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作家、诗人、摄影师、编辑、策划人。人人文学网、人人文学杂志总编。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王老五——流浪汉王老五  

2010-10-08 23:23:00|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浪汉王老五

 

正当王老五为应酬各种捐款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春妮的打来的紧急电话,说酒圣生病了,得了重病,正在住院,需要很多钱。他给她的两万元已经花光了。现在做手术还需要十几万元钱。

酒圣是他王老五的亲儿子,他不能见死不救。钱已经没有了,唯一值钱的只有一辆汽车和一幢两层的小洋楼,王老五把它们全都贱卖了。把卖的钱全部送到了医院。

春妮见到王老五时,泪如雨下。救命的钱仍然没有凑够。儿子的性命依旧存在危险。王老五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如何是好。手头上只有一部手机,是他现在最值钱的东西,而且下个月的话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交齐,即使变卖了,做手术的钱依然不够。

回到十里铺,王老五开始向王家的有钱人借钱,说是给儿子酒圣看病。但十里铺的人都不相信他,因为他们不相信,一个一年前还拥有两百多万的富翁会突然没有钱了。连镇长王德贵都说,王老五,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是名人,是有钱人,怎么能开口向老百姓借钱?你说你没有钱,谁信啊!你这样说别人会以为你是傻子!疯子!

镇长啊,我现在是真的没有钱了,有钱的话我怎么会卖车子卖房子呢?儿子是我的儿子,虽然我和春妮离了婚,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啊!从我中大奖以来,镇上的捐款,县里的捐款,社会上的各种捐助,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看啊,我给你算算,修祖坟10万,建镇中心小学20万,为镇上修桥25万……

王老五还想说下去,王德贵已经没有耐心听了。

王老五幸幸地回到了家,那个一年前刚从这里搬出来的小黑屋。打开生锈的门锁,看到院子里长满了杂草,低矮的小黑屋空空如也,王老五像被无数只蜜蜂蛰了似的,眼开始发花,头开始发懵,站在院子里很久才回过神来。

王老五重新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后来,镇上的人发现王老五真像他自己的说的,没有钱了。

在这座底矮的小黑屋里,王老五把变卖手机的钱都买了酒,他一个人坐在炕上喝着闷酒。老五想不明白,为什么镇上的人还认为自己有钱,还认为自己是有钱人,这很不正常。难道自己曾经有过钱,就永远是有钱人吗?

院子安静极了,再没有小洋楼里络绎不绝的求助者,再没有那些和王老五称兄道弟的酒肉朋友,再没有人来邀请王老五参加庆典婚礼开幕式,再没有像水萝卜一样水灵的阿娇依偎在身旁……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重新回到了从前。

房门“嗞吖吖”开了。可能是风,王老五在沉醉中。

“老五在吗?”隔壁的王老太太找上门来。

“怎么是你?老太太,你是来找我要钱的吗?哈哈,我真的没有钱了……”王老五望着佝偻着腰拄着拐棍满头银发满脸皱纹的王老太太,又将一盅烈酒喝下了肚。

“我是给你送钱来的。上回你分给我的红包,我也用不着了,我一个孤老太婆,也是快入土的人了……听说小孙子病了,要动手术,需要挺多钱,就去小楼里找你,他们说你已经搬走了……我看见老屋的门敞着,就知道你回这个家来了。这是5000块钱,你数数……”老太太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王老五感到很新鲜,以前都是送钱给别人,今天怎么有人送钱给我。这钱可是当初为了报答老太太的救命之恩送他的,怎么能再收回呢。王老五说什么也不要,虽然为了给酒圣治病,需要很多钱。王老太太已经把钱撂在炕上,挪着碎步出了小院。王老五醉的不能动弹。

“老五在家吗?”竹竿把房门敲得脆响。是赵瞎子。

“你怎么来了……我不欠你的算命的钱了吧……今天我也不想算命了……”王老五舌头捋不直了。

“老五,我是给你送钱的。听说娃娃病了,缺钱,我就来了。这是一千,是前年你给我算命钱,都在这里。”赵瞎子摸摸索索放在了炕沿上。

王老五还想说什么,一口酒气返上来,咳嗽的他喘不上气来。

赵瞎子摸摸索索出了房门,小竹竿“嗒嗒嗒”地敲着地面。

院子重新回归了安静。

第二天,王老五去医院看酒圣。病情不见好转。王老五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时,酒圣还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永远离开他和这个世界。

王老五从来没有如此伤心过。他今天没有喝酒,但比醉酒时还难受。他爹临死的时候,王老五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如今在为儿子出殡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眼泪横流,鼻涕垂地。镇上的许多人认为王老五是真哭。

春妮没有和王老五复婚。春妮依旧在家里守着瘫痪的刘瘸子。

王老五在梦里会见到阿娇水萝卜一样水灵的身影,想去抱她,但怎么也抱不着。自从阿娇离开他后,就再没有阿娇的音信。

现在的王老五和两年前的王老五没有什么两样。

“狗改不了吃屎”。镇上有人开始骂他。王老五装没听见。

“什么人什么命”。有人为王老五叹息。王老五不以为然。

天开始下起秋雨。王老五手里拖一根打狗棍,另一只手拎着个空酒瓶,晃晃悠悠走在大街上,浑身被雨淋了个透。迎面走过来一个拉车女人,拉着一辆地排车,车上装满了从地里刚掰回来的鲜玉米棒子。她像一只落汤鸡,披散着头发,花衬衣被雨水浇透,紧贴在身上。车轮陷在泥里,动弹不得。走近后,才看清楚,是春妮。王老五走上前,扔掉手里的打狗棍和空酒瓶,帮春妮推车。王老五的脚深深地陷进了泥里。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陷在泥里的排车推了出来,一直把车推到平地上。

他转要走的时候,被春妮一把拉住他。“跟我回去,一起住吧!”春妮满脸雨水,恳切地说。

王老五看了一眼春妮。摇了摇头。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他甩开春妮的手,朝着十里铺外走去。

路过镇中心小学门口的时候,他发现功德无量石碑破了一个角。功德二字和刻有王老五名子的大理石残块浸泡在水里。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校牌,只剩下“中心小学”四个字,“王老五”三个字的红漆不知道什么时候脱落了。王老五只在学校门口停留了一刻钟,继续往前走去。

胡春妮站在泥里,一动不动,一直望着王老五,当他走过了“王老五大桥”之后,身影开始变得模糊,渐渐地消失在茫茫大雨之中。

王老五离开了十里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镇上有人去五莲赶集,说在集上见过王老五。头上的头发更稀,脸蜡黄,留着长胡须,身上的衣服破的不成样子。手里拖着一根棍子,身后跟着一群孩子,疯疯癫癫,在大街上跑……也有人说,王老五回来过,但很快又走了。还有人说……

一年之后,春妮生了一个女儿。有人说这孩子是王老五的,你看那双大大的金鱼眼,还有那大背头……太随了!

总之,十里铺的人经常提起王老五,也有人开始怨他、骂他、感谢他、怀念他。

渐渐地,王老五从人们的记忆里消失了。

 

2008-4-21初稿 2008-7-8定稿于超然居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