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春去春又回(25-30)  

2010-10-23 00:09:15|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去春又回(25-30)

 

二十五

她把头扭向一边,让泪水背着张峻峰流下来。是的,她爱他,真的爱他。理由很简单,张峻峰平日里给她的关怀,在雪儿看来就是爱。像父亲一样的爱,也像男友的爱一样。他是雪儿第一个认识全面的男人,也是接触时间最长的一个男人。雪儿只有在他跟前,才感到最放心,最安全,最无忧无虑。她也知道他的感受,即爱,又感到遥不可及,即有年龄上的担心,也有周围环境上的顾虑。他们完全是两代人,有着不能的阅历和对社会的认识;雪儿是九妹的养孙女,而他又是九妹的干儿子,即便不把这种关系联系起来,即便女妹不反对这件事,神鹿村的人们会怎样认为?雪儿毕竟在这个山村长大,张峻峰毕竟在这里娶过静茹,又结过一次婚,还有一个女儿,如今又离了婚。别人会怎么说他,怎么看雪儿,怎么评价九妹,他们暂时不能离开这里,还要在这块土地上继续生活……这些问题,是张峻峰面前一道几乎不能逾越的鸿沟。雪儿有一种依赖他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其它什么人能够给予的。所以,雪儿爱他,可以超越一切,无所顾极。雪儿的爱是真实的。她从张峻峰的眼神里看到了忧虑与失望,她感到很委屈,禁不住潸然泪下。

“雪儿……你听我说……”

雪儿站起来,一边向山涧里跑去,一边用手擦着眼泪。张峻峰喊着雪儿的名子,紧紧地追了上去,直到前边的山崖当住了雪儿的出路,张峻峰才追到雪儿。

雪儿转过身,扑到他的怀里,用胳膊抱着他的脖子,大哭起来。张峻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用心去安慰她。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我一生最敬重,最心爱的男人,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雪儿用另一只手用力地拍打着张峻峰结实的后背。

“我有什么值得你爱的地方?”

“你城实,你正直,你心地善良。”

“这能说明什么?”

“这还不够吗?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社会里,这几点是用多少金钱都买不来的。”

“我不过是一个有过两次失败婚姻的男人……”

“这正是我心痛你爱恋你的地方。”

“我的年龄可以做你的爸爸!”

“年龄不是障碍,更何况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我喜欢你用爸爸的口吻对我说话,也喜欢你用爸爸的爱来关心我。

“……”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只不过你不敢对我说,因为你怕,怕你的年龄和社会的誉论,所以一直在回避我,躲着我。”

“这不可能。因为我更爱怜你,更知道你的将来,是充满了阳光的明天……雪儿应该有比现在更好的选择……”

“你就是我最好的选择。在这个世界上绝没有比你更好的人……”

“那是你的目光狭窄,只放在了我一个人身上,你应该看看你周围的人,他们比我更年轻,更有知识,更适合你的男孩子……”张峻峰用手轻轻扶摸着雪儿的头发,安慰雪儿。

“不,雪儿的眼睛雪亮,我所见过的男孩子没有一个可与哥哥相比。”

“就算是这样,九婆婆会怎么想,她会同意吗?”

“奶奶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她一生饱经苦难,从不把任何痛苦的事强加到别人的身上,更何况你我。”

“雪儿……”

“哥哥……我苦难的哥哥……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呢?就算是一个小妹妹对哥哥的一点报答还不行吗?哪怕能嫁你一天,伺候你一天。等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抛弃了我,我都不会对你有半句怨言!”

