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春去春又回(15-19)  

2010-10-24 23:38:33|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去春又回(15-19)

 

十六

 

天越来越冷,雪儿的学校开始放寒假,雪儿便有更多的时间和九妹和张峻峰在一起。深山里下起了入冬来的第二场雪,这场雪下得比较大,雪封住了上山的所有道路。许多小山沟被雪填平,分不出哪里是坡,哪里是沟。只有陡峭的山壁和松柏的林子,还能分得清黑和绿的颜色,除此之后,漫山遍野,白茫茫一眼望不到尽头。雪也封住了张峻峰的手脚,他像一只困兽,没有一刻的安宁。他不得不每天都走出村头,站在山坡上望远处的山,看太阳是不是把雪融化,他可以继续他的梦想。九妹劝他,雪儿也劝他,让他静下心来,等过完春节,开了春,再作打算。张峻峰只有无奈地同意。

雪儿说:“不如我教你学些新的知识,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上。”

张峻峰求之不得,就跟着雪儿学,雪儿教什么,张峻峰就学习,只不过雪儿只能把学校里老师教给她的那些知识再传给张峻峰。

这段时间,九妹十分开心,难得身边多了两个做伴的人,除了做饭,就是跟他们聊天。有一天,雪儿对九妹说:“九奶奶,明年我就毕业了,我不想考大学了。”

“为啥?”九妹和张峻峰都十分惊讶。

“什么都不为,就是想早点回家,伺候伺候奶奶,随便也帮大哥做点什么。奶奶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还一个干这干哪,我回来后,家里的活都让我来干,奶奶也能享几年清福。”

“这怎么可以!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也不用担心我供不起你。再说,峻峰也来了,以后有什么事他就能帮忙,家里用不着你,你还是安心考你的大学好了。”

“是呀,雪儿,上学是你的第一等大事,对你今后的道路至关重要。大哥就没有赶上你这样的好机会,赶上了一个混乱的年代,什么也没有学到。现在想学了,也晚了,你可千万要想清楚。”

雪儿见奶奶和峻峰都极力推荐自己考大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等到毕业后再作打算。

春节眼看就到来,峻峰和雪儿常要外出,到镇上或集市上买些年货。每次外出,都让雪儿长不少见识,因为这样的机会在从前实在不多。他觉得张峻峰是个成熟的男人,而雪儿接触的男人实在不多,在她的印象中,除了班上的几个男生,再一个就是她的老师。她的老师和张峻峰的年龄差不多,除了知识比他多之外,其它的阅历都没有张峻峰多。张峻峰因身边有了雪儿,一点都不感觉到寂寞,因为雪儿是个活泼的女孩,走到那里,笑到那里,走到那里,都引起周围人的关注。这关注,不光是雪儿的笑声,还有她少女的身影,美丽的脸蛋和大大的眼睛。

 

十七

 

这年的春节,是九妹和雪儿最开心的春节,也是张峻峰最开心的日子。他们不是一家人,而是三家人,三家人组合成的一家人,即相互谦让,又相互理解。说起来,三个人的经历,都很曲折,虽然雪儿在九妹身边长大,但毕竟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有见过一面,更不知什么是父爱,什么是母爱。现在,雪儿在九妹身上得到是母爱,在张峻峰身上得到的是父爱。这个和睦的家庭现在是幸福的,谁也没有想到过要离开谁,谁也不去想离开谁。

灶里的柴火是旺的,窗户的窗花是新的,几间屋子是干净的,院子里铺了一层新土,大门上贴了新的春联。雪儿和九妹坐在暖意融融的坑上包饺子,有说有笑。张峻峰在门口收拾一只猪头。猪头是刚煮完的,散发着新鲜的诱人的香味。

乡亲们不断地来九妹家串门,送来了不同的年货,都是来报答九妹当年的救命之恩,且年年如此。九妹家的年货堆满了半间屋子,三口人从现在开始吃,到开春都吃不完。九妹就让峻峰送些给老书记、老队长,还有些村里困难的人家。

