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合欢树下  

2011-08-02 13:48:52|  分类: 我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欢树下

作者:王风

合欢树下 - 王博生 - 王博生的博客
 

   这是我见到过世界上最美丽的树。每年初夏,开一树粉红色的小伞状的花,毛绒绒的,像被染过了似的,但还不够彻底,红白参半,一朵盛似一朵,一簇紧似一簇,欲飞不得飞,欲飘不得飘,满满一树,很是好看。清风吹来,清香袭人。叶更奇,纤细似羽,绿荫如伞,日落而合,日出而开,有人称它夜合树,我想这就是合欢树名的由来吧。

    树开花有什么稀奇?像杨树、榆树、椿树、柳树,还有所有的果树,从春天的桃花梨花苹果花开始,到夏天的梧桐花槐树花,再到秋天的桂树飘出的花香,每一种树都展现出它们的美丽。但合欢树不同,我看到它的名子就感到好奇,什么样的树才配叫合欢树?我见到它的时候,更被它奇特的美所吸引。这合欢二字,总是让人浮想联翩。令人想起美丽的少女,含羞草一般羞涩;会想到花枝招展的女人,轻飘飘走在大街上;也会想到男人与女人,他们白天分开,夜晚同眠……但很少跟其它什么物体联想到一起。

    学校门前马路对面那株合欢树,不知道谁人所栽,正好对着我办公室的窗子,孤零零地立在哪里,四周不见它的同类。它不是那种挺拔的可以做栋梁的树木,碗口粗细的主干一米多高就分出两个倾斜的树杈来,散开了长,伞形树冠,茂密的叶子正好遮挡住夏日灼热的阳光。它的花期很长,从初夏到深秋,从不间断。那些开败了的花朵很自然地落在地上,风可以吹走,行人的脚步也可以带走。但不要赶上雨季,每一场大雨过后,树下一地落英,零乱的让人产生爱怜。有喜欢花的女孩就从地上捡起来,放在手里欣赏它,赞美它,然后把它带回了家中……经常有人站在树下看花,也有人会坐在树下乘凉。我从窗口望去,它正像一幅嵌在窗户里的活着的风景画,风动,它动,风止,它静。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合欢树下就成了一对年轻恋人约会的地点。整个夏天,这株树就被穿长裙的女孩和穿仔裤的男孩霸占了。他们在的时候,行人都要绕开。他们来的时候,别人要躲开。他们有说有笑,但我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我想一定是一些情意绵绵的话,好像总也说不完,偶然也会传来女孩子欢快的笑声。他们在树下攀谈,也在树下拥抱,那个穿长裙的女孩还会坐在树杈上,相互捧着对方的脸亲吻。我开始有意去回避,后来见怪不怪,因为他们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约会。有时候是早晨,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夜幕降临前的黄昏时分。有时候会匆匆见个面,就各自走开,有时候站在那里,谈一两个小时,有时候一呆就是大半天,中午我从外面买饭回还,还能看见他们卿卿我我,形影不离。

    要是在公共场所,有这么一对热恋的年轻人,你一定会觉得不雅,或者不自在,但是在这里,这棵合欢树下,像是理所应当,合情合理,因为这棵树就是为爱情所生的,浪漫的爱情故事就应该在这里发生。

    那天像是女孩子的生日,他们在树下切蛋糕,吹蜡烛,一起跳舞,一起唱生日快乐歌,也唱一些其它的情歌。后来,他们一起爬到了树上,在树枝上系了一条红红的绸布做成的祈愿带。红绸带上写着两个人的名子,名子并排着,下面写着两个人的祈愿,最后还留下日期与签名。“关心,林梦,永结同心,一生一世不离分……2008年8月8日”。许多过路的人都会停下来,抬头看看红绸带上的字,许多人看后就笑了,有年轻的情侣为他们的爱情祝福。这天,正好是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的日子。

    他们依旧在合欢树下约会,他们的爱情还在炎热的夏季里延续……

    立秋了,天气开始变得凉爽。看了一天的书,傍晚掌灯时分,正准备回家,窗外就传来吵闹声,然后是女孩子的哭声。我看到那对恋人在合欢树下吵架了。他们吵得很凶,像是撕碎了什么,又看到男孩用力将手机摔在便道的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男孩愤怒地转身离去,女孩蹲在地方,双手抱着头,痛哭不止……他们大概是分手了。

    之后的十多天里,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一场秋雨过后,合欢树上的叶和花败落了一地。风有些凉,我走到窗前去关窗子,看见一个熟悉的女孩的背影,她手里打着一把方格格的深蓝色雨伞,依旧穿着那件淡雅的水色长裙。她站在落满树叶与绒花的树下,很久很久,裙角在风舞动,她一动不动。我惊讶于她的出现,还盼望奇迹会出现。但最后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她跳着脚,伞倾斜到腰间,试图用另一只手去够那条拴在树枝上的红绸带,但没有成功。她放下手里那把深蓝色雨伞,双手把着树枝,想要爬到树上,却不小心摔倒在满是泥水满是落叶满是落花的水泥地上,她坐在地上轻声呜咽,不肯起来,过路的行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一阵风把她的方格格的深蓝色雨伞吹出了很远,她浑然不觉。


    合欢树上的花落光了,最后一枚坚挺在枝头的叶子也被秋风吹落。光秃秃树干上只剩下那条红绸带,十分显眼,它不停地在风中飘动,飞舞……

 

2008-12-10于超然居2010-7-31重改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