说到这里,雪儿用手捧着了张峻峰的脸,用她鲜嫩的嘴唇吻他嘴,吻他的脸,还有他宽宽的胸堂。他不能拒绝,他的血液在雪儿热烈的亲吻下变得沸腾;他不能拒绝,他同样心爱的女孩正拥抱在他的怀里;他不能拒绝,他完全忘记了眼前这个女孩的年龄。他的拒绝被她的美丽与温柔俘虏,他惟一的选择是投降,不是反抗。

“雪儿……”他不能控制自己,紧紧地拥抱雪儿,他用火热的嘴唇亲吻雪儿,缀吸雪儿脸上的泪水。他亲吻雪儿白晰的脖子,和她丰满的肌肤。雪儿陶醉在他的怀里。整整一个下午,张峻峰和雪儿再没有离开过这个山涧中隐蔽的一角。这高高的崖壁挡住了炎炎烈日,崖壁上挂满了绿色的青苔,石凹处,一丛一丛丰茂的山草,崖缝里,还盛开着不知名的白色小花,这静静的山涧更像一间清凉的石头房子,脚下被山上的流水冲洗过的细软的沙子,像一张软绵绵的沙床,爱在这里发着芽,长着叶,开着花,并要结出一个爱情的果实。

太阳开始落下,游人渐渐稀少。张峻峰催雪儿回家,雪儿懒洋洋地拉着他的胳膊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疏理一下头发,和他手拉着手,顺着峡谷往外走。一直走到村口,他俩的手才松开。

 

二十六

 

一连几天,雪儿和张峻峰都来大峡谷的深处,看风景,采野花,拣蘑菇,拾木耳。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亲亲热热,卿卿我我,如胶似漆,好不快活。这时的张峻峰,开始发现自己不能离开雪儿,雪儿也恨不能马上毕业,来到张峻峰的身边,和他一起开始新的生活。但是,至少现在还太可能,随着雪儿的假期结束,他们的约会和厮守也随之结束。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张峻峰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下。雪儿和九妹躺在别一间屋里,雪儿却睡不着。雪儿坐起来,把爱上张峻峰的事告诉了九妹,九妹装作听不懂,嘴却乐得不能合拢。

“奶奶,我可是跟您说真格的,等我一毕业,就嫁给峻峰哥,您到底是什么意见?”雪儿着急地摇着九妹的手臂。

九妹一手摇着扇子,一手扶摸着雪儿的头说:“奶奶又不瞎子,你和峻峰的事,我早就看出来了。”

“奶奶,既然您早就看出来了,又不对我们说,就助长我的爱情,就是同意我嫁给出峻峰哥哥了?”

“只要雪儿不后悔,奶奶有啥不同意的?再说,峻峰又是好孩子,就是年龄大你一些。”

“我不后悔。但是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会同意这件事?”

“为什么不呢?你们两厢情愿,是你们的缘分,奶奶没有理由阻拦你们。你想想,不是缘分,你和峻峰隔了这么多年,隔着千山万水,在这大山的深处,怎么能相识相爱?奶奶相信缘分,相信爱是可遇不可求的,既然你那么爱峻峰,峻峰也喜欢你,我怎么会去反对?奶奶一生经历过数不尽的艰难和痛苦,深深知道别人痛苦的感觉。也正因为自己经历过痛苦,才更加祈求幸福,绝不增加别人的痛苦。更何况,一个是我的干儿子,一个是我亲手养大的乖孙女,只要你和峻峰幸福,奶奶高兴还不及呢!”

“谢谢奶奶!”雪儿高兴地搂着九妹的脖子,让九妹有点喘不开气,一连咳嗽了好几声。雪儿赶紧松开九妹,用小手轻轻在九妹背上捶着。

“雪儿,别说了,赶紧睡吧!明天早晨还要起早,赶着去学校报到呢!”

雪儿答应着,关上了灯,开始睡觉。这天晚上,雪儿做了一个美丽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蝴蝶,落在张峻峰的头上,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一直梦到窗外的公鸡开始打鸣,村里的狗开始狂叫,阳光穿过窗子,照在她的眼睛上,她才醒过来。

早饭过后,张峻峰送雪儿到车站,雪儿想拉峻峰的手,张峻峰怕村里人看见,说闲话,就躲着雪儿。雪儿没法,到上车的时候,雪儿要吻他一下,张峻峰更是紧张,只好和雪儿来到一个拐角处,看四周无人,雪儿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才走到车站上车。

