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春去春又回(31-36)  

2010-10-22 23:56:18|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去春又回(31-36)

三十一

 

大胡子导演拍的这部电演,已经到了结尾,大家都松了口气。雪儿也很高兴,因为再过两天就是她和张峻峰的婚礼,大胡子导演决定在雪儿的婚礼前结束拍摄。杨阳有时候和雪儿演对手戏,他总是很关心雪儿,并对雪儿深感内疚,雪儿若无其事,对杨阳像从前一样热忱,只是一字不提那天晚上的事,也不谈杨阳提出以后的事。杨阳很无奈,常常望着雪儿发呆。

结婚那天,雪儿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做了一个新娘子的发型,打扮得恰到好处。让所有到场的人都啧啧称赞雪儿,雪儿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张峻峰也理了头发,穿上新做的新郎西服,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大胡子导演和全部演员都为他们祝福,并为他们拍摄了婚礼全部经过。九妹笑得合笼嘴,为招待客人东奔西走。许多人在喝酒划拳,推怀换盏,好不热闹。杨阳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闷闷不乐,时而拿眼睛看新娘子。当新娘子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遇时,便很快转移,像根本没有觉察到杨阳的存在。这样一个狂欢的夜晚,许多人都醉了,雪儿和张峻峰更是幸福无比。九妹也是今晚上的主角,成了众人举杯轮流庆祝的一个。

两天后,当张峻峰和雪儿还沉醉在幸福的新婚中,大胡子导演的摄制组已经开始收拾工具,准备回城。临走时,送给了雪儿两万块钱,这是雪儿这些天来拍电演挣的劳务费。雪儿高兴的不得了,因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加劳动,竞是当了一名电影演员,只是尽自己的努力去演一个角色,就得到了这么多的报酬,让张峻峰和九妹都为她高兴。大胡子临走时说,电影完成后期制作,在推向市场之前,有需要让雪儿出面的时候,雪儿一定要去捧场,雪儿满口答应。大胡子又说,雪儿是很有表演才能的演员,希望雪儿有一天,能当一名真正的演员,并承若有相关角色,还来请雪儿去演,雪儿也满口答应了。

杨阳一直想找雪儿说话,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上车时,他给雪儿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表示回城里后,会给雪儿来电话,雪儿装作没有看见,别人看到也不知道杨阳这个手势是对谁做得,又表达什么意思。

几天后,雪儿果然接到了杨阳从城里打来的电话,杨阳问候了雪儿几句话,雪儿一直听着,并不回答什么,直到杨阳说完,雪儿也挂断了电话,又去忙别的事情。

 

三十二

 

八月十八这天,正好是九妹八十八岁的寿日,张峻峰和雪儿为她准备了丰富的寿宴,为老寿星祝寿。神鹿村的老老少少都来为九妹祝寿,九妹显得非常高兴。过完寿宴的第二天晚上,九妹把自己所有的钱,分成了两份,放在身边。又向雪儿要了个雪梨灌头,吃完了后早早地睡下。这一睡直到第二天早晨都没有醒来。

雪儿和张峻峰起床后,发现两人的手表指针都停在了昨天夜里十二点钟的位值,又看看墙上挂钟,指针也指在十二点上不动了。他们以为表里的电池没电了,便起床去九妹的屋里看表,惊讶地发现,九妹屋里的钟表也停在十二点的位值上不走了。雪儿叫奶奶,九妹没有应声。雪儿向前才发现,九妹早已经死了,是昨天晚上十二过后死的。

九妹身边箱子里的钱,是分给雪儿和张峻峰的,两人都一样多。九妹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做好所有的准备,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走的时候,连句知心的话都没有和他俩说。九妹死后的脸上很平静,很慈祥,像是还带着一丝笑意,如同一位女菩萨,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雪儿趴在九妹身上,哭得死去活来。张峻峰也是跪在九妹身边,痛哭流泣,久久不肯起来。

