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春去春又回(6-9)  

2010-10-25 01:08:52|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去春又回(6-9)

 

张峻峰一个人躺在卧室里,睡不着,烟一支接一支地吸,满屋子的烟,呛得自己直咳嗽。他站起来,走到窗前,把窗子打开,让风吹进来,散散屋里的烟。他想看窗外远去的西山,天太黑,只看见隐隐的山的影子。他想起了死去的妻子静茹,想起了她曾经美丽而消瘦的脸,想起了第一次和她见面时的情景,想起了插队到神鹿山的那段日子,想起了满山的遍野和战友们同事们亲手栽种的杨树、松树、柏树,一晃十几年没有去看,它们一定长高了,长大了。他很想亲眼去看一看那里的山,那里的树,还有他和静茹初恋的地方。那早己变成荒野中的孤立的坟莹,里面埋着静茹的尸骨。想到这些,张峻峰眼睛湿润,几滴泪流了出来。

他站在窗前,一直站到天亮,西山的影子由模糊变得清楚,又变得明朗,连山上的树木都看得清晰。楼下的小巷开始喧闹起来,车多了,来往的人多了,叫卖的声音多了,新的一天因太阳的升起又重复开始。张峻峰突然有种感觉,非常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让他逃离喧哗的都市,逃离这个曾经温暖而现在令他心寒的家,回归曾经生活过和劳动过的西郊神鹿山。

他开始收拾东西,日用品,衣服,被子,床单,枕头,书,笔记本,保温杯……整整两大提包。

晶晶走过来,问爸爸:“爸爸,你这是干什么?”

张峻峰看着女儿,心里有些难过,“爸爸要出差。爸爸走后,在家一定听妈妈的话。”他抱起晶晶,用长满胡子的嘴巴亲晶晶,晶晶被扎痛了脸,直往一边躲。“爸爸,你大去什么地方出差呀?”

“爸爸要去大山里,也许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很久很久是多久呀?晶晶会想你的,为什么我和妈妈不能去?”

“晶晶,别问那么多了,爸爸去给你热牛奶,你去学校上学去。”

张峻峰放下晶晶,刚想出门,被当在门口的郭然挡住。她看了张峻峰一眼说:“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不想和我们娘俩过就直说吗,用不着骗孩子。”

“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想出出散散心。原先想出去,一直忙工作,现在好了,工作没有了,也无事可做了,出去走走总是可以的吧!”

“说吧,想去那里?什么时候回来?”

“神鹿山。看看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老乡,那里的树。”

“不对吧?那里穷山恶水有什么好看的?南不去,北不去,为什么只去神鹿山?我看是想你的前妻了吧?她比我好,对不对?你是不是歉弃我们了,对不对?她再好,可她已经死了呀……”

“你闭嘴!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我要去西山,一会就走,你好自为之吧!”

“不!我不让你走!”郭然拉住丈夫的手,眼泪开始往下流。

“为什么?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不是挺好?再说,十几年不去西山,我还真得是挺想念的。”

“不!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和晶晶怎么办?”郭然开始哭着求丈夫。

“一定要走,省得在家里碍你的眼!”

“不!峻峰,你不能走!我求你了,以前都是我错了还不行吗?只要你不走,今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郭然死死拉住丈夫的手,哭得更加伤心。

“好了,郭然,别闹了,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既然这个城市不欢迎我,这个家庭不欢迎我,我还呆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不如重新换个环境,换种心情,换个活法。”

“要走我们一起走,你走到哪里,我和孩子就跟你到哪里!”