张峻峰就和雪儿一起,先去了老书记家,再去鲁队长家,后又送到其它人家。

大年夜谁都不想睡,吃完晚饭,送走了串门的人,他们又开始看电视,吃瓜子,聊天,讲笑话。当然,雪儿是最活泼的。直到后半夜,九妹开始发困。张峻峰说让九婆婆先睡,九妹就合衣先睡了。他也想回屋睡,可雪儿不让,她不困。为不影响九妹的休息,他们调低了电视的声音。雪儿提议玩扑克,又怕吵着奶奶。干脆去峻峰的房间。峻峰的间房没有九妹的房间暖和,雪儿和峻峰就半躺在坑上,用被子盖住腿脚,开始玩扑克。雪儿玩得很开心,峻峰也是。玩扑克有输有赢,雪儿赢时,就爱用食指刮峻峰的鼻子;输了时,也会把自己的鼻子献出来,让峻峰刮。最后,每个人的鼻子都刮的红红得,一人脸上长了个红辣椒似的。

雪儿把峻峰当成了自己的同学,伙伴,完全没有感觉到,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在一起玩扑克。他们的脚为了取暖,而相互挨得特别近,他们的身体因为一种游戏,而互相接触。也许,雪儿没有意识到这些,张峻峰却感觉到了,雪儿的手很柔,鼻子很滑。

天还没有放亮,窗外的鞭炮声便响个没完,声音越来越密,越来越近。雪儿实在困得不行,最后坚持不住,躺在坑上便睡了。张峻峰睡不着,他起来为雪儿身上又盖了一层被子,走出屋子,感受外面天的冷与夜的黑。看满天的星星,还有不远处闪过的鞭炮礼花的亮光。他从来没有这样舒心过,感觉全身轻松,像回复到青春年少,像初到神鹿山一样充满活力。他想有一个新的开始,因为旧的一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已经开始。

九妹被越来越大的鞭炮轰醒。她起来时天已大亮。她看见张峻峰在院子里,就问他夜里睡了没有,张峻峰说没睡,根本也不困。她劝他去睡一会,张峻峰坚持不去。他们开始烧火煮饺子。

饺子煮完后,雪儿还没醒。九妹让峻峰叫雪儿。雪儿迷着眼睛坐起来,发现天已经大亮。

峻峰说奶奶已经把饺子煮好了,快起来放鞭炮吧。雪儿赶紧起来,给九妹道歉,说晚上玩得太晚,早晨又起得太晚,奶奶都把饺子煮好了,我也只能等着吃了。

放鞭炮自然是张峻峰的事,而鞭炮响过之后,给他们带来的快乐感觉是一样的。在张峻峰没来之前,九妹和雪儿每年春节从没有放过鞭炮,只能听邻居们的鞭炮声。今年有了峻峰,感觉自然不同。

吃过早饭,九妹分别把两个红包分给了雪儿和峻峰。雪儿和峻峰推辞再三,还是拧不过九妹,只好收下。这两分红包在他们手里,显得特别重。他们分别得到二千元,雪儿想不通九妹会有这么多钱。九妹却说,我现在老了,留着钱还有什么用?你们年轻,正是花钱的时候,正月里到京城看龙灯,逛庙会,这点钱兴许还不够呢。

于是,雪儿就推着了张峻峰去北京城里,去天安门广场,去天坛公园,去地坛逛庙会。

“峻峰哥哥,我都长这么大了,北京城还没有去过呢!更不用说逛庙会了。你明天就带我去吧!”

九妹支持雪儿,让峻峰带她出去长长见识。九妹自从离开北京的八大胡同,就再没有去北京城。现在北京城什么样了,她都不知道,只是在电视里看到,长安街又宽又长,高楼大厦又高又亮。她不去北京城,雪儿就一直没有机会。她不去北京城是有原因的,这原因也只有她知道。雪儿不去,是因为雪儿很乖,从不乱花九妹的钱,她知道九妹如此年纪,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如今有了峻峰,心里就有底了。

 

十八

 

大年初三这天,峻峰带雪儿来到了京城。九妹把雪儿打扮的很漂亮,头发编成两个小辫,自头顶高翘着,往后弯到胸前,辫稍系了两个红绸子扎成的蝴蝶结,火红,耀眼。白缎子小袄,深红色的印花,翻卷着绒毛的领口和袖口,再配上红段子黑印花翻卷绒毛的薄棉裤子,雪儿就像一枝雪中含苞欲放的梅花,清心可人。这套衣服,是九妹亲手给雪儿做得。一路上,招来了许多人的目光。起初雪儿很不自然,问峻峰自己今天是不是很怪,峻峰说,不是很怪,是很美,让男人羡慕,让女人嫉妒。说得雪儿有点不好意思。

