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相思鸟——第一章 情书  

2010-10-21 01:32:34|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思鸟——第一章 情书


致眉子的十四行诗

第一首

我的爱像一只夜莺,
它常在田野的小径上孤自徘徊,
它常飞翔在凄凉的月光下,
向月亮和星星苦诉衷情。
有时候夜深人静,
它就会悄悄地飞到你睡房的窗下,
借着月光偷视你静谧安睡的姿态;
有时候夜幕降临,
它就会飞上你家门前的高柳轻轻歌唱,
那些谁也听不懂的歌谣,
就是我默默向你奉献的心曲。
每一次飞到你的身边,
总得不到你真挚的抚爱,
它又会悄然飞回,锁进我的心底。


第一章  情书

眉子:

夜又一次降下帷幕,温柔的风轻拂着绿叶,丁香花不知什么时候开了,馨香幽然飘至,我沉浸在淡淡的花香与静默的忧思里……

我曾经读过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告诉过我什么是纯情,什么是真诚!哦,眉子,让我怎么说,让我如何讲,一个倩影从此印在了我的心上!

多少次梦见你的影子,多少次呼唤你的名字,多少次魂牵梦绕,多少次相思成海,心儿徘徊在爱的边缘,总想找个机会,诉说心愿,无奈你像天使一样神圣,像圣女一样高贵,你水一样透明的心灵让我不忍将其搅混,容不得异性丝毫的侵犯。没有谁敢向你示爱,他们只能对你暗恋,却不敢表白。我也一样,恋你多年,却不敢将心事说破,我依旧在爱之外。爱对我来说就一个字——苦。

也许我的鲁莽使你讶异;

也许我所要做的事让你惊奇;

也许你感到心在剧烈地跳动;

也许你在读信的时候唇在微微地颤抖;

也许我把不该说的话说了,使你伤心;

也许我留给你的是许多疑问与迷惑;

也许,也许……

可是,我不能不说,不能不讲,命运的指针已刺痛了的心灵。我如扬帆起航的船,漂泊在寂寞的航线,从溪到河,从河到江,从江到海,日夜漂流,不知何处是我停泊的港湾,何处是我爱的归宿。

尽管风曾经吹落过我的泪水;尽管雨曾经冲击过我的心房,都不能改变我的追求,我的信念!

曾经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尘世中有一方净土,一片绿茵,有一株洁白如玉纯静如水的百合伴着我,可是,尘世啊!竟如此混沌!哪里去寻觅我的知已?!

我在梦的世界中寻觅,彷徨。

秋已去,冬已尽,春难寻;而今信步走进初夏,初夏会告诉我什么?

我不知道。我并不想知道。

可我相信,我会有一个多么辉煌灿烂的七月!在七月里,我要播下一粒种子,一粒纯洁无瑕的种子。她已埋在我心底多年,多么希望在你的心间深藏,并悄悄地悄悄地发芽,开花,结出成熟的果实。

哦,七月,留给世人的梦呀!留给我的将是永恒的记忆!

哦,眉子!你对我并不陌生——你的眼睛,你的芳名,以及你少女的纯情!对我来说是多么熟悉。从小到大,她一直印在我的内心深处,直到有一天,我们慢慢长大,长大,莫名的情绪慢慢发芽,成长,开花,却不知她将来的果实。

也许你的心还在问我,究竟告诉了你什么?可我手中的笔墨却无法将心事说破。

我知道,我不说你也知道。

答应我吧!温柔美丽的女孩!迷途的羔羊在山中回望,不知道家的方向,像我的灵魂。请你为我细心保存——我的灵魂——用心流出的墨迹。它的诉说是这样的无力,它的内心却如火一样炽热。

多么希望能在近日内见到你的来信,哪怕是只言片语,都会令我欢畅。

静谧的午夜里,月亮睡了,星星睡了,你一定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呵!祝福的小鸟,飞出了我的心中的笼子,在你熟睡的窗前飞翔,飞进你的梦乡——为你祝福!