“郭然,别再闹了,我还要赶车。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你自己照顾自己和晶晶,家里的钱我拿了很少一部分,等我挣了钱还会给你寄过来,供晶晶上学。”

不管张峻峰怎么劝郭然,郭然死活都要跟他一起走。最后,张峻峰只好带着晶晶,和郭然一起来到火车站。

 

 

去神鹿山的路不是很远,但没有直达的车,因为在山区,所以中间要倒两次车。张峻峰在车站的卖票窗口排队,郭然坐在行礼上抱着晶晶。晶晶很高兴,因为听说要到山里面玩,因为没有见过大山,所以很兴奋。郭然却不高兴,阴着脸,眼环红红的,鼻子红红的,她不知道神鹿山区什么样,她没有去过,只听张峻峰说起过,不止说起过一次,是很多次,而且有山有水,景色很美。现在正是深秋,外边有点冷,不知道山里怎么样,出来的时候仓促,好多东西没有带全。也没法带全,他们已经有四个大包,东西很多,现在连走路都有点困难,而且还带着个孩子。走到车站的时候,郭然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跟他出来?就因为他是你的丈夫?还是因为别得什么?也许她对峻峰还有感情,她有必要和他走在一起,但不会想到,前边的路会越来越远,越走越难。

张峻峰买了两张车票,又从卖食品的商店买了些吃得,还给晶晶买了些零食,在候车大厅等了半个小时,开始检票。等候检票的人很多,也很乱,张峻峰不得不时时回头照顾郭然,他手里提着两个大包,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包。郭然手里只提着一个较轻的包,另一只手领着晶晶。

又排了十多分钟,临到自己检票的时候,他用嘴含着车票,递给检票员,检票员检过票后又把票放进张峻峰的嘴里。刚松了口气,准备往通道里走,又被刚才那个位检票员拉住。

“回来!回来!你买了几张票?”女检票员大喊着问他。

“两张呀?不对吗?”张峻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两张是大人的,还有孩子呢?”孩子当然指晶晶。

“孩子?”孩子当然指晶晶,“孩子才多大就买票呀?”

“多大我不管,只要超高了就得买票。孩子买半票,快去!晚了就开车了!”女检票员着急地一边检票一边催张峻峰。

没办法,人家说孩子买票就得买,谁让自己没有出过远门,谁让自己的孩子小长得太高呢?

张峻峰只好放下行礼,让郭然和晶晶在这里等着,不要动,自己急匆匆去门口补票。还好,买票的人不是很多,但他还是加了个塞。排在前头的是个外地的小伙子,张峻峰向他说了几句好话,他也看得出张峻峰着急上车补票,所以就很顺利地买到了车票。

张峻峰谢过小伙子,急急忙忙汉流夹背地向检票口赶。检票口已停止检票,闸栏门已经关闭,坐这趟车的人早已经上车,只有他们一家在最后,这时离开车只有最后五分钟。

张峻峰和郭然三个人急匆匆赶到火车跟前,气喘嘘嘘上了车门,进了车厢,还没等站稳,火车已经开动。他们找到自己的坐位,把行礼放好,坐下来,总算松了口气。

一路上,除了晶晶又唱又笑,张峻峰和郭然都闷闷不乐。快到下午二点,火车到站,改乘汽车。还好,火车站离汽车站只有百米之遥,他们又匆匆赶到汽车站。还是张峻峰买票,这回他买了三张。顺利通过检票口,坐上了去神鹿山的长途车。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走进了弯弯曲曲且很狭窄的小公路。又走了近一个小时,开始拐进高低不平蜿蜒盘旋的盘山路,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汽车终于到了站,神鹿山即在眼前。

暮色降临,离张峻峰要到的神鹿村还有三里多路。刚到站的汽车已经往城里返,小站上除了一盏路灯发出昏暗的光外,空无一人。张峻峰和郭然一天没有吃东西,水也没有喝一口。晶晶累了,也困了,趴在郭然的怀里睡着了。张峻峰看了看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只好失望地拿过郭然手里的包,和自己的包捆在一起,背到肩上,手里提着两个包,沿着一条即陌生又熟悉的小路向前走。郭然看了一眼张峻峰,非常生气地抱着晶晶向前走。

 

 

看着高大的神鹿山,看着小路旁一排杨树,看着远处的小山村,张峻峰显得有些兴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他让郭然快走,郭然还是跟不上他的脚步。久别的小山村笼罩在淡淡的炊烟之中,不时传来一两声狗叫,一两声孩子的哭声。这周围的一切并没有改变,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小路还是那条小路,唯一变了的是当年张峻峰和他的同事们亲手栽种的树木,长得更高了,更密了,也更翠绿了。山在夜色的笼罩下,愈加苍老、庄重、肃穆、威严。

“那是谁呀?城里来的吧!”

