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春去春又回(20-24)  

2010-10-24 23:33:47|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去春又回(20-24)

 

二十

 

在考查完神鹿山大大小小的山峰后,又来到山下的大峡谷,独自走了一遍。站在峡谷尽头,他产生了一个伟大的设想,想把神鹿山大峡谷开发成一个自然风景旅游区,除了原来设想的麋鹿园,还有森林公园,大峡谷探险,民俗观光旅游,水果采摘节。他很快就把这些想法画到了草图上。在构思完这个想法之后,剩下了事情就是开发。

开发并不是一句空话,需要钱,需要人。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九妹,九妹非常赞同。张峻峰开始四处借钱,贷款。他没有借到钱,也没有银行肯贷款给他。九妹知道他的心思,也为张峻峰的事着急。

一天,九妹把张峻峰叫到屋来,从柜子里拾出一个精美的小木箱,把开木箱,张峻峰看到了满满的一木箱钱,还有几张存折。张峻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解地望着九妹。

九妹说:“这些钱大部分是我自己的,也有一部分是吴俊做生意攒得。还有一些是当年在万花楼,有几个有钱的军官私下里送我的。后来我把钱换成了金条,埋在自己的院子里。北京解放后,我又把它们换成了钱。我无儿无女,也没有多少花钱的地方。你是我的干儿子,干儿子也如同我的亲生儿,如今你用得着这些钱,就拿去用吧!总共二十五万。”

张峻峰不敢想信,九妹竟把自己一生的积蓄拿出来,帮他搞开发。这是她的养老的钱,我怎么能用?“九婆婆,我怎么能用您的得钱?这是您养老和雪儿上学的钱,我不能用!”

九妹说:“我都这把年纪了,也不会用到什么钱。这钱你只管拿去用,我为雪儿上大学还留了两根金条。养老也用不着,有你和雪儿在,我更放心了。”

张峻峰再三摧辞,还是拧不过九妹,只好万份感激地将钱收下。几日后,便开始招聘人员,修路,建围墙。围墙建好后,又买几十只小麋鹿,还买了些果树苗。在夏季到来之前,神鹿山按张峻峰的构思,已初步成型。

 

二十一

 

这年夏天,雪儿顺利地考上了北京的一所经贸大学。张峻峰和九妹都为她高兴,连全村的人都来为雪儿庆祝。都夸雪儿命大,九妹人好。雪儿这个高兴就别提了。临走时,雪儿舍不得九妹。张峻峰劝她:“你就放心地去学校吧,九婆婆这里有我照顾。再说,这里的旅游开发已经初见规模,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又不是离我们十万八千里,就在北京城,想回家看看,还不容易?等你毕业了,我的旅游区也就完全成熟了,到时候,说不定大哥还得聘请你来当秘书呢?”

“真得?那好,一言为定!”雪儿被张峻峰的话说动,就不再有顾虑,她和张峻峰拉钩,等她毕业,一定回神鹿山来工作。

送走雪儿,张峻峰有点坐立不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忘掉雪儿。九妹有一次问张峻峰:“你看雪儿怎么样?”

“挺好。又聪明又好学,又考上了大学,没有让九婆婆白操心。”

“雪儿喜欢你,你没有看出来?”

张峻峰心里一惊,说:“九婆婆,您可不要开这种玩笑,我都这么大的人了,雪儿还是学生,她怎么可能……”

“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眼睛?你就看雪儿看你那眼神,平日里对你的关心,不但喜欢你,还动了心了呢!”

“这……怎么可能……我……”张峻峰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也没有什么,雪儿也长大了,虽然在还上学,她得心还是在你这里呀!”

