是这么渺小,心却因天海而开阔。那只凌空的鸟,在自由地飞,自由地唱,我的心渴望凌空,渴望自由,渴望像鸟一样遨游天庭!

去远方,特别是陌生的地方,你会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尽管旅途是难行,是孤单,是寂寞,是微微的酸楚,可是,有陆平如此虔诚的祝愿,即便走到了天之崖,海之角,已再不会感到孤寂。

我是这尘世中长大的女孩,阳光给予我温暖与抚爱,绿水给予我柔情与和善,四季风给予我秀丽与芳香,五岳石给予我坚韧与信念——却不是你笔下的玉女,梦中的百合。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期再相遇了,你猜我能告诉你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相遇了,我猜你会对我说些什么?

如果世上的事情都是偶然,那么我们今生的相识决不是遗憾!

如果把事情说糟了,我们永远都不再相见,又会是怎样一种遗憾呢?

哦,今夜朦胧的是我的心,今夜朦胧的是天中的月,今夜看不清月中的玉兔与桂树,今夜辨不清银河边上那双遥遥相对的辰星,虽然无语凝视,相守亿年,彼此的距离依旧没有改变。

陆平,你让我想起那首小诗:

今夜细雨无声

叶落满地秋晚

无语满腹心事

谁来与我同诉

一生一世的知己

惟有你

是的,一生一世的知己,惟有你——陆平!

开学典礼之后,便进入了紧张的学习之中,文化课变得不很重要,表演课却越来越多,教我们训练的有两个教练,一男一女,每天学习和训练的时间都很长,所以时间也很紧张,不过每周都有两天的休息时间,除了看书就是给你写信,再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到海边看海水、军舰、渔船、红色的岩石以及沙滩上那来来往往的游人。总之我在这里各方面都很好,不知道你每天都干些什么?

陆平,你不用很悲观,这次既然高考落榜,就可以痛痛快快玩一段时间,把自己放松一下,然后再去复习,明年还是可以考的,何况有那么多落榜生,也不止你一个。好了,陆平,我不多说了,希望你能坚强些,像平日里你鼓励我那样。

我为你买了一个八音盒,盒子里有一个小木偶式的芭蕾舞蹈演员,音乐是施特劳斯的小夜曲,如果你想我了可以看看它,就像看见了我一样,希望你能喜欢它。

不再多说了,祝你快乐!

爱你的眉子   

十月十二日匆匆于午夜

看完信,我打开了那个精美的包装,里面露出了更精致的丝绸金线装裱的小盒子,打开盒盖,施特劳斯的小夜曲就从里面飘出来,平面境上的小天鹅似的芭蕾女旋转着,它是那么小巧玲珑,羞涩的面庞,红红的脸蛋,黑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雪白的舞裙像在风中飘……多么像眉子!我想有一天眉子能站在舞台上表演,像天鹅,像蝴蝶,像蜻蜓,像小鹿,像百灵,像孔雀,像金丝鸟,像风,像火,像一切美得充满青春活力的东西一样,她的美与她的舞都将迷醉所有的看客!

我还是不能写完那封信。但我更理解眉子远在他乡的心情。我在一封明信片上写了一首短诗,一个礼拜之后才将它寄出,我不知道眉子收到后会怎么想,诗的含意她也许能看懂,或许连一句也看不懂,但我却不知道她思念我比我思念她更情真意切,更惊心动魂,更刻骨铭心。

两个月后,眉子又写来一封信:

平儿:

令我朝思暮想的平儿,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你的只言片语,尽管如此,还是让我兴奋了好几天,我反反复复地吟读你写的那首诗,总是不能理解其内含。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不好对我讲,也不用绕一个圈子,像走进你设好的迷宫,我看不懂!真的看不懂!我不懂这几句诗的意思:

云儿走进雾里
雾躲进山里
云儿看不清山的面目
迷失在自己的幻影里
云儿寻找梦的影子
梦也被雾笼罩着
云儿独自哭泣
梦醒了
梦也在哭泣

甚至不知道云儿是我还是你,如果云儿是我,那么你是雾吗?如果云儿是你,那梦又是谁呢?告诉我好吗?平儿!

平儿,雁子来过几封信,有一封信提起过娜娜,并说娜娜有一天来找雁子,对雁子说怎样怎样喜欢你,并说在不久的将来定下你和娜娜婚事,这是真的吗?如果这是真的,平儿,你不用瞒着我,你可以直接来信告诉我,告诉我你已经不爱我了,我也不会蒙在鼓里,活在雾中……

平儿,如果有比我更好的女孩,比如像娜娜,就请你把我忘记吧,我是这么渺小,如同大海里一条鱼儿,如同天地间的一棵小草!

平儿,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不管娜娜出于什么目的,爱是不能强求的,爱是两相情愿的,但我想爱的明白,爱的清楚,我不懂的什么云的哭泣梦的哭泣。我相信爱是一种缘份!有时候你越是强求,它离你越远,像我,也像我们,相思重重,却又在千里之外……

平儿,让我们各自珍重!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我还是原来的我,我会永远祝福你!

……

我再无法看下去。我忍无可忍,又是娜娜!娜娜为什么要对雁子说这样的话?娜娜,我恨你!我诅咒你!你以为我对你的客气就是喜欢你,爱你吗?你以为我不喜欢你你用谎言就可以促成我们之间的事实吗?你以为我不喜欢你不爱你你死缠硬磨就能改变我对眉子的爱吗?可笑!可笑!实在可笑!她得不到我的爱是痛苦的对吗?而我得到了她的爱将比她失去我的爱的痛苦还要痛苦。爱与被爱同样让我无法理解。

    我决定给眉子写信,向她说明白我的心意,关于我和娜娜之间的事纯属乌有,并请她原谅我的自卑,我还和从前一样爱着她,期待她的归期。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