迎面的叉路上走来一个人,对着他们问。张峻峰听着有点耳熟,但记不起是谁,也看不太清。

“我是峻峰,您是……”张峻峰走近了才认出来,是当年的老鲁队长。

他认出了张峻峰,高兴地向前握手。

“怎么是你呀,峻峰?没有想到,真得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想起回神鹿山来看看?”

他帮张峻峰提行礼,张峻峰不让,又拧不过他,只好给了他一半行礼。

“走,快回家坐,一路幸苦了。”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张峻峰问了一些村里的情况,老鲁队长就一一所作了回答,不知不觉,来到村口,又遇上着几个村民,鲁队长招呼他们,说是当年在这里的插队的知识青年回来看咱们了。大家都很高兴,抢着帮张峻峰提行礼。

老鲁队长问张峻峰先去谁家,张峻峰知道他说得是静茹家和九妹家。张峻峰想了想,还是先去九妹家。静茹是张峻峰的前妻,静茹家自然是张峻峰的老岳父家,因为身边有现在的妻子郭然,自然不方便,才决定去九妹家。九妹是当年张峻峰插队时认得干妈。九妹没有名子,自从老伴死后,再也没结过婚。村里一直这么叫她,张峻峰他们有时也这么叫她,她从来没有反对过。九妹至今一个人居住。张峻峰当年认识她的时候,已是快七十岁的老太太,算到现在也该有八十多岁的年纪。

说起这个九妹,还真有点故事,她从前不是神鹿村的人,解放前曾经是北京八大胡同万花楼的一枝花。八大胡同是什么地方?解放前,北京城里著名的娼妓区,万花楼是八大胡同有名的妓院,九妹在万花楼众妓中排名第九,人称九妹。九妹祖上在江苏,因连年战争,随父漂流到北京,父染重病身亡,独留下九妹一人在京城。生活所迫,流浪至八大胡同,被万花楼老鸨子遇见,见其花容月貌,二八年纪,就留在院中,并收为义女。因九妹能歌善舞,聪明灵利,人又长得漂亮,很快成了一支名花,几年间常胜不衰。后因解放大军临近北平,妓院生意开始清淡,许多妓女各奔东西。九妹有一相好叫吴俊,在京城做小买卖,买卖不大,也有点积蓄,常来找九妹。九妹对他也有好感,见妓院大势已去,就找吴俊。吴俊见解放大军逼近京城,生意难做,就想回乡。吴俊原是神鹿山下神鹿村人,就将九妹巧妆改办,带到神鹿山,隐名埋姓过日子。吴俊比九妹先死,九妹从此一人居住。九妹在村里人缘及好,很多人都很敬重她。这在做过妓女的人中,实属难得。原因有二,其一,九妹为人好善,虽然做过娼妓,也实属无奈,后从良嫁夫;其二,九妹曾救过神鹿山全村人的性命。那年山区大旱,国家动乱,再加上灾情隐瞒,浮夸风行,十里八村,饿死无数。逃荒要饭,十有九死。后来,九妹自己出钱,托人到河北省运来一车粮食,为乡亲们度过灾年。事后,再无人轻视九妹,常另眼相待。但凡有对九妹不敬者,必遭全村人唾骂。当年张峻峰爸爸被撤职,抓到农厂改造。学校停课,妈妈停教,又因不能悔过自新,拒不承认丈夫有罚,也被关进农场改造。张峻峰被派往西山插队,就住在九妹家。为有个依靠,就拜九妹为干妈。九妹一生无子女,又看张峻峰可怜,就收他为干儿子。如今听说干妈还在,就想先去看她。