张峻峰有点越来越不明白,越来越感觉到这件事的荒唐,脑子很乱,就和九妹说有事去山里。九妹最后还笑着说:“我干儿好福气,想不到雪儿是为你准备的。”

张峻峰还是糊涂,想不清雪儿会看上自己什么。这件事时间一长,张峻峰就淡忘了,一心扑在山里开发的项目上。

 

二十二

 

经过这一年辛勤劳动,神鹿山在张峻峰的改造下,竟变了模样。他的脸变得更黑,手也磨出了厚厚的茧子。大部分时间,九妹都在家为他做饭,张峻峰心里总是有说尽的感激和惭愧。

农闲时节,鲁队长和村里的青年人也来帮他的忙。

第二年春天,神鹿山的麋鹿园和果树园已基本建成,并初具规模。张峻峰开始开发大峡谷。

大峡谷沟壑综横,到处是悬崖峭壁,杂树丛生,修建起来非常困难,而张峻峰手里的钱已经所剩不多。到目前为止,他的麋鹿园和旅游区没有带来一点收入。张峻峰不知如何是好,整日愁眉不展。

“五一”期间,雪儿学校放了几天假,就回到神鹿山。找到张峻峰,见他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就问他为什么?张峻峰把目前的情况告诉了雪儿。雪儿灵机一动说,不如这样,大峡谷由原来的大改建变成小改建,只将峡谷中的杂草和杂树清除,路作了修整,把旅游变成探险,即符合年轻人的心理,又可以节省一笔钱。张峻峰听后,愁眉展开,拍案叫好。雪儿说,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一个更好的注意呢!张峻峰问,还有什么好注意,快说来听听。雪儿说,如今城里人每逢周末节假日,都喜欢离开城市,往远郊区县和外地跑,现在正好是五一节,你不防去报社登几期旅游广告,说不定能招来不少游客。招来游客,生意自然就来了,钱也能赚到,赚到钱,就可以用于投资、开发、扩建了。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张峻峰听了雪儿的话,禁不住眉飞色舞起来。高兴地说,雪儿你真了不起,小小年纪,有这么好的想法,以后你毕了业,我一定聘请你当我的旅游顾问。雪儿笑笑说,哥哥太小看雪儿了,雪儿可是考入经济学院学经济管理的。峻峰拍拍脑袋说,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事忘了。雪儿又说,哥哥不光忘了这事,开学前和哥哥拉钩发誓,说等我毕业后回来当你公司秘书的事也忘了,不知道雪儿是当公司的秘书呢还是顾问?或者还有别得什么差事等着我?张峻峰听了雪儿的话,又接着拍脑袋,说,没忘,没忘,秘书也聘,顾问也聘。雪儿又说,大哥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先试试看,成了更好,万一不成,你可别怨我。张峻峰笑着说,绝不怨你,也一定能成。雪儿看着张峻峰胸有成竹的样,心里也像吃了蜜一样甜。她看到张峻峰一直高兴地用眼睛看着自己,有点羞意,她不知道他的眼光里除了感谢之外,是不是还有爱恋。她想到这里,脸上开始发烫,就走出屋子,去看山上的风景。

张峻峰听了雪儿的话,带着仅有的钱去了城里,找到了日报社和晚报社,刊登几期来神鹿山旅游的广告。广告登出来后,张峻峰办公室里的电话开始响个不停。咨询旅游环境的,咨询乘车路线的,咨询旅游内容的,让张峻峰着实忙了两天。几天后,意想不到是,竟来了不少城里的游客。特别是大峡谷探险和麋鹿园的开放,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此后 ,每到周末,就有很多城里人慕名而来。神鹿村多余的房子,已经住不下来玩的人们。张峻峰的这几个项目,不但救活了自己,也为神鹿村带来了丰厚的收益。村里人都很敬重张峻峰,连村长都想让位给他,只要他愿意当这个村官。

张峻峰的旅游景区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城里许多市们熟知。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景区有些服务设施还不够完善,种的果木也没有长大,路修得也不是很好。当然,这些只是时间的问题,正像雪儿所说的,等她毕业后,神鹿山的景区就会更加完善。

 

二十三

 

暑假到来,雪儿学校放假。她早盼着放暑假,盼着早点回家,看看九妹,看看峻峰哥哥,还有他的旅游区搞得啥样了。麋鹿是不长大了?果树今年该长果了吧!一想到这些,她就急得想插上翅膀,马上飞回来。