神鹿村的人都赶来为九妹送葬,也有跪下来为九妹失声痛哭的,也有为九妹感到惋惜和默默祈祷的。他们祈祷九妹顺利归入天堂,在那里得到永久的瞑目。

张峻峰和雪儿把九妹的骨灰,埋进了她丈夫吴俊的坟里,这叫合葬。并在他俩的坟前,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九妹和丈夫吴俊的名子,落款分别刻着儿子张峻峰、女儿吴雪儿。
    安葬完九妹的骨灰,张峻峰和雪儿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沉浸在痛苦的思念之中。雪儿的双眼每天都肿得像个两个核桃似得,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张峻峰把雪儿送到医院,整日整夜

守在雪儿身边。雪儿一天天好起来。出院后,张峻峰天天安慰雪儿,照顾雪儿,为雪儿做些好吃得,为她的身体增加营养。病完全好了以后,雪儿也慢慢淡默了对失去九妹的伤感。

他们离开了九妹留给他们的老屋,搬到了旅游区的新家中。日子慢慢回复了平静,雪儿脸上

也回复了从前的丰满。

 

三十三

 

日子本应该回到平静,自从大胡子导演的一个电话之后,雪儿的生活又开始发了变化。

“喂?是雪儿吗?你还好吗?好久没有和你联系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参加拍摄的电影准备在全国公演了!”

“是真得呀?我真为你们高兴!”

“不光是为我们,更应该为你自己高兴。过两天要招开一个记者招待会,你是女主角,一定要参加这天的活动。好了,不打扰你了,明天听你的回话。”大胡子导演说得很肯定,像是命令雪儿一定要去似的。

雪儿很兴奋,跑来和张峻峰商量,去还是不去。张峻峰说,当然要去,既然是雪儿喜欢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再说,最近一段时间,奶奶去世,你又生了一场大病,现在好了,出去散散心,也是一件好事。雪儿就高兴地做了些准备工作,待大胡子导演来电话,就答应明天一早赶往市里,去出席那里招开的记者招待会。

这天到场的人很多,除了大胡子导演和演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之外,雪儿就成了记者追逐的明星。雪儿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场面,自然有点招架不住,尽管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圆满的地解答记者们提出的所有的问题。大胡子导演为雪儿解了围,并夸自己的眼力没有错,大胆起用新人,为这部电影增添了一个新的亮点。

招待会完毕,大胡子导演为大家安排了盛大的宴会和舞会。雪儿因不胜酒力,再加上为雪儿祝酒的人很多,就醉了。雪儿没有参加舞会,被一个年轻人搀扶着走进房间休息。雪儿躺在床上很美地睡了一觉。等她醒来,发现床前坐前一个人,把雪儿吓了一跳。

“姐姐,你不要怕,我是杨阳。你喝醉后,是我把姐姐扶到屋里来休息的。我怕姐姐不舒服,就守在姐姐身边,也好为姐姐做点什么。”

“喔,原来是这样。都怪我不好,当众出丑,让大家见笑了。”

“姐姐不必怪自己,为今天的成功,即使醉了也没什么!”

“现在几点了?舞会是不散了?”雪儿满屋子找表,发现房间里并没有表。

“晚上十二点半了,舞会早就散了一个多小时了。”

“晚上十二点半了?这么说你一直守我的房间?”

“是,我把姐姐扶进房间,就一直守在姐姐身边。”

“喔。太感谢你了。这么晚了,你也该回到休息了。”

“我住的地方离这里挺远得,末班车都没有了。”他顿了顿又说:“这座酒楼里也住满了记者和前来参加宴会的人们。”意思是我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呆在你的房间里。

“你不会想住在我的房间里吧?”雪儿听了杨阳的话,挣大眼睛看着他,语气里有些惊讶与质问。

“如果姐姐不反对的话,哪怕守在姐姐身边,一直到天亮……”

雪儿有点坐不住了,从床上坐起来,斩钉截铁地放大声音说:“这怎么可能,你得马上出去!”