年少的鲁莽的人儿——陆平

匆匆于午夜

我写给眉子的情书,总想找个机会给她,而这个机会却迟迟不来。是的,她是个完美无瑕的女孩,少女的妩媚与天生的娇容,让所有见过眉子的男子心醉痴迷,我也不能免俗,但她的心只会给一个人,正如我的心只给眉子一样。她令我神魂颠倒,痴心枉想,暗恋多年而无法表白。她的美丽绝不是我自加赞美,更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的美是公认的,像天使,清纯、善良、热情、大方。所有见过她的人,如果说不喜欢她,那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谎言,一个是嫉妒。

我承认我过早地暗恋着眉子,不为任何人所知。正因为这种暗恋,使我的学习成绩一坏再坏,最后坏到一败涂地。而眉子的学习成绩从一年级开始就一直名列前茅,活泼好动也是她从小到大的天性,到了16岁之后,她美丽的容貌已无法掩盖,她成了公认的美少女,优等生,班长兼语文课代表。我和她的差距随着年龄的增长已越拉越大,每次和眉子相比,她突出的成绩都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在进入高中之后,眉子被选进了著名艺术家沈小云在学校开设的表演艺术班,但我始终不能明白,著名的艺术家沈小云,为什么要在这样偏远的小镇中学设立艺术班?是因这所中学是市重点中学的原因吗?是因为这里山清水秀吗?或是因为这里地灵人杰?据说明清年间都出过几个美女与怪才。也许这里美女如云,是选拔表演人才的摇篮,眉子就是其中一个。正是从这时起,眉子就和我所在的班分开,到了一墙之隔的艺术家的摇篮里,从此再不能天天见面。也是从这时起,回家的路上再也不见眉子的身影,偶然的相遇,也只是相互微微一笑,就算打过招呼,然后是匆匆擦肩而过。总想下次见到眉子,一定把心里要说的话告诉她,可每次相见,该说的话一到嘴边就停住。多少次徘徊在眉子回家的路上,多少次穿过花墙寻找眉子的影子,多少次失望而归又多少次望眼欲穿。眉子和我的接触越来越少了。我不止一次产生过上艺术班的幻想,并幻想每次学校组织的活动,都能和眉子一起表演节目,幻想眉子还能像小时候一样,和我坐在一起做作业,相互学习,相互游戏……但这些只是幻想,现实是我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坏,和眉子及许多同我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同学的差距越拉越大……正是从这时起,在中学的最后两年里,我学会了写诗与书信,为眉子写了大量的情诗与情书,却因内心的怯懦,没有一封信让眉子看过,也没有让其他人看过,它们静静地躲在我书柜的皮箱内,而书柜外面的锁和皮箱上面的锁只有我一个人能打开。

冬去春来,春雨轻轻地飘落,整个大地笼罩在朦胧的雨气中,泥土的气味和小草的芳香让人感到心旷神怡,看不到人的影子,除了沉沉的雨声,这世界更让人觉得寂静。一个人站在这空旷的田野上,雨点淋湿头发,眉毛和脸颊都是雨水,连衣衫都是湿的,这种感受是别人无法体会的。当然,一个人的烦恼,别人更是无法理解。找谁来倾诉?真心的知心的朋友又有几个?还是让心事埋在心底吧!让万千愁绪,面对自然,寻找一些解脱,让心静下来。这烦恼已不是一天两天,从性别的感知开始,或者更早,它就扎根心底,就一直在寻求,寻求对异性的朦胧的美,寻求对身边的女性的暗恋与选择,寻求对心中的人儿更多的关心与亲近,寻求对心中的恋人之间的距离有所拉近,而不是一厢情怨,是希望她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心有灵犀一点通,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姿式,一件小事,都能让她感觉与众不同,其他人都不能领悟。她像是没有发现我的这些变化,天哪,我不相信,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呀!她竟没有一点感觉?!这让我很失望,让我感到惭愧,越是想在大众面前表现的胜人一筹,机会却总也不来,有时是错过了,有时是表现不佳,即使有她在场,我的表演只是平平淡淡,这使我很后悔,也使我自责。而自己更突出的表现就是能引起她的关注。我观查到她的表情依旧无动于衷,若无其事,这使我很烦恼,在她的面前我已经无计可施,我的幻想与现实相差太远,好时光就这样悄悄溜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如我所愿。烦恼的事一天比一天多,见不到她的身影,心中总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眉子,自从我对爱情产生朦胧的意识开始,她就成了心目中第一个选择对像,她将是我惟一的始终不变的恋人,而我在眉子心中会是怎么样呢?我无法知道。