雪儿一回到家,和九妹打了个招呼,就上山来找张峻峰。她来到张峻峰的办公室,发现他正在抄写文件,写得满头大汗。雪儿悄悄地走到他身边,突然大喊一声“峻峰哥哥”,把张峻峰吓一跳。

“是雪儿?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连个电话也不打,我好去车站接你。”

雪儿笑着说:“不再烦你大架。如今你忙前忙后,日理万机,比国家总理还忙,怎么好占用你宝贵的时间?再说,我又不是从前那个小女孩,现在坐车又快又方便,公交车从市里直开到山脚下,哪里还用得着接送,你还真以为我长不大了。”

“长不大才好,我想长不大都不可能。雪儿,你来的正好,我正在写一份旅游开发申请报告,写了好几次,都写不好,你快帮帮我。”

“什么旅游报告?拿来我帮你写。不过以后你真该请个女秘书了。”

“怎么能,雪儿大学没毕业,女秘书的位子一直为你空着。”

“真得?你就没有想过要请别的女秘书?”

“没有,绝对没有。只怕雪儿还看不上这个地方?”

“我可没说。只要你肯选我,从今天开始,做你的秘书都可以。”

“好了,是跟妹妹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你别叫我妹妹好不好?我可不是你妹妹?”

“怎么不是,我们几年前就是兄妹相称了吗?”

“反正我不是你的亲妹妹,也不许你以后再这样叫我!”

雪儿拿着稿子往别的屋里走去,只留下张峻峰一个人,在那里傻琢磨。他忽然想起了九妹说得那句话:“雪儿是为你准备的。”他偷偷往隔壁屋里望了望,猜想雪儿刚才为什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真得像九婆婆说的那样?张峻峰还是不敢往下想。

第二天,雪儿把写好的稿子送到张峻峰手里,张峻峰很高兴,感谢雪儿的帮助。

雪儿不屑一顾,说:“哥哥你也真是的,我辛辛苦苦为你熬夜写稿子,你连根雪糕也不买,连杯水也不给倒,说声谢谢就完了?”

“雪儿要哥哥如何?只要哥哥能做到的,不要说一根雪糕,就是一根金条也啥得。”

“我可不是为了你的钱,只要哥哥答应我,这个假期陪着我玩就可以。”

张峻峰大吃一惊,心想,你还不如要我一根金条呢!

“我现在这么忙,哪有时间整个假期都陪着你玩?要是两三天还可以。”

“我说什么来着,哥哥就是不一样,在他眼里,雪儿还不如一根金条。不陪也罢,免得耽格了哥哥挣钱。”

“这是什么话?当初没有九婆婆和雪儿,哪有我今天?好,不要说一个假期,就是一年一辈子,哥哥也陪你。”

刚说到这里,张峻峰觉得不应该说“一辈子”,但话己出口,又不能收回,刚要做出解释,话茬就让雪儿接上了。

“这可是大哥说得,可当真?”

“当直……明天大哥带你到大峡谷探险,怎么样?”

“是真得?”

“当然真的!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雪儿高兴地跳起,跑到峻峰跟前,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转身往外跑,“一言为定,明天一早我就来办公室找你!”

雪儿走了,张峻峰一个人呆在屋里。他用手摸着刚才雪儿吻过的脸颊,心里热乎乎的,甜蜜蜜的,又带点酸酸的味道,最后变成什么滋味,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总之,是一种美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和静茹当年亲他脸的感觉一样,是幸福的,也是醉人的,像葡萄美酒。

 

二十四

 

一大早,雪儿就来敲张峻峰的门。张峻峰答应着,赶紧起床。打开门,他看见门前站着个美人儿。雪儿穿着一身洁白的运动服,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太阳冒,脚上穿一白色的运动鞋,背上背着一个银灰色的旅行包,像一个全幅武装的白衣天使,清纯而美丽。

张峻峰柔了柔眼睛,细看雪儿,雪儿笑着说:“怎么?刚睡了一夜就不认识我了?”

