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博生的博客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王风,超然居士。非著名诗人、作家。人人网、中国人人网、人人文学网站长。从事创作、教育、网络工作多年。爱好旅游、摄影。以文会友,以苦为乐。崇尚自由,嫉恶如仇。因为不平,所以写作。愿与臭味相投的网友一起聊聊诗歌、文学、艺术及一切可以交流的话题 。 Email:cnrr.cn@163.com QQ:1187295260

网易考拉推荐

《运河九章》之七——运河号  

2011-10-25 21:58:59|  分类: 我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运河九章》之七——运河号 - 王博生 - 王博生的博客

7、运河号

 

运河号子与黄河号子、长江号子有很多不同,运河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流,地势多平坦,水流多缓和平稳,少有像黄河长江那些急流险滩。因此,运河号子的特点是平缓、优美、抒情、如歌。黄河被誉为中国的“母亲河”,自古多洪水多泛滥,自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上,一路咆哮而下,像脱缰的野马群一路奔腾,浩浩荡荡,东流入海。黄河号子像黄河一样,充满阳刚之美,其特点是紧张、高亢、雄浑、有力。以抢险号子、土硪号子、船工号子为著名,船工号子又分为“拨船号子”、“行船号子”、“拉篷号子”、“爬山虎号子”和“推船号子”等等。长江是亚洲第一长河,世界第三长河,全长6397公里,发源于青藏高源,最终注入东海,流域面积广阔,支流众多,是中华民族的摇篮。长江上游多高山多峡谷,多险滩多急流,在古代航行时非常困难。长江上的纤夫面对急流险滩,仿佛过鬼门关,逆流而上,步步艰难,顺流而下,提心吊胆,必须同舟共济,才能力挽狂澜。长江号子尤以峡江号子和川号子最为著名。另外嘉陵江号子、酉水号子、楚帮船夫号子、清江船工号子、天河口船工号子、堵江船工号子、荆江号子、汉江船工号子,也都出现在重庆到武汉这段水域。峡江号子现存126首,其中船工号子94首,搬运号子32首,船工号子包括拖扛、搬艄、推桡、拉纤、收纤、撑帆、摇橹、唤风、慢板等9种;长江号子特点是高亢、浑厚、雄壮、有力。

不管是哪种号子,都是劳动人民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总结流传下来的一首首劳动者之歌。“脚蹬石头手扒沙,风里雨里走天涯”,纤夫们用他们的身体作动力,为黄河为长江为运河为嘉陵江为乌苏里江水面上的行船,拉出一条平安的水上通道。他们赤裸着身体,行走在江岸陡峭的岩石上,天长日久,坚硬的石头竟被纤绳磨砺出一道道深深的纤痕!那一个个高低不平的石坑,竟然是纤夫们赤脚走过后留下的足迹!在一次次艰难的行进中,他们必须齐心合力、高亢、豪迈地呼喊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声音,一首首一段段充满悲怆充满无奈充满血泪的船工号子,在纤夫们经过的地方,久久回荡,永久地保留了下来,永久地流传了下来……哟荷也,荷哟荷荷……哟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么哦么哦么哦……嗨!嗨!嗨!

运河号子在运河沿岸多个地区广为流传,纤道上留下过他们的足迹,河面上留下过他们的声音。像北京通州、河北沧州、山东临清、枣庄、江苏淮安、常州、无锡、浙江嘉兴、绍兴等地,都产生过运河号子。运河号子以船工号子为主,大致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起程号:包括出船号、推船号、起锚号、拉篷号、撑篙号等。二种是行驶号:包括摇橹号、拔棹号、拉纤号、扳桡号、扯帆号等。三种是停船号:包括下锚号、拉绳号等。由于地理条件的不同,各地的船号也不同,内容也不一样。以通州运河船工号子为例,则与漕运船工的劳作紧密伴随,包括漕运船及船上桅杆、篷布、橹、篙、铁锚、纤绳、定船石等。

运河船工号子种类众多,现已搜集整理出1022首,包括:起锚号、揽头冲船号、摇橹号、出仓号、立桅号、跑篷号、闯滩号、拉纤号、绞关号、闲号。其演唱形式除起锚号为齐唱外,均为一领众和。