“我等着你,你也要等到我毕业?!”雪儿临走时,再次咛嘱张峻峰。张峻峰点点头,和雪儿挥挥手,作暂时的告别。

 

二十七

 

雪儿走后,张峻峰陷入了不尽的回忆,回忆雪儿的美丽和温柔的小手,湿润的嘴唇,还有她快乐的笑语。他感到曾未有过的兴奋,干起活来更加有劲,做起事更加轻松,佛仿又回到了自己的青年时代。他的所有的日子就是等待,等待雪儿从城里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一句句关心,一句句问候和火热的祝福。他开始等待雪儿的回归,等待新年的到来,每到这时候,雪儿学校就会放假,雪儿也会回家过年。

 

二十八

 

日子一天天过去。张峻峰的旅游区逐渐走入了旺盛期,游人绛缢不绝,收入也不段增加,张峻峰实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理想,从来没有过的自信。他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天空不再是灰色,不再是日渐拥挤的城市,却在这与他结下不解之缘的群山之中。

雪儿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夏天,九妹已开始为雪儿和张峻峰的婚事张罗着。村里人大都很赞成张峻峰和雪儿的婚事,虽然也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但九妹、雪儿和张峻峰都不曾听到。即使听到,也不能阻止他们的婚姻。

雪儿回到家,完成了学校的最后一道作业——毕业论文。她的选题很特别,是现代经济发展和当前农村经济的关系,自然得心应手,完成后得到了学校的一致好评。

 

二十九

 

就在雪儿和张峻峰准备举办婚礼前一个月,旅游区来了一个摄制组,准备拍摄一部现代农村爱情题材的电影。摄制组共有十几个人,导演是个满脸络腮胡的高个子中年人。有几个年轻的男女演员,长得很出众,走到哪里靓丽的身影都耀人眼目。张峻峰一直很忙,常常坐车去城里办事,旅游区的很多事就交给了雪儿打理。摄制组在旅游区的办公楼里住了下来,并租了大部分房间,看样子十天半个月是走不了。雪儿不得不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还要当他们的导游,给他们介绍旅游景区的每个一个项目、景点,还带他们到大峡谷选择拍摄景点。

开拍那天,大胡子导演和全体演职人员,在大峡谷入口处,开了个简短的仪式,鞭炮没少放,啤酒也没少买,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来喝,一是图个热闹,二是图个吉利,希望这部影片,都为他获得成功。然而,第一天开拍,大胡子导演对女主角拍得几场戏,一直都感觉不满意。女主角是城里来的一个影视明星,为了扮演一个农村少女的角色,却始终入不了戏。不是表情不真执,就是表演不到位,让人看了根本不像是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女孩,活像城里的大小姐进到山里,穿上了山里人的衣服,演不出农村女孩的形象,看得雪儿在一边直跺脚。

最后,山穷水尽时,大胡子导演忽然发现了雪儿,叫人把镜头对准雪儿,通过镜头,看了看雪儿的形象,感觉很好。让雪儿试几个镜头,雪儿说没拍过电影也没演过戏,怎么能试?大胡子导演说,没有拍过电影没有关系,你只按照我的要求,用自己的表达方式去演即可。雪儿同意试一试。这一试不要紧,雪儿自身的条件和出色表演,让在场的许多的演员大加称赞。大胡子导演仿佛找到了一棵救命稻草,决定换掉原来的演员,大胆启用雪儿演主角。雪儿推辞再三,还是经不住大胡子导演的劝说和演电演做演员的诱惑,便同意了。这一演,让雪儿感觉到从没有过的新鲜和新奇,着着实实过了一把演戏的隐。

 

三十

 

时间一天天过去,影片的拍摄也在顺利地进行着。雪儿渐渐地适应了表演,不是自己有表演的天分,而是导演在帮她演。一遍不成来两遍,两遍不成来三遍,大胡子导演有耐心,雪儿也尽力,辛苦自然不必说,但快乐也是有的。总之,相互配合还算默契,大胡子导演对雪儿也算满意。