“还真有点儿,雪儿真是女大十八变,越来越好看了。”

“别耽误时间了,快快收拾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张峻峰没有办法,在雪儿的催促下,不得不加快了动作。最后换上一双运动鞋,戴一顶太阳冒,在雪儿的带领下,向大峡谷走去。

在大峡谷开放成旅游区以来,雪儿还真没有好好看看这峡谷中的风景,这天来大峡谷旅游探险的人还真不少,大多是城里的年轻人。雪儿一路上又跑又跳,又说又笑,好不快活。刚进峡谷之前,太阳的温度还很热,走进峡谷一段路程,清凉的感觉便穿透每个人的心身,感觉非常舒服。

雪儿毕竟年轻,精力极旺,常常跑在前头,等着张峻峰到来。张峻峰虽然有颗年轻的心,但终究不是年轻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在雪儿的一再催促下,受雪儿的感染,一颗极度疲惫的心开始换发出朝气,他不再感觉到累,努力地去追雪儿,雪儿还是常常坐在前方的石头上等张峻峰。

“哥哥,你是不是真得老了?今天总是不跟趟儿。”

“老了……大哥真有点老了。跟你们年轻人没法比了……”张峻峰喘着粗气,来到雪儿跟前。

“那边有个小峡谷,还有水往下流,一定很凉快,我们过去休息一下。”雪儿有点心痛张峻峰,看见前边的有道峡长的山涧,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像个小瀑布,就拉着张峻峰沿山涧往里走。张峻峰巴不得,和雪儿顺着山谷往里走,山谷里铺满了高低不平大小不一的鹅卵,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没走多远,眼前果然凸现出一段笔直的崖壁,一小股流水自两丈高的崖壁上缓缓流出,偶有水珠溅在脸上和身上,都有清凉舒适的感觉。流水垂落处,有一个深潭,清可见底,潭周边是一片细软的沙滩,看上处都很舒服。他们在沙滩上坐下来,雪儿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张峻峰。他喝了两口,心气开始平静下来。

雪儿也感到有点累,就躺在沙滩上。她的头枕着旅行包,眼睛穿过笔直的峭壁,看见瓦蓝的一线天上偶尔飘过一朵白云,或是飞过一只小鸟,雪儿感到曾未有过的舒心。她斜眼看了看张峻峰,发现他头上的汗还有没有干,不长的黑发里掺杂着不少白的头发。她想枕着他的腿美美地睡一觉,但又不可能,虽然他们挨得很近,近得她能听见他的心跳,他能闻到她的芳香。雪儿有话要对张峻峰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她对他有种依恋,像鸟儿对大树,像白云对大山。她的心里话己经憋了很多天,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她再也不埋在心里。

“哥哥,你说雪儿怎么样?”雪儿望着张峻峰那张成熟的脸说。

“什么怎么样?长相还是人品?”张峻峰不知道雪儿要说什么。

“两样都说。”

“论长相没有得的说,整个神鹿山没有比雪儿更漂亮的;论人品更没得挑,九婆婆的干女儿,我的好妹妹,还能差得了?”

“假如让哥哥再结一次婚,你愿意娶一个像雪儿这样的女孩吗?”

“当然,求之不得。只不过大哥年龄已经大了,婚姻曾经带给我很深的伤痛,再结一次婚,已经不太可能了……”提到婚姻,张峻峰似乎看不到一线希望,只感到痛苦的绝望。

“假如你爱上一个像我这样年轻的女孩,你会怎么样?”雪儿对这个话题追得很紧,让张峻峰感到很困惑。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大哥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张峻峰一直在摇头。

“假如像我这样的年轻女孩,爱上你,你能娶她吗?”雪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含着的泪水,她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虽然她用了假如,但用意不言而预。

“雪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不要再谈这样离奇的话题……”

“不,不是离奇,是真实的存在……”雪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颗晶莹如珍珠般的眼泪顺着丰满的脸颊流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