这天,张峻峰带着雪儿转了好几个地方,雪儿高兴的不得了。先去了她向往一久的天安门广场,又去了故宫,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完了又去天坛,最后奔地坛庙会。看遍了满大街的人流和满大街的车流,饱了眼福也饱了口福,北京小吃几乎偿了个遍,光冰糖葫芦就吃了三大根。直到天色已晚,雪儿依旧被北京城的夜色陶醉。

这天,北京城里的许多旅馆宾馆停止营业,他们跑了许多家,门口都贴着暂停营业的通知。

张峻峰只好打电话给自己原来的好朋友,还真找着了,电话里张峻峰说来给好朋友拜年,朋友自然不会拒绝,让他赶紧过来。张峻峰顺便从街上买了两盒礼品,带雪儿来到朋友家。这朋友是他当年手下一个同事,和张峻峰一起下岗,如今已下海,办了一个公司,做起了服装生意,生意做得还可以。见面后,相互拜年问好。他见张峻峰身边还带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心里很惊讶,也很迷惑。问张峻峰:“这你电话里可没说,听说你刚离婚不长,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靓的妹妹了?”

张峻峰赶紧解释,“你可不要傻说,她可是我的亲妹妹!”

“亲妹妹?什么时候你有过一个亲妹妹?我知道你的妹妹多,不管你和她什么关系,你们今晚是不没地去了?这满屋子的人你都看了,家里就剩一间小房子,今晚你们就凑合着住吧!”

张峻峰只知道他们家是个四合院,家里房子多,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的亲威。房子只有三四个平方,有一张小床,还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堆满了书,可能是他们家孩子的书房。雪儿看懂了张峻峰的无奈,对他说:“你是我奶奶的干儿子,我是她的干孙女,奶奶认你就我的亲哥哥,我们之间没有私情,只有亲情,你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张峻峰说:“我都这么大人了,倒没什么,可你还是个学生,我怕因为我,坏了你的名声。”

雪儿说:“不做愧心事,不怕鬼叫门。我不怕,你也不用顾虑。”

张峻峰说:“不如今不睡了,多和你说说话,再给讲讲北京城里好玩的好乐的。”

雪儿点头说:“也成。”

就这样,雪儿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张峻峰跟挨着雪儿的腿,坐在床边。张峻峰开始说故宫的来历和清宫里的故事,雪儿刚开始还眨着大眼,支着耳朵听,后来眼皮儿开始打架,再后来张峻峰讲了些什么,她什么没有听见,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雪儿今天太累了,走了这么多路,逛了这么多街,看了这么美景,怎么能不累?连张峻峰的两条腿都发木,见雪儿睡着了,就帮她盖了盖被子,自己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天晚上,张峻峰做了一好梦,梦见自己开着宝马车,带着九妹和雪儿,行驶在长安街上。这天晚上,雪儿也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白兔,在漫山遍野的雪地里跑,后面跟着许多人在追,跑了很远很远也没有跑这片雪地,她感到很累很累。

 

十九

 

第二天,张峻峰和雪儿告别了好朋友,又去了一趟颐和园。游完颐和园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又匆匆赶到火车站,和雪儿一起坐火车,倒汽车,天黑之前回到了九妹家。他们为九妹买了些北京特产,还有些庙会上买得小玩意儿。九妹问雪儿,玩得开心不。雪儿别提多高兴,从头到尾把所去过的地方,见到的景物,都一一向九妹作了介绍。

“九奶奶,大哥还为我照了很多张像,等洗出来拿给奶奶看。”

九妹点头说:“好,让奶奶好好看看雪儿的俊模样。对了,奶奶前天给你梳得头发和配的衣服好不好看?”

“奶奶,你不提我倒给忘了这茬了,您给我的这身打扮,再加上您雪儿这张脸,不但好,都绝了!迷倒一大片。在庙会上,连城里的小姑娘都夸这身衣服好看,还问我那里买的。我说不是买的,是我奶奶亲手给我做的。她们就夸奶奶您手艺好呢?”雪儿转过头又对峻峰说:“大哥,我说得没有错吧!”

“没错,不但有人夸九婆婆衣服做得好,还有人夸雪儿长得好呢!”说完,大家都乐得不行。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雪儿开学了。那天,张峻峰为雪儿收拾好行装,亲自送她到车站。

送走雪儿,张峻峰就觉得身儿少了点什么。几天过后,他想,该为自己承包的山头做点准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