通州运河号子独特的风格是“水稳号不急,词儿带通州味儿,北曲含南腔,闲号独一份儿”。

运河起锚号子:啦哎吼,哎嗨嗨哎哟哟……啦哎吼哟来呀,哎嗨啊哦哎嗨嗨……

运河拉桅号子:(领)喔喔哟来(合)哎(领)呀喔喔(合)哎嗨哎(领)嗨喔来(合)嗨呀喔喔

运河起帆号子:(领)再使点劲儿(哈)喂咳(领)再往上拉呀(合)喂咳(领)再使点劲儿呀(合)喂咳

运河摇橹号子:哟哦嘿晃起来嘿嘿来哟哟嘿哟嘿嗨嗨嗨嗨嗨

运河拉纤号子:喂呀号来依号来喂呀

运河出仓号子:仨来吧,一个的呀儿,哟来了来哎呀嘿呀,你扭扭捏捏吧你就爱死了人儿溜。苇子要开花(口也)你就报了完哎嘿嘿嘿

这里仅抄录部分运河号子的词意,保存在《通州文化志》中有完整的曲谱,唱出来更会铿锵有力。

“高高山上一棵蒿,什么人打水什么人浇,浇来浇去成棵树,树棵底下搭阳桥,阳桥底下一溜沟,犄里拐弯到通州……”即使是歌谣、民间小调也可以运用到号子里。

“南来北往船如梭,处处唯闻船号歌”。据《通州文化志》记载:元明清三代,封建王朝定都北京,漕运进入了鼎盛时期。通州成了京畿转漕之襟喉,水陆之要会,通惠河舟艘直入积水潭,帆樯林立。每年运粮漕船2万余艘,岁入粮4百万石。官府的水师船和商船1万余艘。这些船队,浩浩荡荡,首尾衔接十几里,“万舟骈集”成为有名的通州八景之一。

如此繁荣景象,古人有诗赞曰:“广拓水驿万艘屯,漫卷舟帆桅樯存。东装西卸转输紧,南纳北收漕务纷。终日无休人语喧,彻夜不绝粮帮临。夕阳小艇能沽酒,三江风景到通门。”

昼夜不停,号子连天,此起彼伏,气势磅礴。有人把当年运河上漕运的船工号子声比作“十万八千嚎天鬼”,可谓盛况空前,不可再现。光绪末年,随着漕运的废除,运河上的号子声也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如今,通州唯一一位会唱运河船工号子的老人,年已80多岁高龄,此后再无后人继承。当大运河上最后一位纤夫离我们远去,他所带走的除了那些悲怆如歌的运河号子外,还有江河湖海边纤夫们的悲惨命运与血泪凝结成的故事,连同那个荡在纤绳上的纤夫时代一起消失。运河号子作为那个时代的产物,正被大运河历史的波涛声逐渐淹没,留下来的只有很少的一点记录。与其说它是独特的文化艺术遗存,不如说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段黑影,我们只会坐在剧院里的沙发上,喝着可口可乐,吃着巧克力糖豆,欣赏现代艺术家经过艺术加工过的川江号子乌苏里船歌纤夫的爱,有谁还会体会到,当年那些半裸着身子拉着沉重的纤绳走在风雨里的纤夫们的悲苦呢?!

即便在长江三峡大宁河的“小三峡”上,作为旅游节目保留下来的“现代纤夫”为游人拖拉游船时候,你也无法体会到他们的辛苦,因为你是一个坐在船舱里通过窗子观赏两岸风光的游人,只知道船还在水上前行,并不会太多的关注是谁在为你拉船,就像是坐在马车里的人,很少有人体会马的辛苦一样。

远去了,黄河岸上的纤夫,黄河号子!远去了,长江岸上的纤夫,长江号子!远去了,大运河上的纤夫,运河号子!看不到纤夫们举步维艰的影子,也听不到那高亢悲愤充满哀怨的船工号子,并不是遗憾,应该感到庆幸,庆幸人类2500年来终于挣脱羁绊,从羊肠小道走到了高速公路上来。

    为那些死去的纤夫们默哀吧,他们终于获得了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