杨阳见雪儿有点急,也不好再说什么,站起来说:“姐姐,你不生气,我这就走。姐姐把关好,我守在门外好了。”

“你去门外也好,去哪里也好,就是不能呆在这个房间里!”雪儿有点生杨阳的气,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像他这样即可爱又可恨的男孩。

“那好,我就守在姐姐门外吧!”杨阳说完,拿了张报纸,打开房间的门,走到门外,又回头看了雪儿一眼,把门撞上。他真得守在雪儿的门外,几张报纸铺在地毯上,用胳膊垫着脑袋开始睡觉。

雪儿走下床,来到门口,反插了上房门的插手。回到床上,和衣而睡。可是,无论是开着灯还是关了灯,都不能睡下。她坐起来,望望门口,想起杨阳睡在门外,于心不忍,想让他进来,又怕别人知道了自己说清楚。既然睡不着,不如让杨阳进来,和自己说说话,打发到天亮算了。雪儿想到这里,就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她看见杨阳肩膀靠着墙,坐在铺着报纸的地毯上睡着了。雪儿用手摇了摇杨阳,杨阳醒了,见是雪儿,忙站了起来,揉着眼睛说:

“姐姐醒了?是不是天亮了?”

“天亮还早呢,你这样坐在楼道里睡觉,会感冒的,不如进屋和姐姐说说话。”

杨阳巴不得进房间,他答应着,收起报纸走进房间。雪儿重新上床,盖着被子坐着,杨阳拿把椅子,坐在雪儿的床前。雪儿问了一些杨阳的家事,又问了一些关于杨阳个人的事,包括他的目前的演员生活和今后的婚姻生活。

“姐姐怎么提起这件事来。难道姐姐忘了?当初我跪在姐姐面前发过的誓吗?我一定等着姐姐,哪怕是头发白了,人也老了,只要姐姐肯见我,我就随时来到姐姐身傍!”

“你还当真了?姐姐当初也原谅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死心?”

“我不和姐姐辩解,姐姐只管好好生活姐姐的,我只管空守着我的誓言。”

“我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好,你为什么这么死心眼儿,不开巧儿?”

“姐姐怎么骂我都不为过。不过,姐姐在我心里是最最好的人儿,即便我做了那么对不姐姐的事,姐姐都原谅了我,让我这辈子都感激不尽。既然姐姐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就不能再有别的人值得我去爱她。虽然姐姐已经结婚,但我知道姐姐的丈夫,年龄比姐姐年龄大一倍还多,想姐姐是可以活过他的,即便到了那时,我再去找姐姐,姐姐还有什么顾虑?”

雪儿听了杨阳的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想,眼前这个男孩,决不是在开玩笑,但也不能答应他什么,因为她已经结婚,在心里,张峻峰即是她选择的,也是她曾经深爱的,即便到了现在,她仍然深爱着她的丈夫。可是,偏偏又出了杨阳,偏偏又和他发生了一件让她这辈子都无法挽回的事。而杨阳又是这样执着,让雪儿也感到内心矛盾起来。

雪儿和杨阳一起聊天,一直聊到第二天早晨,他们才洗了把脸,去餐厅吃完早点,准备今天的会议活动。这次活动,一共两天,除了记者招待会外,还安排了一天这部电影研讨会,说白就是请一帮有名的导演和学者,给他们拍得这部电演说两句好话,让记者通过谋体炒作一翻,再评个什么金奖银奖之类的,扩大影响,自然就扩大了市场,有了市场,票房自然就有了。当然,这也意味着雪儿要在这所酒店里住两个晚上或三个晚上。

会议如期进行。雪儿开始抛头露面,应付所有的人对她的赞美与批评。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又接着对付杨阳,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结果搞得雪儿又困又累,只盼望活动早点结束,好回家休息。

总算到了会议结束了,雪儿也着实地出了一次名。许多报纸上开始出现了雪儿的大幅照片,介绍雪儿第一次参加拍电影就获得了这么好的成果。还不时有导演来找雪儿,为雪儿在另一部影片里做角色,雪儿只好摧辞说,家里还有些事情,考虑考虑以后再说。

雪儿在杨阳的陪同下,来到车站,独自踏上了回神鹿山的汽车。雪儿一路靠在车窗前,想杨阳这向对他说的话,她真有点怕杨阳,怕杨阳这样闹下去,自己不好收场。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一个解决的好办法。