内心越是狂热,就越无法向她表白,这就是我近来烦恼的原因。每次翻开藏在书柜中的诗歌与书信,总是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镜子默默地读,就好像眉子坐在床边,静静地听着。多少次让我激情涌跃,泪流满面,甚至失声痛哭,而眉子会一点都不知道?我是一个懦夫,没有半点勇气面对她,更没有勇气将这厚厚的心事寄给她,只好一个人面对大山赞美她的聪慧,面对小溪赞美她的歌声,面对田野赞美她的热情,面对湖泊赞美她的柔情,面对天空赞美她的青春,面对白云赞美她的纯真,面对大地抒发我的爱恋,面对太阳表达我的衷情,面对月亮诉说我的专一,面对大自然中的一切景物,诉说这个世纪里我们恋爱的绝唱!是的,也只它们,才是我惟一的知己,惟一的听者。面对这个世界,我感到无奈,因为爱之欲深,痛之欲深。眉子,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的这些表现,你会怎么样?感到惊讶吗?还是感到内疚?感到痴情吗?还是感到悔恨?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因为爱。

春日的暖阳照在脸上,有点痒。我无法控制内心的欲火,在草地上狂喊着,用力挥舞着拳头,来发泄内心闷郁,这是我更加狂躁的表现,有时也会面对青山,高诵我忧郁的诗篇,希望眉子都能听见。

人都是这样吗?孩提时无知无识,两小无猜,可以手挽着手唱歌跳舞,可以在田地里东奔西跑,可以在一起无拘无束,做各种各样的游戏,可以真正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用最真的感知面对一切;一旦长大后,特别是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都会产生一种隔阂,想越也无法越过,对吗?而孩子的情感才是最真执的,长大后,总有些情感无法全盘托出,也许,等到两个人真正相爱后,两情相依,至诚至信,感情才会如水晶样透明,否则永远像雾又像风,让人看不清,摸不着。如果还能牵眉子的手,感觉自然不同,而那双童年的小手已变的洁白而秀美,总有一见就想亲吻的感觉,这种感觉只能在心中枉想,却不能把握,即使童年时牵过许多次,这次感觉完全不同。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分隔的这么遥远而又陌生,即使在眼前也只能可望而不可及?是年龄吧!我们都长大了,都受过教育,不再是那群带有野性的孩子中的两个,并知道从前所做的一切即使错了也没有错,因为那时只是孩子。我不能让满腹情思随风而逝,总要找个机会让眉子知道,这天就在她十八岁的生日。

中学的好时光在这样混混沌沌中结束。接着是毕业考试,毕业典礼,家长会,同学聚会,月光晚会……接着是各奔东西。有信心者继续留校复习,参加迫在眉睫的高考。而这一切,我都像是在敷衍了事,我惟一的目的就是想找到眉子,或同眉子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都令我喜欢。而这一切,眉子像是毫无查觉,和以前一样,偶然的相遇只是莞尔一笑,点点头匆匆而过,谁也不多说一名话,完全忘记了童年时我们像兄妹一样的亲昵。

我无法控制我的感情,特别是在我毕业之后,一个人在家中呆着无事,每时每刻都在想念眉子,偶然去学校复习功课,与眉子见面的机会也不多,我更无心读书,更谈不上什么高考、前程与未来,心思全在眉子一个人身心。

那天我来到校外的小河边,在炎热的夏日里,在那棵老柳树下,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写了开头那封给眉子的信,希望有一天给眉子,向她说明我多年的暗恋相思。写完后,漫不经心地走在学校通向回家的小路上,脑子里胡乱想些什么,手无意间揪下高粱或玉米的叶子,脚踩着杂草,草丛中乱飞的许多小虫,口哨声惊飞了路边觅食的小鸟……一切都是这样美好,回首望去,红色屋顶的学校已越来越远,让人不忍离去,养育我多年的母校在一瞬间变得这样亲切,但这只能是最后一眼。那些天,从这里走出来的学生,有几个能再回到以前座位上,听那些让人心烦的课题?即是有想回去坐坐的心愿,成真的可能已几乎等于零,母亲对每一个毕业生像对待已出嫁的女儿一样,想留也留不住。