鲁队长带他们一家,七拐八拐,来到一间孤立的小院,院门半开,院内极静。五间平房只有东边一间亮着灯。鲁队长先进屋,九妹一人戴着花镜坐在炕上做针线。鲁队长招乎她,九妹有点迟缓,认出是鲁队长,满脸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她让鲁队长坐下,鲁队长说不坐了,说城里来人看你了。九妹不解,心里想不起城里还有谁和她是亲威。鲁队长说是她的儿子。九妹更不解,想自己一辈子没有生过儿子,怎么城里会有儿子来看她。鲁队长说,你真是老了,十多年前不是认了个干儿子,名叫峻峰吗?一提到干儿子,一提峻峰的名子,九妹顿时领悟,眼前一亮,直念峻峰的名子,一连念几遍,开始下炕,张峻峰自外屋进里屋扶住九妹叫干妈。九妹握住他的手,老泪横流,嘴唇发颤,不能言语。众人相劝,儿子来看,应该高兴才对,九妹才擦干泪,问寒问暖,手一直纂着手不放。之后,张峻峰介绍郭然见过九妹,又介绍晶晶见过奶奶,九妹便加喜笑颜开,让他们一起上炕,自己下来为他们生火做饭。别人相劝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就不要动了,九妹不肯,执意要做,众人就不再相拦。

不一会,九妹煮了十几个鸡蛋,并呈上三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每碗面中均有两个荷苞蛋。张峻峰一家人一路颠簸,早已饥肠辘辘,便不再摧辞,大口吃起来。吃过汤面吃过鸡蛋,

张峻峰拿些随身带的零食小吃北京特产给众人吃,众人也不摧让,边吃茶边说笑边品尝,让九妹高兴得不得了。也许,是她很长时间没有过的热闹场面,自然高兴地流了几次泪。
    大家说笑间不觉已到夜深,就安排郭然晶晶母女先睡,张峻峰和九妹及鲁队长等人继续吃茶聊天,说当年张峻峰如何年轻,如何干活偷懒让鲁队长体罚,九妹如何出面保他,又如何上工不见人,和书纪女儿静茹躲在山沟里谈恋爱,九妹如何为他主婚,等等等等,直谈到凌晨时分,才散去。

张峻峰来到西边房间,见郭然和晶晶都已熟睡,蹑手蹑脚,铺开被褥,熄灯上炕睡觉,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

 

 

张峻峰起来后,见九妹早以起身,在院中打水拿柴做饭。郭然起床后,收势自己的行礼,抱着晶晶往门外走。张峻峰不解,追到身后,问其究竟。郭然满脸怒气,咬牙切齿,恨不能把张峻峰一口吃掉。原来,郭然万万没有想到,张峻峰经常和她谈起的神鹿山,就是这样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车又难坐,路又难走,木柴生火,泉水饮食,每日粗茶淡饭,房子低矮昏暗,睡觉则是又硬又脏的土炕。住惯了繁华闹市,再来到边远山区,如同刚在人间天堂,转瞬进入十八层地狱,让郭然无法忍受,忍无可忍,只好一走了之。

郭然头也不回往车站走,张峻峰好言说尽,都无济于事。一直追到车站,都不能打动此心,只好不再挽留。晶晶还小,不太懂事,只好由大人安排,和妈妈一起坐上了回城的汽车。

临走还和爸爸在车上做鬼脸,说再见,让爸爸早日回家。张峻峰再三咛嘱,让晶晶回城后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听老师和妈妈的话,爸爸有时间就给她打电话,晶晶都一一点头答应。张峻峰站在车站,看着汽车走远,直到看不见车的影子,才往九妹家走去。一路上心思极乱,思想万千,感慨万千,最后只有忍痛割爱,不再回想郭然和晶晶。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