这天拍戏拍得很晚,从大峡谷回到景区住地,雪儿感到很累。他从热水房打来一盆热水,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洗脸和脖子,又脱下鞋和白色丝袜,洗完了小腿,又去洗脚,洗完脚准备回家,照顾奶奶。才要出门,一个高个儿男孩走了进来。

他叫杨阳,是这部电影中的几个男演员中长得很帅的一个。他比雪儿小一岁,平时不爱说话,见了雪儿也很腼腆,叫雪儿“姐姐”。每次见到雪儿,都不错眼珠地盯着雪儿看。有一次雪儿问他,我脸上是长麻子了还是长雀斑了,值得你这么看。杨阳脸一红,小声说“姐姐长得好看,每次见到姐姐都忍不住多看两眼”。雪儿只是笑笑,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杨阳和雪儿演的戏不是很多,却是给雪儿印象最深的一个。

雪儿见他不自然地站在那里,问他找她做什么?他说来找姐姐谈谈他俩对戏排练的情况。雪儿说今天太晚了,要急着回家看奶奶。杨阳不好挽留,只好说送一送姐姐。雪儿看天色已晚,身边有个人做伴也好,就同意了。

景区和九妹家之间并不是很远,路也修得很好,但没有路灯。杨阳借来一个手电,为雪儿照路。一路上两个都不说话,走到一半时,雪儿发现杨阳的手电突然灭了,雪儿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杨阳忽然一把搂住了雪儿,不等雪儿说话,杨阳便用他火一样热忱的双唇,亲吻雪儿的脸庞。雪儿有点透不过气来,想喊却没有了力气。雪儿在杨阳狂风暴雨般的亲吻下,感到四肢无力,身子软软地瘫倒在杨阳的怀里。

杨阳见雪儿没有反抗,更加放肆。他抱起了雪儿,向路边的丛林中走去。他把雪儿放在了草地上,再次用他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对雪儿发起攻击。雪儿感到浑身酥软,一点阻止他的力量都没有。杨阳解开了雪儿上衣,在朦胧的月光下,他发现雪儿美丽的双乳在擅抖,雪一样白的身体散发着一种醉人的清香。他热烈地亲吻它们,扶摸它们,它们的雪白开始变得粉红。

杨阳小声叫着“姐姐,姐姐,杨阳爱死你了,杨阳爱死你了,姐姐就答应了我吧!”

雪儿的诱惑不能阻止杨阳的疯狂,待他把雪儿的身体赤裸裸地展现在月光下的时候,他惊呆了,雪儿少女的身体像一幅完美的洁白的玉的雕像,美的让人心擅,让人如醉如痴,浮想联翩,想入非非。杨阳不顾一切地亲吻了她,她的每一处雪一样白的肌肤。这天晚上,雪儿的身体本能地交给了杨阳,在她的潜意中,没有过多的反抗,而是更多地享受了杨阳给她带来的快感。这是她的第一次,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经历,这个男孩留给她的是她一生都不忘记的事情。

终于火山喷发完毕,一切回归于平静,雪儿完全清醒后,并没有过多地责备杨阳,但还是用手重重地打了杨阳一个耳光。杨阳跪在雪儿面前,请求雪儿的原谅,并发誓一辈子爱她。雪儿对他说,晚了,我很快就要嫁给比自己大许多的男人。杨阳说不晚,永远都不晚,只要姐姐答应我,就是让我等十年都行。雪儿看着眼前的这个又痴心又大胆的男孩,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杨阳再三求她,雪儿只是摇摇头。雪儿对杨阳说,如果你再早出现一年,或者几个月,雪儿都可能因此而改变注意,但是现在,只差七天就是雪儿的婚礼。雪儿无可奈何。杨阳也无可奈何。杨阳低着头,哭得像个孩子。

雪儿临走时原谅了杨阳,并说七天后去参加她和张峻峰的婚礼。杨阳把雪儿扶到路口,并把手电筒给了她,目送她一直消失在夜的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