走到离车站不远的柳林亭,我站住了,想起了去年暑假,和眉子相遇的情景。那天学校放假,回家时正好和眉子走在同一条路上,道路上也是长满了密密的庄稼,太阳像今天一样炎热,相遇非常简单,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那天我走的比较晚,刚出校门就看见眉子走在我前头,并吃力地提着大小行礼包向前走。这让我感到惊喜,一直和眉子保持着一段不变的距离,眼睛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乱成一团麻。真想走上去帮眉子提行礼,并与她同行,但我没有加快脚步,她的洁白的长裙在我眼前摆动,长头发用红绸子扎成一束,在头上晃来晃去,洋溢着少女特有魅力和青春的活力。到柳林亭的时候,我发现眉子停了下来,将行礼放在路边,坐下来休息。我有点慌,更放慢脚步,只等眉子休息完了再赶路,可我想错了,眉子原来是在等我,偶然抬起头向我望一望,等我赶上了眉子时,才相互打招呼。我问她为什么不走了,是不是走累了,我帮你拿点什么吧?眉子显然不是,她还从旁边的小摊上买了两瓶可乐,一瓶自己喝,一瓶给了我。我却有点累,汗水顺着额头流到下额,背也湿了。眉子也一样,脸色红润,汗流浃背,她把可乐递给我的时候,眼睛含情,面带微笑,羞云在眉目间游荡,激情在内心中奔跑。

“我是在等你,可你像老牛似的怎么也赶不上来,所以就停下来等你……”眉子说。

我感到惊异。心跳如兔,思绪如云,接过眉子给我的可乐时,甚至连感激的话也说不出来。和眉子坐在一起休息,这样的好机会真是不多,原来想,见了眉子后,我该如何如何向她说些心里话,这时刻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是长大后又一次亲密接触,再次领略到她少女的美艳,让我感到惊讶和自责,自责自己有什么理由追求这么一位近乎完美的女孩,是我学习成绩优秀吗?还是家庭条件优越?是我英俊年少吗?还是我们曾经是童年的伙伴?……而我所有的一切是无法同眉子相比的。这让我感到自卑,也让我对暗恋眉子的痴迷感到羞愧,如今站在眉子面前,我能说些什么呢?我甚至有些后悔这次相遇,在眉子心中,我的形象是不是越来越坏了?我还是十几年前那个被她唤作“小哥哥”的小伙伴吗?我还是从前那个在她心中高大坚强的小男孩吗?……唉,现在眉子会怎么想?!

“陆平,自从我到了艺术班后,你变样了,个子长高了,话却变少了,都是学习累得吧?”眉子问我时,我依旧在责怪自己的短处,但眉子的话似乎带有一些挖苦的语气。

“眉子,你的变化就更大了,每一次见你都让我不敢认你了。”

“是吗?是变得好看了还是变得更丑了?”眉子紧着问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太完美了,从小到大她都是在一片赞美之词中长大,我没有任何理由来评说眉子,因为喜欢她,她穿的每一件衣服对她来说都是那么合适,运动鞋是那么洁白,蝴蝶结是那么鲜艳,连书包和包书的书皮都让我感觉与众不同,因为爱她,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那么完美,爱屋及乌,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陆平,这个暑假有什么打算?”眉子又问我。

“就想好好睡一觉,如果可能的话真想去远游一次。”我说。

“真的?到什么地方去?那你可要约我一起去哟!”眉子兴奋地说。

天哪!和眉子一起去远游?我连做梦都想和她一起去,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我赶紧从嘴里迸出一句话:“去泰山怎么样?”

“好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咱们就这么定了!”

眉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热情大方,说出话来又干脆又利落。我用眼睛正视眉子的眼睛的时候,她却稍稍收敛了笑容,羞涩地将眼珠转向庄稼地。就是这次相遇,眉子在我心中的位置再也没有动摇过。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