 

三十四

 

回到神鹿山,见到张峻峰,把这几天招待会的情况告诉了张峻峰。张峻峰为雪儿高兴,鼓励雪儿继续努力,将来做一个真正的名演员,雪儿笑着说,我要是成了名演员,现在那些名演员都干什么去?说完和张峻峰大笑不止。

让雪儿担心的事终于发生。张峻峰告诉雪儿,有一叫杨阳的男孩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你要不要给他回个电话?雪儿一愣,说,是原来摄制组认识的一个贫嘴,不去管他就是了。更糟糕的事情还有后头,张峻峰去城里办事时,从街头的报摊上买一份报纸,发现有整篇都是介绍雪儿的报道。当然,最让他们不愿意看的是关于雪儿的花边新闻,说雪儿和一个陌生男演员在会议期间就住在了一起,并形影不离。报上没有提杨阳的名子,而张峻峰已经猜到就是那个一天打三遍电话的杨阳。张峻峰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责怪雪儿,只要是雪儿愿意去做的事,张峻峰都非常支持。

雪儿看到报纸后,脸色都变了,对张峻峰说,根本不像报纸上说得那样,她和那个男孩只是在房间里聊了一夜的天而已。

张峻峰说:“雪儿你不要委屈,哥哥我也不怪你,你只管好好演你的戏,别人说什么都不要往心里去。”

雪儿点点头,继续她的演员之路。有一天雪儿从城里回到家,张峻峰为雪儿做了些好吃的,又对雪儿说:“雪儿,大哥想和你商量点事。”结婚后,张峻峰和雪儿一直保持原来的称呼。

“什么事,哥哥你说吧!”

“有个叫杨阳的男孩,他给我写一封信,是一封他对你爱慕的信。我们通过多次电话,并知道他是一个热情的男孩,非常非常爱你。他对我说,如果可能,他想让雪儿离开我,去开创新的生活。我并不反对他,虽然见面不多,可以看出他是个不错的男孩。如果雪儿愿意,大哥会为你们让路,雪儿应该有更美好的生活。”

雪儿听呆了,他想不到事情的变化会如此之快。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峻峰,也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也吃不下饭去。她用牙齿咬着下嘴唇,狠狠在嘴唇上留下了一排牙印。

“雪儿是最了解大哥的心,大哥也知道雪儿。你当初的选择,更多是出于对我的同情,如今生活好了,大哥的事业也发展起来,虽然说九婆婆已经去世,好在我的愿望还是实现了。我一直把你看作我亲妹妹,比任何人都亲。我不想雪儿如此美好的青春浪费的我的手里……

“哥哥,你不要说了……”雪儿哭着扑在张峻峰怀里,她痛苦不止,并对他说:“这件事过后,我决不再和他来往,也不去拍什么电影,当什么演员,我只从今天起,守在哥哥身边,平平安安过一辈子……”

张峻峰为雪儿擦眼泪,安尉她说:“我知道妹妹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轻意错过?不光是事业上,还有爱情上!”

经过多次劝说,雪儿都不能改变主意,张峻峰只好作罢。雪儿真的不再去城市排练,导演打了许多次电话都不能说动雪儿。张峻峰没有办法,只好由了雪儿的性子。

几天后,雪儿突然发起了高烧,浑身着火似烫手。他在昏迷中喊着杨阳的名子,虽然他抓着张峻峰的手。一连几天高烧不退,张峻峰无可奈何,把雪儿送到市里一家医院后,雪儿也不能完全清醒。张峻峰打通了杨阳的电话,说雪儿病了,就住在市医院,她想见到你。

杨阳来了,张峻峰走了。

张峻峰把雪儿交给了杨阳。杨阳守在雪儿身边,手一直握着雪儿的手。奇了,杨阳来到了雪儿身边半天,雪儿的高烧就出奇地退了,人也清醒了。雪儿醒来后,惊讶地发现,自己握着的不是张峻峰的手,而杨阳的手。

“姐姐,你终于醒了!”

“怎么是你?峻峰哥哥呢?”

“他山那边有事,就让我来照顾你。”

雪儿看着杨阳,又看看窗外,表情凝重,目光悠远。她走下床,来到窗前,推天窗子,向远方看,她到了西山的影子,高低起伏,连绵不断。看着看着,眼前开始模糊起来,直到看不清山的影子,泪水便像断线的珠子,不断地自脸上滚落到地上。

杨阳不能理解雪儿的伤心,却也看得出她的心事,是在远处的西山里。他为雪儿擦干眼泪,对雪儿说:“等你病好了,我陪姐姐回山里。”

雪儿说:“那就明天一早,回神鹿山吧!”

 

三十五

 

雪儿在杨阳的陪同下,回到神鹿山。在刚下车的时候,雪儿发现神鹿山完全变了,变得让认不出来了。她曾经生活过二十年的大山,在她脑子里一直印下了深刻的印象,想不到这次生病之后,山的样子竟完全变了,变得让她再也认不出来了。直到很长一段时间,雪儿的记忆才慢慢回复。

张峻峰让雪儿回屋好好休息,雪儿说自己完全好了,并做些表演给他们看。他们都相信雪儿的康复,因为雪儿是山的女儿,像山上的一棵树,一株草,一朵野花,不管风吹雨打,她们都会坚强地活着,从不向任何困难和死亡低头。

雪儿提议,他们三个人一起,去大峡谷探险,一直找到大峡谷的源头。张峻峰和杨阳都非常支持雪儿,准备好行装,向大峡谷进发。

大峡谷很长,目前开发出来的就有一百多里,再往前还是不见头,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来到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他们玩得很开心,杨阳带来一部相机,互相间拍了许多照片。因为走进大峡谷纵深处,想往回走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看来,今天晚上,他们只能住在山谷里。夜色渐浓,他们生起了一堆火,并做了一些好吃得,张峻峰还抓到一只野兔,把野兔在火上烤好,三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雪儿从来没有吃到过这么香的野味,杨阳也是。这天夜里,篝火一直不灭,雪儿美美地睡在火堆旁边。而两个男人却没有睡,他们一直坐在一起边喝酒边聊天,从人间到天堂,从城市到农村,从国内到国外,无所不谈,好不舒心。直到酒都喝完了,他们还不觉得困,一直聊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他们站在大峡谷的尽头,看完了群山东部冉冉升起的红日,伴着七色的朝霞,披着金色的阳光,开始回返的行程。又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走出了大峡谷。等回到神鹿村,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他们走过了所有人都没有走过的路,他们到达了从没有人达过的地方,每个人都兴奋不已。这是一次难忘的旅行,将在每个人的记忆中永存。他们回到家中,三个人轮流洗了个热水澡,吃过晚饭,各自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第三天天亮。

 

三十六

 

起床后,杨阳准备回城里,而张峻峰却为雪儿准备好行装。雪儿还想说些什么,张峻峰止住了雪儿。他知道,这一次送走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尽管只是去城里。

来到车站,雪儿再次拥抱住张峻峰,大哭起来。张峻峰推开雪儿,为她擦干眼泪,高兴地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说:“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妹,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你想回来,哥哥会在家里等着你!”

雪儿泪流满面,一直不肯松开张峻峰的手,在汽车开动的时候,雪儿还一直握着他的手。

一阵风吹过,大地上起了一片沙尘,也吹乱了雪儿的头发,等她把头发分开,才发现张峻峰的身影变得那么小,他站在山坡上,一直努力地向雪儿招手。

雪儿把头探出车窗,用力摇着手臂,哭喊着:“哥哥——哥哥——我的亲哥哥——你的不幸要到哪一天才算完呢?!”

风声已经掩盖了雪儿的哭喊声,张峻峰在山坡上已经听不到她的喊声。他们都在不停地挥动手臂,直到最后谁也看不见谁。

雪儿擦干眼泪,再回首,车后的神鹿山,早已经被抛得很远很远,只留下山影的子,在眼前晃动。

 

2003年12月18日于通州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